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教師生涯
我的教師生涯



我在自己罵罵咧咧的詛咒聲中下了那輛顛得我屁股很痛的小巴車,身上那個

隨我到這個荒涼小村來的背包被我狠狠的甩在了肩膀上。

? ? “王八羔子的,老子好歹也是個正規師范畢業生,竟然被下放到這種狗不拉

屎,鳥不生蛋的地方。我拷,有沒有天理啊?”

? ? 唉,沒辦法,我家里不是什麽高干家庭,老頭子和老娘都是正正經經拿工資

吃飯的工人,家里一沒錢來二沒道,使得我這個天資聰穎的高才在大學畢業后竟

然被通知到鄉下一所中學教書。

? ? 我在收到通知的時候像魯迅先生的那種出離的憤怒。我所認識的身邊的那些

高干子弟,平時燈紅酒綠的,沒看書人家也弄了個大學來讀,和他們在一起的時

候發現他們換馬子的速度比我換衣服還快。可憐我,在沒有經濟基礎做爲強大后

盾的情況下連多看女孩子一眼都沒勇氣。生怕那女孩子對我甜甜一笑我就完了。

? ? 因爲我會爲了那一笑付出的代價將是下半個月的夥食全部改成方便面.

? ? 唉,“人比人,氣死人。”老娘的淳淳教誨一直響在我耳邊,熬吧,熬到畢

業后咱就出頭了。誰知現在……手里那張通知被我握得皺巴巴的,我要自己去闖

蕩。在我下定決心打好背包后竟被母親含淚的眼光留住了,她說好歹是個職業,

雖然當鄉村教師錢不多,但畢竟是個穩當的職業,咱不圖啥,就圖一日三餐能自

保。我再不說話,第二天就走馬上任來到這個叫楊梅坳的破地方。

? ? 我抬眼看了看,眼前一條曲折的黃泥小路在兩旁樹的擁護下似乎沒有盡頭。

? ? 這該死的小巴,停在這地方,一個人也沒有,我沒去過怎麽去啊?想找個人

問路都沒有。沒辦法了,只好見山過山,見河過河,找到個人問路再說,我就沿

著這條路走了。

? ? 我一邊踢著路上的石子,一邊傻傻的回想過去:

? ? “班上那個小靜確實不錯,臉蛋漂亮奶子大,心眼又好,唉,可惜啊,怎麽

會被肥波那頭豬給泡上了?”

? ? “阿爆的馬子也不錯,那樣子夠騷,上床肯定是淫水嘩嘩流那種。”

? ? “小D那馬子上次對我笑的那麽暧昧,肯定有搞頭,唉,當時怎麽就因爲什

麽朋友妻,不可戲,白白浪費機會了……他媽的,哪個狗王八蛋說的這話?害得

老子現在還是處男!”

? ? ……

? ? 一路上,我就這麽遐想著,本人雖然窮困落泊,卻也是超級無敵大帥哥一個

啊,當初怎麽沒人看上我啊?本人176公分,70公斤的身材應該算是標準,

高挺的鼻子上架著副眼鏡,一臉的書生氣,有時候想想自己不當老師好像還真的

不太對得起自己長相。

? ? 自我陶醉了一番后,心情開始有點好轉,我開始預想著到學校后的事了。不

知不覺走了有2-3里路,還沒見個人影,不覺尿意大起。我回頭看了看身后,

沒人跟著,前面的小路是個拐彎,聽聽好像也沒有人走過來的聲音,就在這路邊

解決吧。

? ? 當我正準備掏家夥的時候又想,“萬一那個拐彎有個和豬比美的MM出來,

那本帥哥的清白不就完了?我這家夥除了老娘還沒別的女人見過呢!被男人撞到

也不好,一來有損我的祖國園丁的形象,二來嘛,恐怕他們會自卑,嗯,還是到

路邊的林子里去解決好了。”我拉起拉鏈走進了路邊的林子里。

? ? 路邊開始的樹是稀稀拉拉的,我還是怕被人撞見,就往深處走,漸漸的樹多

了起來,密麻的到處是。就這棵了,哈哈。我選了顆很大的樹站定,解開褲子。

? ? “唔……好舒服啊,不知道秦始皇在泰山五大夫(指5棵被秦始皇冊封的大

樹)那有沒有拉過尿呢?呵呵。”我想著不覺得笑意露了出來。

? ? 打了個冷顫正準備收鳥回籠的時候,我聽見了附近一棵樹旁那一人高的蒿草

發出了悉悉索索的聲音。“有人在那?!”我趕緊拉好褲子,定定的盯著看,只

見蒿草不斷的搖動。

? ? “是人還是動物?”我懷著疑惑慢慢走近,在距離還有30步左右,我聽見

了女人的咿咿唔唔的聲音,“不會吧?大白天的有人在這打野炮?”哈,平時只

在A片上看過,現在終於可以看現場直播了。

? ? 我懷著激動和好奇的心情小心的繞到那從蒿草的邊上去,一件碎花布的衣服

露了個角在草外,更加肯定我的猜想了,於是我慢慢的接近……

? ? (二)

? ? 農村野外的蒿草可真高,一個小孩紮進去還真看不出人影來。我放慢腳步悄

悄的接近到距離那香豔的地方只有10來步的一蓬蒿草中,我輕輕的把身體藏在

蒿草中,慢慢的放下我的背包,因爲我生怕弄出聲音來好戲沒得看,還得被人打

破頭。我環顧了一下四周,覺得沒人可以看出我在這了,才放心地欣賞免費的表

演。我用手輕輕的把擋住視線的幾根蒿草撥到一邊去,就看到了一個白生生的肉

體正在上下運動。

? ? 「女上男下,日哦,這男的真他媽的會享受!」雖然我沒有性愛的經曆,不

過常聽宿舍那幫損友議論起什麽姿勢最享受,什麽姿勢最刺激等等,加上到校外

和民工擠在一起看A片得回的經驗,因此我對這個姿勢並不陌生。

? ? 只見那女的跪坐在男人的大腿根部,兩只白嫩的手臂撐著男人的小腿,雪白

的肥臀上下顛簸著,坐到那男的大腿根泛起一圈圈外擴的臀浪,她胸前的那兩個

奶子也隨著上下的運動在跳動著,活像兩只小白兔,可惜我只能從她手臂旁邊看

到乳房的側面,不過由此推斷尺寸應該不小。

? ? 她的腰肢略嫌粗了點,背部因肩胛骨外擴的原故,脊椎那條線聚集了好多汗

水,幾縷散落的頭發灑落在后頸上,長發只在后腦勺這打了個結。她的頭疑迷的

搖著,口中發出「咿咿唔唔」的呻吟,看來正在逐漸亢奮中。唉,可惜,看不到

正面,不知長什麽樣,還有最精彩的部位也被那肥臀擋住了。

? ? 盡管如此,我的小弟還是一跳一跳地向他們表示謝意。我不甘心,繼續等待

一窺全貌的機會。我兩眼死死盯著那肥臀以下的部位,終於,那女的也許在男人

的小腿撐累了,把兩手轉撲在男人的胸口上,她的身子也跟著向前傾了少許,這

少許已經足夠讓我看到了我想看的精彩。隨著肥臀的上下移動,我看到了一條黑

乎乎的肉棍插在兩片肥厚的肉唇中間,兩片肉唇長了不少黑毛,從里面流出來的

淫液攪和著黑毛,形成一撮撮狀。

? ? 「阿根,我有點累了,換你在上面吧!」這時候那女的停下了運動伏在男人

的身上,小聲的對男人說著。就因爲她這個更大幅度的傾身動作,使我得以看到

她更多的陰部,那條肉棍仍然被兩片肉唇夾著,肉唇的邊緣滲著粘粘的淫水,淫

水順著肉棍流了下來,那男人的蛋蛋也粘滿了淫水。

? ? 「這妞水真多啊!」我的喉結緊了一下,吞了一口口水。接著那叫阿根的男

人叫這女的轉個身狗爬著,他就爬到了這女的肥臀后,一挺棒子直插進去,那女

的又開始「咿咿唔唔」的呻吟了。

? ? 被那男人擋住了我的視線,我可沒興趣看他的光屁股,再說了我也不屑於看

他那比我小一號的家夥。這時我才觀察到他們的環境,他們都把各自的衣服鋪在

被壓平的蒿草上,避免蒿草把身體弄得癢癢的,被壓在衣服底下的蒿草好像很順

服的樣子,看來他們在這辦事應該不是一次兩次了。

? ? 在我觀察得出結論后,我發現那女的呻吟越來越浪,估計她快要到高潮了,

反正沒看頭了,我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我慢慢的爬出躲藏的蒿草,悄悄的回歸到

那條小路上。

? ? 「嗯,不錯,看到這出戲也不枉此行,說不定以后都有得看呢!哈哈」和來

時相比,我的心情明顯好了一個檔次。我看了看表,下午3點多了,我得趕緊趕

路,別到天黑還是一個人在這荒郊野嶺就好。

? ? 「究竟要走到哪時候去啊?」走了半小時我又有點埋怨了,「嗯,那偷情的

男女應該是住在這附近,所以應該離有人住的地方不遠,找到人就可以問路了,

反正就這一條路,走下去我就不信找不到人住的地方。」想了一下后我覺得自己

還是很聰明的嘛,心情又好起來了。

? ? 我哼著歌,甩著背包,邊走邊踢著路上的小石子,「猛虎出籠」,我一個箭

步踩上,踢了一塊比較順眼的小石子。「唉喲!」一個女聲發出的相聲詞讓我意

識到我踢中人了。不會吧,早沒人,晚沒人,偏偏這時候有人,而我又沒注意,

被我在學校系里面稱之爲「黃金右腳」踢中可不是說著玩的啊。我趕緊跑上前去

看。

? ? 只見一個約摸14-15歲的女孩子雙手捧腹蹲在了前面的路上,臉上因劇

痛而慘白,前額的發尖被冷汗貼住了,雙目緊閉,小嘴好像狠狠的咬著牙。我嚇

壞了,趕忙問道:「小妹子,你怎麽樣了?」

? ? 「……」

? ? 「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沒注意看到有人,所以……」

? ? 「這附近有醫院或者診所嗎?我送你去看看醫生吧!」她還是一言不發,繼

續著她那痛苦的樣子。

? ? 「很痛是嗎?我踢到你哪了?真對不起哦!我……」

? ? 「你扶我起來!」

? ? 「哦,好的。」我背好背包,兩個手攙住她的右手臂,在我的幫助下,她站

了起來。

? ? 「能走嗎?」我小心翼翼的問。

? ? 「我試試看。」她剛邁出一步就頓住了,左手在小腹下按了一下后就放了下

來。一向觀察力很敏銳的我自然看到了。「不會吧?這麽巧?踢中她那了??」

? ? 好像記得有雜志書上說過女人的陰部和男人一樣脆弱,難怪她會那麽痛苦。

我苦笑了一下。

? ? 「你笑什麽?你踢傷了我還笑?」沒想到她也是這麽敏銳,而且語氣中好像

有點戒備,可能是怕我看破了她傷在重要部份。

? ? 「沒什麽,我只是苦笑而已,自己這麽背,踢傷了你!」爲了不讓她繼續戒

備,我趕緊轉移話題:「你是讓我送你回家還是到醫院去?」

? ? 「送我回家吧,也不是很嚴重。」

? ?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啊,我還樂得送你回家呢,省得我破財!」我心理暗暗

的高興,卻不敢表露出來。

? ? 「好吧,你家在哪?」

? ? 「就在前面的中學里。」

? ? 「什麽?你家在學校里?什麽學校?」我趕緊問道。

? ? 「XX中學。怎麽了?」

? ? 「太好了,我也要到那去!」我有點興奮,終於找到向導了。

? ? 「哥哥,你怎麽也要去那?」她終於開始對我有點禮貌了,正確的說是應該

消除了戒備。

? ? 「邊走邊跟你說吧,時間不早了,我得趕時間辦正事。來吧,我背你走!」

? ? 我把背包換到胸前,矮了矮身子在她面前。

? ? 「這個……不用了,我還是等會自己走吧!」

? ? 「不行,我得趕時間,需要你帶路呢!」我不由分說把她強行背在了背上。

? ? 但心里不由得有點奇怪,鄉下的孩子不是好單純的嘛,這孩子怎麽好像不那

麽簡單?

? ? 小女孩在我背上也沒有掙紮,乖乖的順從了。把她背在背上這麽近距離的接

觸,使得她胸前的小花蕾在我背上軟綿綿的觸感,再加上處女的幽香在我鼻孔鑽

來鑽去,弄得我想起剛才的一幕,下面又開始有點反應了。

? ? (三)

? ? “小歸小,發育到是蠻良好的嘛,現在的女孩子真早熟。”別說,這小妮子

在我剛才的一翻觀察下,得出結論是個小美人胚子。她有著鵝蛋型的臉龐,一雙

清澈的大眼睛,秀靈的美目中似乎涵著汪汪的清水,小巧的瓊鼻找不到一絲的瑕

庛,配著櫻桃般的小嘴還有那一口整齊的貝牙,我實在無法想像一個出自農村的

小女孩子會有這麽 ;好的氣質。

? ? 感受著她軟如棉絮的身軀在我的背上,我心里不由得邪念漣漪。好在這路上

沒什麽 ;人,不然的話看到我那挺槍負美的樣子我就糗大了。

? ? “哥哥,你到這來干什麽 ;啊?”小女孩的問題打斷了我的遐想,也

好,分散一下注意力,不然我在心理上也接受不了對一個未成年少女有如此犯罪

感的行爲 ;。

? ? “我是到這來任教的。對了,你叫什麽 ;名字?小妹子!”

? ? “你是老師啊?太好了,哥哥你叫什麽 ;?我該叫你什麽 ;好?

你教什麽 ;的?”聽到我介紹自己是老師,這妮子好象有點興奮,說話的

語速特別急,一連串的發了好幾個問題,把我問她的問題都撂在一邊了。

? ? “我姓李,你在這中學讀書吧?那你可以在學校里叫我李老師,課后嘛,你

叫我李子哥好了。我是教語文的。”

? ? “哦,李子哥,李子哥,嘻嘻!”

? ? “干什麽 ;啊?”

? ? “沒事,覺得好玩呗!”李子是我同學幫我起的外號,沿用至今,所以我並

不介意她這麽 ;叫我。

? ? “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說,叫什麽 ;名字?”我開始擺出老師的尊

嚴,有點命令式的問她。

? ? “我叫蔣麗麗,干嘛對人家凶啊?”她覺察到我的語氣,有點不高興了。剛

才得罪了小美人,人家還沒和我算完帳呢,我還想對人發飙,真他媽的該罵,我

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 ? “好好好,是我不對,以后我都小聲細氣的和你說話好了嗎?麗麗小姐。”

我趕緊賠不是,她聽到我賠不是后又開始高興起來,這時候她的兩只手從我肩膀

上環到我脖子上來,甜甜的笑著,嬌嗔了一下,“算你了!”

? ? “對了,你父母是這學校的老師嗎?”

? ? “我爸爸是校長,我媽……我媽媽前年被車撞死了!”她猶豫了一下,聲音

有點嗚咽。我心里不由得一驚,“乖乖,一來就誤傷了校長的寶貝千金,不要倒

楣就好。”同時我心里也多了幾分對這孩子的愛憐。

? ? 就這麽 ;默默無語了幾分鍾,我忽然感到肩頭有點濕潤,耳邊聽到鼻

子一縮一縮的抽泣聲,“乖,別哭哦,是哥哥不好,不該提起你的傷心事。”

? ? “哇~~~ !”

? ? 天哪,不說還好,一說這妮子哭得更凶了,兩只手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幾

乎害我喘不過氣來。我沒法子,只好給她講笑話,在說了N 個笑話之后我終於聽

到身后“撲哧!”的聲音,笑了,呵呵,目的達到。

? ? 我轉過頭看了她一眼,只見她略微紅的美目上涵著淚水,小臉有點紅撲撲的,

嘴角正露著一絲笑意。這梨花帶雨的樣兒把我看得呆住了,連路都忘了走了,就

那麽 ;定定的背著她杵在路上。她有點不好意思的垂下了眼睛。我也發覺

了自己的尴尬,趕忙說“還好哦,別到了你家門口你爸爸還以爲 ;我欺負

你呢,他一怒之下砸我飯碗我只好卷鋪蓋回家羅!”

? ? 果然她又“撲哧”的笑了,得意的說,“本來就是你踢傷人家的嘛,你敢不

承認?”話一出口,我又象斗敗的公雞一樣。

? ? “是是是,我招了,我投降!哦,對了,你傷怎麽 ;樣了?還疼嗎?”

我想到這不由得又關切的問。

? ? “早就不疼了!”

? ? “啊?那還賴在我背上?”

? ? “就罰你背我!嘻嘻!”她仍然得意的在我身后笑,還故意動了動身子。

? ? “好哇,你整我?!”我抓住她的腿部手騰了一只出來,狠狠的在她屁股上

打了一記。

? ? “哎喲,你敢打?你再打,再打我就哭!”她狠狠的威脅我。

? ? “不敢了不敢了,我認了就是了。還要不要我背著?”

? ? “要,怎麽 ;不要?本小姐還沒有享受夠呢,繼續,快走,駕!”她

以勝利者的姿態在我肩膀上大力拍了一下,我們又繼續趕路了。

? ? 我心里還在回味著剛才那一巴掌打在她圓潤的臀部的感覺,“好有彈性,好

豐滿哦,啧啧!”我又吞了吞口水,其實一路上過來我都有幾次想摸她的屁股,

只是那時候的心情不同,始終沒下手,現在好了,終於有機會和她的香臀來了個

親密接觸,爽!

? ? 這一路上就在我蓄意吃豆腐下走了過來,對我來說,背著這麽 ;一個

小女孩來說並不是件苦差事,況且她也沒有留意我的惡狼行徑,就這麽 ;

嘻嘻笑笑的和我糾纏著。

? ? 約摸又走了10來分鍾,我看到了前面有些民居,三三兩兩的分布在路的左右,

“到了吧?應該可以下來了吧?”走了這麽 ;久的路,我不用裝也累得喘

著氣問她。

? ? “嗯。”

? ? “那你可以下來了吧?大小姐!”

? ? “嗯。”雖然她從鼻子里嗯了一聲,可是好象她絲毫沒有下來的意思。

? ? “下不下來?”我在她的屁股上扭了一記,“哎喲!”她掙紮著下來了,卻

沒有責怪我,我有點奇怪的看著她,她咬著下唇,臉有點紅紅的,垂下了眼睛不

敢看我。天,不會吧?難道剛才她一直真的很享受?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小妮子

被我撩起了情芽,現在這樣子一臉的思春樣。

? ? “天哪,我在干什麽 ;啊?人家還是個未成年的少女啊!”我心里哚

;哚 ;不安的想著,有點后悔剛才對她做的一切,心里充滿了愧疚感。我

知道再不打破僵局連我都會跟著尴尬。

? ? “學校在哪呢?學校里面應該有住宅區吧?你家是住學校里面吧?”我像是

在問她,可又有點象自言自語,我兩眼掃視著前方,卻不敢看她一眼。

? ? “跟我來,李子哥!”她似乎恢複了正常,過來牽著我的手拉我走了,她的

手心很軟,還有些濕潤。我看了看她走路的樣子,挺好,剛才的傷應該沒事了,

這時候我才徹底的放下心來。

? ? (四)

? ? 在麗麗的引導下,我看到了一座破舊的大門。從鐵柵上的鏽迹可以想像它的

年歲已經很長了,大門旁邊有個小瓦房,開著個窗口,我想那應該是門衛的值班

室了,於是我走到那去,說明了我的來由,門衛沒有留難我,讓我進去了。

? ? 這所學校真的不算大,我只用眼睛那麽 ;掃視一下好像已經參觀完畢

了。校中央是個籃球場,球場兩旁的的籃球架子也在訴說著學校的曆史;球場的

一側就是一棟兩層樓的教室,從磚石的顔 ;色上來看並沒有建成很久,我

估計是希望工程的贊助專案之一;教室的右側是幾間瓦蓋的平房,瓦片似乎是重

新整饬過的,透過瓦房的視窗可以看到里面有些辦公桌,我料想應該是以前的老

教室改成的教師辦公室吧;教室的左側也是一排瓦房,屋檐下有曬衣服的竹篙橫

著,這就是住校生的宿舍吧?在教室的后面有棟5 層的樓房,似乎是和教室同期

的作品,有些陽台擺著花盆,有些曬著衣服,我知道那就是教師宿舍樓了。

? ? 現在是暑假,離開學還有那麽 ;一周的時間,所以看不到一個學生。

少了學生的喧嘩的校園顯得特別的安詳,她是那麽 ;的朴素,那麽

;的成熟,我忽然發現我有點喜歡這的甯靜,平時過慣了都市的喧囂生活,在這

一刻,我覺得心情是那麽 ;的暢美。

? ? 就在我思緒如潮的時候,麗麗拽了拽我的手,“李子哥,走,我帶你去我家!”

? ? “去你家?我得先到校長那報到再說。”我被她打斷了思考回複到現實中來,

還好我沒有忘記自己來干什麽 ;的,先見了校長再說。

? ? “你笨死了,沒記性的腦袋啊?我不是跟你說過我爸爸就是校長嗎?你不去

那找鬼來見你啊?”

? ? “哦,我忘了。”我確實有點忘了,同時心中又奇怪,“怎麽 ;現在

快開學了,校里的校務還沒有正常化?說不定是他老爸偷工減料躲在家里不上班

呢!”

? ? 在麗麗的督促下我和她來到了她的家,在那棟宿舍樓的3 樓。麗麗從胸口掏

出挂在脖子上的鑰匙把門開了,她邊在門邊換鞋邊叫道,“爸,我回來了!”

? ? “啊,終於野回來啊?”一個低沈略顯得沙啞的男中音帶著調侃的語氣回著

她。

? ? “爸,你怎麽 ;這樣說你女兒啊?有客人在呢!”這妮子撒嬌的語氣

確實能讓人大暈其浪。

? ? “呵呵呵呵,誰來了啊?能把天不怕地不怕的你弄得害臊啊?難得哦!”麗

麗的爸爸終於從陽台外走了出來。他大概40來歲,和我一樣架著付眼鏡,看起來

很平易近人的樣子,身體有點發福的迹象。

? ? “校長好!”這時還傻鳥一樣的杵在門外的我趕緊立正站好,手上還提著我

那背包。

? ? “你是……?”他用手扶了一下鏡框,似乎在找尋著記憶。

? ? “爸,人家是新來的老師,來找你報到來的。”這妮子嘴比我快多了。

? ? “哦,你好你好,歡迎歡迎,快請進來。”“你看看,我剛收到通知說有位

新老師來,沒想到你來得這麽 ;快,坐坐,麗麗,給新老師倒杯茶!”

“哎呀,我這家呀,髒亂得很,別介意啊。”我這麽 ;突然來造訪,給了

校長一個措手不及,他正忙著清理沙發上的那些雜志報紙什麽 ;的。

? ? 茶倒上了,我和校長面對面坐在沙發上,前面只隔著一張茶幾。“校長請看,

這是我的履曆以及市局的通知證明。”“李少楓,22歲,剛從XX師范大學中文系

本科畢業……”他邊看邊自言自語著,麗麗也傍著他坐,伸出個小腦袋在湊哄著

看,兩只大眼睛時而轉個不停,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

? ? “我說小李啊,今天上午到市局開會去了,局里通知說分派一個新老師給我

們,我很高興,下午我才從市里趕回來,沒想到前腳進門你后腳就報道了,哈哈!”

他真的很高興的笑。

? ? “沒有令愛的指引我現在還得在外面曬太陽呢!”我也隨著笑了,順便看了

一眼麗麗,這小妞也沖著我甜甜笑了笑,讓我再次看到她鼻子皺起幾絲小皺紋的

可愛樣。

? ? “不過小李啊,說實在的,你不覺得在這里委屈了嗎?”校長可是個老鳥了,

看得出我年輕肯定不安心的。

? ? 我沈默了一下才回答,“我雖然心有不甘,但是我還是服從組織上的安排,

畢竟我還年輕,可以在基層多磨練磨練嘛!”雖然來之前我真他媽的想操市局局

長的屁眼,不過從剛進校門后我就開始改觀了,覺得鄉下也不錯,朴實無華,可

以修心養性。

? ? “對,年輕人就要志比天高,也要經受得起考驗!以后在這好好干,我相信

你會干好的。”

? ? “謝謝校長的鼓勵,我會努力的做好工作。”

? ? “嗯,明天要開個全體教職工大會,傳達上級的指示以及我們新學期的計劃

工作,你也參加。”

? ? “好的校長。”

? ? “對了,校長,我在這人生地不熟的,你看是不是可以幫我安排個可以住的

地方。”

? ? “這是肯定的,不過現在校務處還沒正式上班,嗯,我看這樣吧,暫時你在

我這住幾天吧,不過我這地方不大,你得睡沙發哦,怎麽 ;樣?”

? ? “好哇好哇。”我還沒來得及答應,麗麗已經拍手叫好了。

? ? 其實不住這我還能住哪啊?總不能枕著個背包躺樹下過幾天吧?但是我還是

客氣的問到,“這……好象太打攪了!你看我這第一次來……”

? ? “沒事沒事,我向來相信自己的眼光,再說我這家沒什麽 ;值錢的,

我恐怕送你你都不要,哈哈。”校長看出我的心思,一句話把我的顧慮打消,我

也不得不尴尬的笑了笑。

? ? “好,今天你遠到而來,我就代表XX中學的全體師生,歡迎你的到來,給你

接風洗塵,今天我做幾個拿手的好菜,咱倆喝個兩杯。”

? ? “好哦,我有口福羅!”那傻妞又樂了。

? ? “麗麗你陪李老師坐會,爸去買菜做飯。”

? ? “校長還是我去吧,我這初到府上,兩手空空的哪好意思啊!”

? ? “你給我在這歇著,我不興那套,再說了,你一天的工資還沒領呢,等你領

了工資再回請我吧。”

? ? “嗯,好吧,一言爲 ;定!”校長提了個菜籃出了門,房里只剩下我

和麗麗了。

? ? “李子哥,我帶你看看我家!”麗麗有點興奮的說。

? ? “好!”我無事可做當然答應下來。

? ? 這套房是個二室一廳的工薪階層住房,一個較大的房間是校長的臥室,小的

那個房間自然是麗麗的,客廳里擺設也很簡單,一個書櫃,一套沙發,一張茶幾,

一張飯桌和一個組合矮櫃,矮櫃上擺設著電視機和一套音響設備。校長那間房我

沒有仔細觀察,只知道有個門通往陽台,麗麗的房間是比較少女化的,牆上貼著

一些明星的畫報,一張卡通圖案的寶寶床,床上的被子也是印著星星月亮等卡通

圖案的印花,枕頭旁邊還有個小熊。床頭櫃有些女孩子的小玩意,什麽 ;

小石子啊,千紙鶴啊,五角星啊之類的,床尾擺設著一張書桌和一個小衣櫃。

? ? “布置得怎麽 ;樣啊?”麗麗得意的問我。“嗯,不錯不錯。”我敷

衍的回答她,其實我的注意力已經放到書桌上的那個相架上了。我伸手拿過相架,

很用神的看了看。那是一張全家福照,相片上的那個很美的女人應該是麗麗的媽

媽,這妮子頗得乃母遺傳,神色間竟有五分相似。“真是天妒紅顔 ;,可

惜啊,唉!”我心里真的替麗麗惋惜。

? ? “我媽媽漂亮吧?她以前是市里的舞蹈教練呢!”麗麗發現我的注意力轉移

了,也湊過來,看到我手上的相架,無不敬慕的告訴我。

? ? 我怕她又控制不住情緒,趕緊逗她說,“是啊,你媽媽是個大美人,你呢,

嘿嘿,是個小美人。過得幾年,你也會變成個大大美人了!”說完我做了個伸手

去勾她的下巴的輕佻樣子。嚇得她趕緊后退兩步,一口啐道,“討厭了,李子哥

是大色狼!”

? ? “嘿嘿,是啊,我是狼,我好久沒有吃東西了,終於讓我看見你這個白白嫩

嫩的小美人了,別跑,快讓我咬一口!”我童心大起,和她玩起了遊戲。

? ? “呵呵,你抓不到我,啊~~~ 不要過來!”她跳上床抓起枕頭對著我就是一

腦袋。我和她就那麽 ;互相追逐了一會,彼此都出了一身汗。

? ? “不玩了,我累死了。我投降了!”我生怕繼續玩下去萬一校長突然站在面

前就糟糕了。

? ? “我也累死了,呼~ 我先去洗個澡,李子哥,你悶了就看看電視聽聽音樂。”

說完麗麗抓了套衣服蹦跳著到浴室去了。我一個人傻坐了一會,就在屋內轉了轉。

我看到有個熱水壺上面印著紅字,拿起來看了看,“贈:92年先進工作者”落款

是市里的一所重點高中,“哦,原來校長是從市里調到這來的,嗯,不對,也許

是被下放到這來的,想必他以前也是個校里的領導。難怪我怎麽 ;看麗麗

都不象鄉下女孩子那麽 ;簡單。”我終於落實了一點猜疑。

? ? 過了一會,麗麗滿身香噴噴的從浴室里走了出來,這時的她頭上松下了馬尾

辮,長長的秀發只在頭上隨意的打了個結,上身換上了一件寬松的白色文化衫,

胸前的部位因爲 ;被那對小花蕾撐著,形成一條凹下去的溝壑,長長的衣

擺擋住了她的下半身,竟然使我在猜想她有沒有穿褲子,也許穿的是條內褲,她

的雙腿原來是這麽 ;的修長,不愧有乃母的基因遺傳。

? ? 我的喉結又緊了一下,好不容易咽下了口水,這時候我才看著她的臉,洗去

了煙塵的她肌膚勝雪的白,小臉蛋看上去都會覺得滑不溜手。糟糕,她那雙要命

的眼睛正定定的盯著我看,我頓覺自己的失態,乾咳了一聲,明知故問的道,

“洗好了?”

? ? “嗯,李子哥,你剛才那樣看我,我好看嗎?”

? ? “咳,咳,好看好看。”被她似乎漫無心機的揭破了我剛才的邪念,我臉皮

再厚也得紅了。

? ? “嘻嘻!”捉弄了我后這妮子得意的笑了一下,她把長長的衣擺在腰上打了

個結向我身邊的沙發走來。過我身邊的時候那要命的香氣使得我大力的偷偷嗅了

兩下,這時我才發現她穿著一條齊腿根的彈力沙灘褲。真不敢相信一個小孩子竟

然會這麽 ;性感,而且是那種要命的性感,我強迫自己壓下邪念,暗暗告

戒自己剛才的愧疚感不要繼續有下去。於是我沒話找話的問她。“今天下午你怎

麽 ;會在路上被我碰到啊?”

? ? “我本來和同學越好去抓樹上的知了的。”

? ? “什麽 ;?你也爬樹去抓?”

? ? “是啊,有什麽 ;好奇怪啊,以前我都抓了好多呢!”

? ? “難怪進門時你爸爸會問你從哪野回來了。哈哈!原來你這麽 ;調皮

啊!”

? ? “哼,才不是呢,你看我調皮過嗎?”她有點爲 ;自己抱不平。

? ? “沒有,沒有,我沒見過你調皮,只是你的刁蠻好像我領教過了。哈哈!”

我逗她的結果是一本雜志撲面而來,不一會,校長剛整理好的那些報紙書刊好像

又重歸原位了。正要和她繼續鬧的時候,鑰匙聲響,門開了,校長買好菜回來了!

? ? (五)校長提著裝滿菜的籃子從門外進來了,麗麗先一步跑上前去。

? ? “爸,你歇會,我幫你拿到廚房去。”說著她從校長手里接過籃子飛快的跑

進廚房了,只剩我尴尬的看著校長,心里正著摸著剛才和麗麗打鬧是不是被他發

覺了,接著又一想,“我和麗麗剛才也是正常不過的玩耍了,即使校長知道想必

也不會怪我,況且校長好像對我印象不錯。”

? ? 我承認自己確實是那種讓人第一眼接觸就産生良好印象的年輕人,所以我覺

得自己在杞人憂天了。“校長您回來了,外面可夠熱的,您坐會我給你倒杯茶。”

自從發覺他是從市里某重點高中下放來的領導后,我對他有點尊敬了。

? ? “呵呵,我說小李啊,你別搞錯了,哪有讓客人來伺候主人的,我自己來好

了,你坐著,坐著!”他的言意只是調侃一下,並沒讓我感到喧賓奪主的不安。

一次灌了兩杯白開水后他對我笑了笑。“好了,你和這野丫頭玩著,我給你露兩

手瞧瞧。”

? ? “哦,好的。對了,校長,我想借您這電話用用,給家里報個平安。”“電

話就在那角落上,你隨便打,以后別太客氣了。”他已經走進廚房正在系著圍裙

的帶子。

? ? “謝謝校長。”說完我就往家了打了電話報了個平安,老媽又是喋喋不休的

什麽好好工作啊,聽領導的話之類的,在我耳朵忍受了一小會的唠叨之后,我才

發現麗麗已經坐在沙發上了。她白嫩的小手正拿著幾張CD盤在看,見我打完了電

話,她從CD盤上收回她的美麗的眼楮,看著我,認真的問道,“李子哥,你喜歡

什麽樣的音樂?”

? ? “音樂,唔,我沒有什麽音樂細胞,不過到是挺愛聽些大自然的聲音。”

? ? “真好,那就是這個了。我也喜歡這種聲音。”她喜滋滋的把一張CD盤放入

機器里面。不一會,整個室內揚起了一種蟲鳴蟬唱的優美旋律,我仿佛置身於一

片沒有汙染的清新空氣中,腦中一陣陣的祥和,這世間的一切俗事再與我無關。

? ? 就在我沈醉在這難得的一刻樂土中,鼻子傳來絲絲的麻癢,“啊嚏!”,我

爭開眼楮只見那妮子小手摸著前鬓垂下來的幾縷秀發,兩個小指頭正在頑皮的絞

著,我裝著惡狠狠的樣子向她逼近,她卻一點不害怕,反而沖我甜甜的笑。就到

距離她呼吸可聞的地方,她沖著廚房努了一下小嘴,我渾身殺氣的樣子馬上變得

和泄氣的皮球一樣窩囊了。她又得意的笑了。

? ? 在這樣的距離,我感受著她呵氣如蘭以及陣陣處女的幽香,腦中不由得一片

的眩暈,差點要迷失自己就把她按在沙發上,讓我的雙手去感受她青春火熱的胴

體。

? ? “李子哥,喜歡嗎?”她調皮的沖我眨了一下那宛如秋波的媚眼。

? ? 我艱難的呼出一口大氣,裝作聽不懂她的雙關語。“嗯,不錯,很美的旋律,

誰作的曲?”

? ? “這是國外一個叫班得瑞的樂隊作的曲《春之聲》,我最喜歡了,我常聽著

睡覺呢!”看到我和她有共同的喜好她有點興奮。

? ? “好,以后我睡不著的話你就借我聽!”

? ? “沒問題!”

? ? 我和麗麗坐在沙發上閑聊了一會,說的盡是她童年的趣事。不一會,圍著圍

裙的校長端著幾盤精致的小菜到了飯桌上,“嗯,好香,一定要好好嘗嘗校長的

手藝。”聞到香味的我確實十指大動。

? ? “家常小菜,沒什麽好招待的,小李你別見怪就好。呵呵!”說是這麽說,

可我看校長那樣一點謙虛的意思都沒有,看來這老小子對自己的廚藝頗有自信。

? ? “麗麗到廚房櫥櫃把爸爸的酒拿來。”麗麗答應著去了,回來的時候還盛了

幾碗飯。我一看,是白酒,頭就大了,平時我從不喝白酒的,啤酒倒是可以喝上

幾支。本想和校長解釋一下,可是那牛眼大的杯已經盛滿了,沒辦法,硬著頭皮

喝幾杯吧。有了一杯就有兩杯,三杯黃湯下肚,膽子也跟著大了起來,輪到我勸

校長酒了。麗麗就那麽不停的給我們倒酒,誰的杯空就給誰倒,她把老爸也撂邊

去了,有時候還跟我一起勸酒。

? ? 席間就談些什麽風花雪月,琴棋書畫什麽的,盡是些書生的本質,雖然我也

算得上是個書生,但我並不太喜歡這些,我一直認爲自己很另類。我還了解到校

長叫蔣言澤,以前確實是市里某重點的副校,在幾年前愛人死於車禍后心情有點

壓抑,該校的升學率下降了兩個百分點,因此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借機生事,而

他也看慣了校里的明爭暗斗,自願提請調離到這來了。

? ? 我對這中年喪妻的男人生出了一種忘年交的感覺。

? ? 晚餐也隨著兩個酒瓶的倒空而結束,這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鍾了,麗麗打掃

著殘局,我扶了校長回房去休息。這老小子,剛才還吹噓自己有多能喝,現在居

然搞不過我這第一次喝白酒的毛頭小子,或許是剛才提到些傷心事吧,所以他醉

了。管他呢,反正把他搞翻的是我就行了,我心里有點得意,一種勝利的得意。

? ? 麗麗還在廚房里忙著,我則坐在沙發上休息,我頭腦也是一陣陣的眩暈。說

實在的,校長若能堅持幾杯,恐怕現在倒下去的就是我了,今天又趕了一天的路,

不行了,我也得好好休息了。

? ? 我匆匆的洗了個澡,換上一套短裝足球服,平時我就喜歡那麽穿著,本想把

換下的衣服亂扔一下,又恐第二天校長見到認爲我是個懶惰的青年,破壞了今天

他對我的良好印象,只好耐著酒勁洗掉,這時候麗麗也忙完了,她站在我身后看

著我洗衣服,她懂事的說道,“李子哥,你今天一定很累了吧?讓我給你洗吧,

你還是早點休息好,我爸說你們明天還要開會呢!”

? ? “謝謝你麗麗,不用了,你也忙活了好一陣了,該休息的是你,我洗這幾件

衣服用不了幾分鍾!”看到她懂事的一面,我用從未有過的柔情溫柔的對她說。

? ? “我還不想睡,和你再聊會吧。李子哥,你怎麽不找個女朋友啊?以后你就

不用自己洗衣服啊。”5555555 ,這妮子一語中的,一提就提到我傷心事。

? ? “他媽的老子要是有女朋友的話還會待這雞巴地方啊?”想歸想,嘴上可不

能說,我只好苦著臉道,“沒辦法,你李子哥人窮,帶人家看場電影的錢都沒有,

哪敢追女孩子啊?”

? ? “哼,我才不信呢,李子哥這麽帥,又這麽會哄人,我相信一定是有很多女

孩子追你。”

? ? “呵呵,你這傻丫頭,你還小,不懂什麽是市場經濟的需要。別多管閑事,

倒是你啊,小小年紀把書讀好,別整天看那些情情愛愛的小說太多,會教壞人的!”

? ? “你……,哼,好心沒好報……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不理你了。”被

我一陣搶白,麗麗紅著臉跺著腳走了。其實我是有點故意把她氣走,盡管她是那

樣一個可愛的小美人。一想到她才15歲我就又發了一下良心的忏悔,唉,不如把

她看作一個妹妹吧,這樣對我對她相信都是一個好結局。我苦笑著。

? ? 晾好衣服后我回到客廳里坐著,發現沙發上扔了一條毛毯,麗麗的房門卻關

上了,關得不是很嚴實,還可以看到從縫里透出的燈光,我想這時的她也許正對

著她床上那只小狗熊生氣呢。我也不理她,熄了燈躺在了沙發上,靜靜的看著天

花板,一會想起自己的往事,一會又想到自己的前程。

? ? “嗚嗚嗚……嗚嗚……!”耳邊似乎有斷斷續續的抽泣聲,好象是從麗麗的

房中傳來,我掀開毛毯走到門邊,輕輕的推開門,發現這妮子正把頭枕在曲起的

雙腿上哭泣呢。“怎麽了?麗麗!”她不理我一個勁的哭,我走到床邊坐在床沿

上,伸出一只手輕輕的撫摩著她的小腦袋。

? ? “傻孩子,什麽事哭得這麽傷心?是不是怪我剛才責備你?是我不好,我道

歉行嗎?”我無限愛憐的小聲說。

? ? 她停止了哭泣,終於抬起頭看我,先前的調皮可愛蕩然無存,只有著一種秋

后海棠般的淒美。她的兩行清淚流到尖尖的下巴,彙成了一條下墜的珠鏈,我輕

輕的用拇指偕擦著她嫩臉上的淚水,一邊柔情似水的說。“知道嗎?麗麗,你真

的很美,李子哥最喜歡你了。”

? ? 我的手輕輕的擦乾她下巴上的淚水,不自覺的我食指勾起來她的下巴,她乖

乖的閉著美目,長長的睫毛上還凝著淚珠,小小的瓊鼻有點緊張的呼吸著,櫻桃

小口似張非張,呼著一口口如蘭的香氣。看著她紅潤飽滿的嘴唇,我再也忍不住

了,慢慢的向她湊近。四唇相接,果然那種微觸電的麻癢感覺讓我和她都震抖不

已,我的舌頭叩開她的銀牙,卷起了她的丁香小舌貪婪的咄著,她的小舌分泌出

甜甜的津液讓我久久不舍班師。

? ? 我心底閃過一陣酥麻的感覺,手上忍不住也活動起來。原本撫在她背后的右

手探到了她寬松的文化衫前,隔著衣服愛撫起她那雙尚未滋潤的小花蕾。她沒有

穿乳罩,內里只是一件薄薄的褂衫,我隔著兩層衣布仍然能感覺到她的乳尖正在

逐漸的變硬,手掌托住的下半部的乳房軟如棉絮,手指觸到的部分彈力十足,這

個青春的乳房讓我愛不釋手。

? ? 在我的愛撫下,麗麗終於喘著氣,四片嘴唇的接觸才告完畢。她羞紅的臉頰

嬌豔欲滴,流露的秋波透著濃濃的愛意。我正準備揮師北上的時候,誰知早已挺

起的小弟急速的興奮,一股股能量不受控制的發泄在褲子上,我射精了。

? ? 涼涼的感覺嚇了我猛地一跳。嗯?怎麽是在客廳啊?我伸手摸了摸褲子,粘

粘的滑不溜手。原來只不過是個绮夢,幸好我身上蓋著的毛毯滑到了地上,要不

然第一天就給校長這畫幅地圖那就糗大了。

? ? 我看了看手表,淩晨兩點四十分了。麗麗也早已經睡去,校長的房間只聽著

一高一低的呼噜聲。我摸到眼鏡戴好站起身來,從背包里拿出內褲和一條干淨的

球褲走去了浴室。雖然現在頭還是有點暈暈的,不過思想卻清醒了很多,沖了個

澡我順手洗乾淨換下的褲子,不然第二天被那丫頭發現了可不好。

? ? 我站在廚房里享受了一下從廚房窗外吹進來的晚風,雖是夏夜,可這個時候

的晚風還是帶著絲絲的涼意,今夜的月亮雖不圓,卻格外的皎潔,聽著三三兩兩

的蟲鳴蛙叫,讓人覺得在這樣的夜秉燭夜遊也是件很美的事。我身上的水珠已經

蒸發完畢,我又準備美美的接著睡了,明天還得開會呢。

? ? 我借著月光走進客廳,正準備躺在沙發上的時候,卻發現剛才麗麗那虛掩的

房門被風吹開了一大半。終究是個黃花閨女,萬一第二天校長先起來看到的話不

好。我決定去掩好那扇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