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高中生活-10
我的高中生活-10

前言:教育部今年開始實行『男女同學共同修習法案』,也就是俗稱的『椅伴法案』。每學期開始會抽籤決定每位同學的椅伴,大致上的規則是:兩人共用一個課桌椅,上課時必須採女上男下疊坐的姿勢;唯有考試時,兩人可並排共座;戶外體育課及不在原班級教室上課的通識課除外,可於每堂課前自行決定椅伴。不遵守規定者,記警告或大小過。

上周五放學正要回家時,被暐榕拉著跟她一起去了市區。本只是想打發時間分散注意力,沒想到卻和她過了非常特別的一晚,而且我竟然在KTV吻了她。那一夜我一直在想,我和妍萱、暐榕之間的關系,該怎麽辦。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開始,有了很大的轉變…

======================================================================



自從上周五那一夜后,整個周末我都過得魂不守舍的。這次不再是因爲妍萱的那些事情,而是我滿腦子都是暐榕在車上跟我告別當時,那個靦腆的笑容;還有在昏暗的KTV包廂中,心跳加速的,吻她的那一瞬間;還有牽著她的小手在街上漫步的感覺,還有……好多好多,我每個片段都回想了好幾遍。每次想到最后,想拿起電話撥給她,卻又不知道該開口說什麽,每次發呆了半響,又放棄了。

今天禮拜一一早,我反常的很早就起床出門了,到公車站牌前,我還特地先偷瞄了一下,看看妍萱有沒有在那等車了。還好,因爲今天真的太早了,站牌前稀稀落落的沒幾個人,照平常作息,她應該是會搭下一班車才對。

到了學校教室后,只有不到十個同學而已,我好像還沒有這麽早來過,原來早晨的學校和教室這麽甯靜,有一種不一樣的氛圍。我坐在椅子上,假裝打開課本在看書,但其實我內心非常忐忑,我實在不知道等下她來的時候,要用甚麽樣的態度面對她。

在我假裝看書的同時,班上的同學們陸陸續續的進來,我注意到有的女生看到她的椅伴來了,會先站起來讓開位置,等椅伴坐下了,在坐上他的腿;但是也有些后來到的女生,看到椅伴已經來了,會先坐到旁邊的空位的也有。看來這些椅伴間也有處不好的,但也有非常親密的。我的暐榕呢,不知道她平常都幾點來。

「干,你有病喔,怎麽這麽早。」我背后被打了一下,他還沒出聲之前,我還以爲是暐榕在打我勒,原來是阿良這小子。他跟我哈啦一下,就回到他的位置上去,我看到他那只老早就來的恐龍,先站起來讓開,等他坐下后,就跨上他的腿一屁股坐下來了。光是看的就覺得很沈,才剛爲他感到悲哀,沒想到他們一坐下,竟然開始聊起天來。原來,他們也算感情好的椅伴啊,我之前怎麽都沒有注意到呢。

隔了一會,我看到妍萱也來了,她的長發被一陣微風吹得飄起,她還是一樣氣質出衆,但是她的神情,看起來好憔悴,眉頭深鎖著。不知道她最近過得好不好。她一進到教室,往我們座位間的走道走過來時,看到我已經來了,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隨即又低下頭,然后到她的位置上,何宇民見她來了,馬上就停下手上的事,往后挪了身子讓她坐上去。

我才想悄悄的偷看他們早自修時都在做些什麽,突然

「啪」的一聲。我的背上又被打了一下,這手勁比阿良的還大力。

「你是誰啊,干嘛坐在我的位置上!」暐榕在我身后,眼睛咕溜溜的瞪著我。

「我…」

「還不快點讓開,一直看,有什麽好看啦。」我還沒反應過來要跟她說什麽,上半身就被她往后面趕,然后她就跨開腿一屁股坐了上來。

那天那個在車上隔著車窗,跟我揮手道別的靦腆女孩呢?我還在想,那天發生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在作夢,是不是昨晚睡不好,今天又太早起床的關系。她突然又說話了:

「欸,你吃了沒啊?」她一邊打開她的早餐盒一邊問,好像是小籠湯包。

「吃了啊,不過太早吃了,現在好像又有點餓。」

「真的喔?」「來,阿~這顆給你。」她夾起一顆小籠包,一手在底下護著,然后微微轉過身,好像要喂我吃的樣子。

我才剛湊上前,她就轉回去,然后嘴巴張得大大的,一口把那顆小籠包吞了。

「才不要給你吃勒。」這小妮子,又在耍我。

「你真的是小豬呐,一個女生吃這麽多顆。」

「你管我!」她邊說邊捏了我的腿一把,我也不干示弱的用貼在她大腿上的雙手癢著她。我后來發現她有個很怕癢的體質,光是用手指輕撫她大腿外側,或者在她肚子上繞圈圈,就會讓她癢的受不了在我腿上亂顫。

整個早自習,就這麽跟她的桌底下打打鬧鬧的渡過了。結果她后來還是自己邊吃也邊喂我吃了兩顆,還是用同一雙筷子。而且我后來也確定,那天發生的事情,不是一場夢,因爲我看到她在滑手機時,上面挂著那個一只熊抱著兔子的吊飾,我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

「起床了啦。」有一個聽起來很溫柔的女聲輕聲地在叫我。我趴在她的背上醒來,兩手還攬在她的腰上。午休結束的鍾聲剛響,她的聲音聽起來好像也才剛醒過來,有氣無力的。

迷糊中我才突然想到,等下好像有通識課。趕緊跟她說:

「欸,等下是不是有電腦課,你有要跟你們那群的一起嗎。」我問她。

「干嘛?」

「沒有啊,確定一下今天有人肯跟你坐啊。如果沒有我再跟你一起。」

「喔,那我去跟她們說一下。」她好像就直接答應我了。

她起身去找她們那群之后,就邊走邊聊著出去教室了。我因爲突然覺得肚子怪怪的,先去上了個廁所,快上課了才趕快小跑步去電腦教室。一到教室門前,就看到她嘟著嘴,雙手插在胸前。

「你跑去哪里啦,我以爲你又騙我。」她氣呼呼地說。

「我…」我,我哪時騙過你啊我。

進到電腦教室后,我很習慣性的走到以前我和妍萱常坐的倒數第二排的角落。

「你怎麽都喜歡坐這麽后面,該不會…又在動什麽歪腦筋吧?」她站在我身旁,嘟著嘴白眼瞪了我一下,但還是張開腿跨坐到我身上來。

「沒有啦,電腦老師教的都很基礎,我都會了,你要的話我再教你就好了。」

「真的假的,想不到你這個白吃還有數學以外的第二專長耶。」我傻笑一下沒有回答她,直接在她嬰兒肥嫩嫩的臉頰上捏了一下。

「同學們,我們今天要繼續講Excel,上次講了如何輸入公式自動計算,這次要講如何用表格內的值建立報表……」聽到老師進到教室說話,我們才趕緊停下桌下互相捏癢的攻勢。

課堂開始不久后,因爲要看投影片,老師又請同學把燈光關小了。因爲這些東西都太簡單了,我根本不想聽,乾脆直接給暐榕上起課來。

「上次他講的你有沒有在聽啊,這麽簡單都不會。你看,這樣打完公式,結果不是一下就出來了嘛。要是學會怎麽用,你這個數學白吃就有救了。」

「你很煩欸.」

感覺到她又要捏我,這次我搶先抓住她兩手手腕不給動。

「放開我啦,我要叫了喔。」她輕輕地扭動著雙手掙紮。

「好啦,不鬧你了,你先練習看看啦,我等下再幫你補補進度。」

放開她后,她氣呼呼的作勢要往前移,反而被我用雙手攬著腰抱回來。掙紮了一會她也放棄了。

在背后看到她很不熟練的敲著鍵盤打英文字母,突然想到,之前也是這樣抱著妍萱,教她電腦的。突然一種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其實我現在已經不會再爲了她的事感到那麽難過,只是覺得這一下變化來的太快太突然。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好不好?何宇民對她好不好?

我記得剛進教室的時候,好像有瞄到他們坐在另一邊的最后一排,不曉得何宇民是不是也像我一樣會教她電腦,還是又趁著燈光昏暗,在課堂上對妍萱怎麽樣。

想著想著,我才想起其實第一堂電腦課時,我好像也是想對妍萱亂來,只是因爲后面似乎有人在偷看而作罷。而且這麽回憶起來,那次雖然是抱著妍萱,卻是想到了整個早上坐在腿上、而且當時還不熟的暐榕之后,下面才起了強烈的反應的。沒想到當時恰北北的小妮子,現在也乖乖地坐在我的腿上了。

我忍不住將環在她肚子上的雙手再抱緊一些,並且頭靠在她的右肩,鼻子貼在她露出的耳朵后面呼吸她的發香。下面,馬上又有了非常強烈的反應。

「死變態,你干嘛啦!我就知道你選這個位置,一定在想色色的事情。」她微微轉過頭小聲的說,因爲我們右邊隔幾格位置有人坐,她怕太大聲被聽到。

「唉唷,對不起啦。我怎麽知道,抱著你它就會有反應嘛。」

「那你不要抱啊…」

「我不要。」我把她摟著更緊。

「你這樣…人家怎麽練習啦。」

「那…讓我動一下嘛。」

「不行啦,旁邊有人。」她嘟著嘴說。

「那怎麽辦…」

「不然……她們說,如果怕被人看到,可以用…手。」她停頓好了久突然說。

她……剛剛說用手!?她們女孩子私底下到底都在聊什麽啊,尺度真是比我們男生想像的寬很多。

「你…你剛剛說…手!?你…要幫我弄嗎?」

她沒有回答,我把頭撇過去看她側臉,發現她輕咬著下唇,白皙的臉頰已經紅紅的了。她微微轉過頭,看了一下坐在我們右手邊的同學,好像在確認如果不會被發現的話,真的要幫我…,我的心髒不禁開始狂跳。

她停下放在鍵盤上的左手,悄悄地伸到桌下放在自己腿中間,她的指尖好像隔著裙子,已經碰到我穿過她大腿的肉棒了,剛好食指就頂在我的龜頭上。好像感覺到碰到我的那根之后,她就不敢在動了。

「怎麽了,不敢喔?」我知道她的脾氣,故意激著她。

她嘟著嘴深呼吸,吐了一口大氣。好像拿定主意,左手才開始慢慢的滑到左邊,從左側伸到裙子下。我好緊張,終於要來了,第一次有女孩子要幫我打手槍,而且還是我可愛的暐榕,我興奮的無法言語。

突然,她稍微分開大腿,用裙下遊移的那只手,握住了我的肉棒。

『啊~嘶……』那溫柔小手的手感,真的跟自己撸管真的差很多,也太舒服了吧,光是這麽被她握著,就讓我不禁在內心叫出來。她就這麽握著快一分鍾,也不知道是在感受我的肉棒大小,還是害羞得不敢動。

「你…怎麽不動了啊。」

「你不要吵啦…」她用極小聲的音量說,好像還在醞釀情緒。

終於,她的小手開始動了!!但是,卻是用『捏』的。她就這麽一捏一捏的捏著我的肉棒,這感覺,也說不上不舒服,但跟平常打槍根本不一樣。

「啊~」突然她捏太大力有點痛,我不小心叫出來。

「怎…怎麽了,不舒服嗎…」

「笨蛋,不是這樣啦。」

我也悄悄地把左手伸到她的裙下,握住她的小手時我才發現,她的手有點冰,而且還在微微抖著。

「你…你的手好冰喔,你會怕齁?」她沒有回答,但我已經知道答案了,這小妮子,根本還沒準備好,就逞強的想幫我做這種事。

我把她的手從裙底下拉出來,然后用雙手把她冰冷的、還在微微發抖的那只小手按在她肚子上,緊緊的環抱著她。

「傻瓜,還會怕就不要勉強啦。」

「可是,那你的…那個怎麽辦。」

「就讓它這樣啊,我可以忍耐啦。」

雖然精蟲充腦,也真的很想讓她幫我弄出來,可是看到她這個樣子,又想到上次失了魂對她硬來那次的經驗,實在是不忍心讓她再繼續勉強下去。而且,我不想讓她變得跟妍萱一樣。

我想要,好好的珍惜她。

她后來把另一只手也伸到桌下來,搭在我的手臂上。我把那只手也抓過來,一起壓在她肚子上,把她抱著更緊,還忍不住從后面偷親了她的耳朵一下。

那堂課,我們在桌子底下時而十指緊扣,偶爾又互相摳著對方的手心。就在這麽心不在焉的狀態下,很快地度過了。

***********************************

下課后,她先去前面找她的姊妹們,而我則和先前一樣,假裝弄電腦,多待了一會才離開電腦教室。

回程路上,我又看到了妍萱的背影。她一個人,看起來很孤單。這次何宇民怎麽沒有跟在她身后呢?

我突然才想到,真的應該找個機會,跟妍萱好好的說清楚。我們,是時候結束了。我不知道她怎麽想,也許她的心里早就這麽認定了,但我覺得,這對我是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說清楚才算數。這樣子,我才能好好面對現在跟暐榕之間的感情。

我悄悄的跟在她身后上樓,盤算著要用什麽樣的方式跟她說呢?約她到頂樓,還是傳訊息給她就好?但這種事,還是當面講吧。

走到了我們教室那層樓,我發現她竟然繼續往上走。她要去頂樓做什麽?我想機不可失,乾脆跟上去,現在就跟她說清楚吧。我正要小跑步跟上前,卻樓梯轉角撞到人。

「許建文,你干嘛走路不看路,很痛欸.」婷妤被我撞的很痛的樣子。

「啊,對不起啦,你沒事吧。」

「算了,下次小心點啦。」

跟她道了歉,我趕緊繼續往上層走。才走沒兩步,又被叫住了。

「建文,你要去哪,四樓到了欸,你要去頂樓喔?」原來是阿良。

「喔,沒…沒有啦,剛在想事情走過頭了。」

「你知道嗎,剛剛我聽俊宏說,這學期的校外教學時間和地點出爐了欸.」

他說的陳俊宏是班上的康樂股長。

「喔。」我還在想著要上去找妍萱,敷衍的回應他。

「聽說這次要去南部海邊的度假村欸,超爽的啦。到時候又可以看妹仔的比基尼了,尤其是你的啦,你椅伴身材超好的,胸部好大喔,爽死你了。」

「喔,還好啦,看的到又吃不到。」我連對阿良都不敢說那件事。其實在課堂上對她硬來那次,早就偷偷摸過她的胸部了。

「好啦,先不管那些,這次是三天兩夜的行程,聽說兩晚都住在同一個度假村。反正你記得,最近會開始開放,記得要先去登記……」

不知道妍萱她一個人去頂樓做什麽,以前我們去那邊幽會,要嘛是突然很想對方,很想抱一下,不然就是她心情不好。不知道她是不是跟何宇民怎麽了。忽然讓人有點爲她擔心起來。

阿良一直在講著校外教學的事情,而我根本沒在聽。而且給他這麽一纏,上課鍾都響了,只好放棄上樓去找妍萱的事。

剛進教室不久后,英文老師也來了。下午最后兩堂的英文課馬上接著開始了。

「何宇民,你怎麽一個人,你的椅伴呢?」楊老師問。

「老師,我…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那傢夥結結巴巴地說。

「報告。老師對不起,我回來了…」一個輕柔的女聲從教室前門傳來,妍萱到這時才剛好回來。

「呂妍萱,你哪了?怎麽現在才進教室?」

「老師,對不起,我…剛剛去洗手間。」

「好啦,沒關系,趕快入座。」楊老師是男老師中比較年輕的,他對女孩子都不錯,尤其是班上比較漂亮的女生。

我想沒有人知道,妍萱在撒謊。她去屋頂是爲了什麽?他們之間到底又發生了什麽事?

我,也許可以趁著這個機會,把妍萱追回來也說不定。不不不!!才剛說要跟她講清楚,怎麽又想到那去,我趕緊壓抑下了一時的念頭。那整堂課,我都心不在焉,看著斜前方她的背影,我下定決心,一定要盡快找機會跟她說,他們之間怎麽了,我才不管!

***********************************

當天放學后,我在公車上一直在想著這件事。下了車后,我決定直接去妍萱家門口等她,如果她一個人回來,就可以當面跟她說清楚了。

我躲在她們家后巷,一方面也怕何宇民又跟著她一起回家,要是在門口遇到,那就太尴尬了。等了好久,天都要黑了她也還沒回來。我想他們今天應該是在學校自修吧。可是他們不是吵架嗎?爲何她還要跟他待在學校呢?

我在腦中猜著各種可能,還是想不通。我真的好想知道她心底到底在想什麽。

突然間,我想到一個東西,妍萱的日記!我記得第一次到她家時,她跟我提過她有在寫日記。我硬拗著說要看,她才勉強拿出來翻了幾頁給我看,那一段記錄著我們剛交往時的甜蜜。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這真的是個好機會,也許可以看看妍萱這學期以來到底和他之間發生了什麽事。因此我又順著隔壁的鐵窗,爬上了她的陽台。我確認了她家里沒有人在之后。才悄悄的拉了拉她的窗戶,很幸運的,她沒有鎖起來。

我的心跳很快,原來當小偷是這種感覺。萬不得以,我才不想這樣做。進到她的房間,我憑著記憶,在她的書桌抽屜深處,找到了那本日記。

一切的答案,也許就在這之中了。

我又想起那天的情境,我拿起她的日記想翻,她突然很緊張地搶回去。很少看到她這個樣子,所以我印象很深刻。她后來都不讓我碰那本日記,而是自己翻給我看的。是不是在我們交往之前,她有什麽不能讓人知道的秘密呢?

我翻著那本厚厚的日記,終於找到我們交往的那天,雖然很想知道她跟何宇民之間的事,但我的直覺告訴我,應該要從更早之前開始看起。於是,往前翻了幾頁后,終於讓我發現了令人震驚的事。

本集登場人物:

本人許建文椅伴吳暐榕

女友呂妍萱女友椅伴何宇民

暐榕好友王婷妤

英文男老師楊老師

后記: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最近網路上很多帖子的標語都是「看完這篇讓千萬人都震驚了」之類的,小弟忍不住也在結尾震驚了一下,希望周四各位看完不要震驚變成震怒才好,還是其實各位等了一周,結果這篇這麽短,而且還沒進入正題,就已經很怒了?先跟各位抱歉啦,實在是因爲日記內容不小心寫太多,一章又拆成兩章。不過本周四一定會發文補上的。

我想看下次各位的評語的心情,就跟主角翻日記時應該是一樣的,期待又怕受傷。因爲這也是第一次用女性角度描寫,而且因爲不小心越寫越多,篇幅暴漲爲原本預計的兩倍。我想應該先看一下第一次的評語,如果不佳,之后的我就用簡述的帶過算了;如果尚可我就依原定計畫繼續寫下去;如果評價還不錯,那考慮之后再出個番外篇另外追加,畢竟這部分已經有點脫離我的主題了,著墨太多也不好。

另外,因爲這篇比較短,我想就用聊天文繼續補充好了。上周某夜等太座入睡后在寫作時,不小心寫了個太順,直到三點才停筆。上床時還不小心把她吵醒了。隔天就被罵說「你昨天又那麽晚睡,是不是又在看A片和那些奇怪的東西。」,實在是有苦說不出啊我。

本以爲那天的進度,加上周末兩晚,可以讓進度超前,沒想到原本早睡的她,周末竟都看韓劇到兩三點才睡,結果讓我的進度又落后了。所以本周可能是最后一次一周雙更了,之后墊檔用完,就會回到一周一更,甚至托更久也不一定。無奈腦海中有無限想法,可惜苦無時間把它化爲文字啊啊啊。

其實我也想過跟太太坦白,我最近晚上在搞什麽,畢竟寫的成果有點超出我原先的預期,而且看到版上各位色友的支持也是非常有成就感。可這麽開心的事情卻不能跟她分享,讓我想到某電影里一段:一對老夫妻,夫在朋友的慶生趴差點和別的妙齡女子搞上,他卻臨時喊停,他跟這個女子說「開心的事情,如果不能跟老伴或是最愛的人分享,就不那麽開心了。」

其實她也知道我有在看這類文章(因爲某幾次手殘沒關掉分頁),但畢竟看跟寫還是有程度上的差別。就不曉得如果跟她說了,會有什麽樣的反應,也許順利的話,以后就可以大喇喇地早點開始寫文;但也可能引起極大反彈,搞得以后連寫都不能寫,文章落得斷尾的命運。各位覺得如何呢,我該找機會跟她說嗎?

有沒有前輩有類似經驗可以指點迷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