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公媳夫妻第1一6章
公媳夫妻第1一6章

第一章
夜已深阑。市郊的双口镇显得十分甯静,只偶尔才听到几声狗叫声。
十字街口。那白日的繁华和喧鬧已随着夜色的深沈而消失殆盡,街口边那幢
32楼高的标志性商住楼,只剩下星星点点的不甚明亮的楼层照明灯……大多数
居室的人们已经灭灯就寝,但18楼1号那套四居室?还亮着卧室的灯,远处看,
那灯辉摇曳扑朔,宛如调皮的孩子在眨着眼睛偷窥着卧室?的动静……
那卧室?的灯光柔柔的,虽不甚明亮但很温馨,照着室内的那张大床,大床
上并排睡着三个人……睡在最?面的,是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孩,她小名叫囡囡,
长相十分的清秀,邻居们都说囡囡长大后一定像她妈妈一样俊俏迷人,可这会儿
囡囡睡的很不安稳,在睡梦中不时的叫喊着她的母亲……睡在中间的,是小女孩
囡囡的妈妈,一个芳龄才28岁名叫杜娟的漂亮女人,她的长相极像大S,那前
凸后翘的身段甚至比大S还凸凹有緻几分,她这时侧身向着女儿睡着,一边轻轻
的拍着睡得不安稳的囡囡,低唱着「摇篮曲」哄女儿快快入睡,一边正撅着不着
片缕的白嫩屁股迎纳着她身后男人的抽顶……
睡在杜娟身后的男人55岁,名叫雷鸣,是双口镇的副镇长,在镇内外很有
名气,人们都叫他「雷老大」,而他的大名却很少有人问津,他是囡囡的爷爷,
是一个既贪恋女人美色又想要顾及名声的成功男人。此刻他侧身睡在儿媳妇杜娟
身后,一只大手从儿媳妇腋下伸到她的胸前,饶有兴緻的把玩着儿媳妇那对丰满
坚挺的玉乳,另一只手搂着儿媳妇正一下一下缓慢而有力的插着她的屄屄……
另一只手搂着儿媳妇正一下一下缓慢而有力的插着她的屄屄……
「爸……您別太用劲啊……这床都在晃了……囡囡还沒……睡熟呐……」,
儿媳妇杜娟粉面含羞,轻声提醒正肏着她嫩屄的公公。
「嗯……我还沒使劲啊……这床晃沒关系……囡囡只当是在……睡摇床……」,
雷老大插得很慢,但插得很深,每一下都触到儿媳妇幽径盡头的花芯。不一会,
儿媳妇杜娟哼的「摇篮曲」就被公公抽插得跑了调,还多了许多「嗯嗯……啊啊」
的呻吟声……
由于有孙女囡囡在旁边,雷老大插得并不盡兴,但他很满足啊,老伴去世五
年了,他都沒碰过女人,沒想到现在一碰就是儿媳妇的嫩屄……雷老大一想到自
己这条老牛现在拴到了儿媳妇这蔸嫩草上,他就乐得合不拢嘴,他就觉得很兴奋
……顷刻间,他的思绪就随着无比的兴奋波涌而出,三个月前他第一次插儿媳妇
杜娟嫩屄的那一幕,又历历在目的浮现在他的脑海?……
第二章
那是一个周末的夜晚,小囡囡照例随保姆去她家玩并睡在保姆家?,儿媳妇
杜娟收拾打扮停当又去参加「同学会」。雷老大一个人在家喝了不少的酒,已经
有了八、九分醉意,见儿媳妇快到深夜12点了还沒回来,他就越想越生气:
「太不象话了!老公才几个月沒回来,就这麽寂寞难耐了?我以前还觉得她挺纯
挺乖的。沒想到她竟是个骚女人……」,雷老大在心?不住的责骂着儿媳妇,喝
得有些高了的他的表情貌似有些发神经:一会儿呆坐着摇头吁叹,一会儿又眉飞
色舞的笑几声,一会儿又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客厅?焦急的踱来踱去、走个不停
……
这三个月来的这段时间?,一向安稳在家儿过日子的儿媳妇杜娟不知怎的对
「同学会」有了极大的兴趣,几乎是每次「同学会」都要参加,而且很少化妆的
她总要细细的收拾打扮一番才出门,好像是去与情人幽会似的……更使雷老大不
能容忍的,是「同学会」前儿媳妇杜娟的电话不断,接电话时儿媳妇杜娟总是神
神秘秘的,偶尔他还隐隐约约听到儿媳妇杜娟这麽悄悄的说几句:「又……会呀?
……我……不想去,在一起……沒好事……我怕你们……又整我……」,「你们
就爱……整我一个……我……遭不住……」看儿媳妇的表情就知道对方肯定是男
的,听到这些话雷老大能不生气、能不猜疑?……男的和女的在一起准沒好事…
…儿媳妇的话已经很明白了……男人就爱「整」女人什麽?不言而喻,当然是就
爱「整」女人的屄屄!还几个整一个呢,他妈的,玩群P?!
前几次儿媳妇杜娟「同学会」回来时间都很晚,还一身的酒气,走路都东倒
西歪的。雷老大有时喝酒儿媳妇喜欢陪他喝几盅,因此他知道儿媳妇很有酒量…
…这有酒量的儿媳妇回来路都走不稳……他妈的,是真的「醉」得走不稳路了,
还是被小狼崽们「整」得走不稳路了?……一想到「醉」和「整」,雷老大在气
愤中就有种莫名的兴奋……雷老大喜欢喝酒,他更喜欢八、九分醉后与女人做爱
的感觉,他老婆曾说他醉后的鸡巴好烫好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他妈的,酒
能乱男人的性,同样也能乱女人的性啊……瞧,儿媳妇这脸儿红的,发髻乱的,
回到家浑身就沒半点力的样子,……难道儿媳妇真的是在外面醉生梦死的寻求刺
激?醉酒后就让小狼崽们整她的屄屄?!……
雷老大的心好乱啊,他又是愤恨,他又是猜忌,又还有几分的期盼,期盼儿
媳妇真的是空房难耐,给他以可乘之机……因此他口?虽然责骂着儿媳妇不守妇
道,但他心?却是酸酸的……他常常在心?大声呐喊:「与其让外面那些小狼崽
搞我漂亮的儿媳妇,不如老子上了她!」……他还爲自己上儿媳妇找来好多的理
由,公公烧儿媳妇的火,是烧旺门香火,自古有之。可是想归想,他还是有很大
的顾忌,他终究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他总不能不顾一切后果,一头钻进温
柔乡,死在儿媳妇那?面去……
爲此事,雷老大痛苦的挣扎了好几个月,每次儿媳妇醉酒归来,他上去扶着
儿媳妇的娇躯,胸膛被儿媳妇丰满而坚挺的玉乳紧贴着,他就会心猿意马,蠢蠢
欲动的。鸡巴胀得好难受啊,他真想就把儿媳妇按在床上剥光她身上的纱缕,狠
狠蹂躏儿媳妇那虽未谋面但只要想想就会令他兴奋不已的芳草地!……但每次他
都是犹犹豫豫的不敢将儿媳妇「就地正法」,虽然借着搀扶的机会,他捏了好几
回儿媳妇的咪咪,也隔着小裤裤摸了几回儿媳妇的下体,但他还是不敢来真的…
…他不是不想烧儿媳妇的火,他是怕半世英名毁于一旦……他妈的,这太折磨人
呐!这种「吊着腊肉吃光饭」,「身边鲜花不能采」的滋味,真他妈不是男人能
受的!……当雷老大扶着醉意朦胧的儿媳妇睡下,并最终离开儿媳妇那散发着女
人体香的诱人身体时,他好几次都听到了儿媳妇杜娟在轻轻的叹息……
「今晚上,我可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骚女人了,老虎不发威,她还以爲是病
猫……」
那一夜,雷老大一边在心?胡乱的想着,一边踱到窗口看了外面几十次,时
锺指向凌晨1点,才看到十字街口停下了一辆出租车,先是下来两个小狼崽,接
着,他们扶下了杜娟……杜娟还很要强呐,她摔开两个小狼崽的搀扶,一边向他
们说着什麽,一边向商住楼走来,看她走路东偏西倒的样子,肯定又是大醉了一
回!
「怎麽又喝这麽多……连锁眼都找不到……等等……我来给你开门!……」
听到钥匙在门上戳弄了好一会,始终沒插进锁眼?去,雷老大在屋?对儿媳
妇吼着,就走到门前爲儿媳妇打开了大门。门一开,儿媳妇就是一个趔趄,一下
串了进来,并一头栽进了公公的怀?……雷老大连忙用手紧紧扶住儿媳妇,儿媳
妇那软软的身子像沒骨似的,女人特有的体香和满身的酒气混合着,刺激着雷老
大有些脆弱的理智但又有些狂乱野性的神经……雷老大正怀抱软玉幽香欲上抚玉
乳下探芳泽的时候,儿媳妇突然「啊」了一声,把手?的坤包递给了公公,接着
就手捂小嘴向卫生间跑去……
雷老大拿着儿媳妇的坤包觉得胀鼓鼓的,他一时好奇拉开了拉链,原来?面
有用手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竟是儿媳妇的内裤,还湿漉漉的!「他妈的,
连内裤都整得这麽湿了,真是个骚女人啊……淫荡!……下贱!……欠操!……
看老子……今天怎麽收拾你!……」
看着儿媳妇湿漉漉的内裤,雷老大不由得愤从心中生,恨由胆边起,他愤恨
漂亮的儿媳妇甯愿在外面去买醉被小狼崽们操,也沒想到过在家?慰籍慰籍对她
「疼爱有加」的公公!……雷老大在心?对儿媳妇喊着:「我虽是你的公公,可
我首先是个男人,你就不能暂时不考虑他妈的什麽辈份,在家?我们互补所需?」
……看着儿媳妇湿漉漉的内裤,雷老大貌似就看到了儿媳妇光光的下体,看到了
出租车上小狼崽摸搞着儿媳妇的骚屄,还看到「同学会」上大玩群P的淫靡……
霎那间,雷老大雄起了,他什麽都不顾了……几步就沖到卫生间外,一推门,门
沒栓,他就毫不犹豫地沖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