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美熟女網友
我的美熟女網友

大三的時候,我開始上網,曾經對成人網站挺好奇,後來,覺得沒勁了,就迷上了聊天,一開始男的女的我全聊,後來,我的QQ裡就全是女人了,我甚至還見過一個網友,是個小女孩,大概二十歲吧,長得很苗條、清純,可我覺得沒勁,請她喝了點東西,什麼都沒做,就送她回家了,她倒對我還挺戀戀不捨的,老問我下一次怎麼見面,我告訴她,沒有下一次了,你得回家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不要一天到晚在網上呆著,然後,很灑脫地走了,留下她一個人挺崇敬地看著我的背影。



說實話,我倒不是個聖人,可我比小的女孩子我不感興趣,我只喜歡成熟的女人,特別是豐滿又有風韻的成熟女人,不知何時起就讓我深深迷戀,所以儘管英俊瀟灑、多才多藝,不乏愛慕我的女孩,可我就是覺得她們缺少了歲月流過眼梢的留下的那種風情,這才是我心中真正的女人的美!



就這樣畢業,工作,在上海這個中國大陸最現代化的都市,外企的鍛鍊使我事業上漸入佳境,可我更是一個懂得享受生活的男人,人生苦短,不能浪費這美好的青春啊。可我就是碰不到讓我憐香相惜的那塊玉。朋友很熱心的幫我介紹他們覺得很漂亮的MM,可我總是剛見面就搖頭,——我只喜歡成熟的女人,我十分的迷戀於那種成熟的風韻!



可年輕的身體蓬勃地分泌著雄性荷爾蒙,讓我無法安靜,只有靠多多運動來消耗過剩的精力。



一天,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網上碰到一個叫梅的女人,就像普通朋友一樣聊了好幾個星期,我發現她也常來上網,我想,她也應該是個寂寞的女人才對。



幾個星期之後,漸漸熟了,已經讓我認做梅姐的這個女人開始迷戀上我了,也許是我很多才,也幽默、優雅、會說話吧,我們越談越覺得親密。



時間一久,我也就知道了,梅姐在杭州,總歸離上海也很近。她還告訴我,她已經39歲了,老公在國外,和一個正在讀小學五年級的兒子住在一起,她經營著一份不小的家當,難怪她總是喜歡聽我對很多商業問題所做的深刻分析,原來我不知不覺在做顧問啊。



在私底下,我不止一次想像過梅姐的樣子,她應該是那種成熟、嫵媚、甚到是有點風騷的樣子吧?就像大多數的成熟女人一樣。我倒不急於去見她,因為我的工作也挺忙,除了晚上,就沒時間了,跟本不可能跑去見她。



就這然,過了幾個月,有幾次,她甚至有點想要見一見我,她老說,很想知道我長什麼樣子,我就告訴她,我長得和梁朝偉一個樣,帥!她就笑,說,不信,你準是長得像伍佰吧!我說,有機會,一定讓你見識一下俺的風采,迷死你。結果在冬天的時候,我因為公司的事和同事去梅姐所在的城市,那時,我坐在小車上,覺得有些微微的激動,但我一直壓抑著漫漫品味著這種激動。等到了杭州,天都快黑了,我找賓館住了下來,吃過飯,同事說要去唱卡拉OK,我就推說要去見一個親戚,沒有同去,等同事一走,我就拿手機撥通梅姐的電話,告訴她,你不是想見一見梁朝偉嗎?現在我來了,你來見吧,免費的!梅姐在電話裡咯咯地笑,自從她把電話號碼告訴我之後,我就常打電話和她開玩笑,她顯然是不相信,因為我沒有說過我要來,我說了好幾次,她才想信,聲音有些不安,半天才說了一句,「行,我來接你,不過,你到時候可別失望呀,你得有心理準備呀!你準備見到一個老太婆吧!」我說,成熟的女人就是完全盛開的花朵。



二十分鐘後,梅姐來了,一見面,我放下心來,雖然,梅姐的臉上是有了一點歲月的痕跡,可看上去她保養得還不錯,皮膚白嫩,看上去很精神,有一點嫵媚的樣子,當然,她的長相一般,並不漂亮,但是那種成熟的女人味是十足的,也很豐滿。



見我在看她,梅姐有些不好意思了,說,想不到你這麼年青,和你平時說話的口氣還真不符合。我就說,毛主席他老人家說過了,醜媳婦總要見公婆嘛!梅姐又咯咯地笑了,說,這是他老人家說的嗎?你真有趣。然後,她看著我,很慎重地問我,你是不是很失望?沒有,我說,梅姐,你挺漂亮的,比我想像中可還要漂亮多了,你的眼睛很漂亮,裡面儘是風情。她放心地笑了,做了個想要打我的手式,小兄弟,敢調戲大姐呀!



然後,我們就出了賓館,我想請她去吃點東西,她不肯,說,女人到了這個年齡,不能亂吃東西,否則要減肥了,我說,你不肥,你豐滿。梅姐咯咯地笑著在我身上輕打了一下,貧嘴,怪不得你找不到女朋友。



我們在街頭逛了一下,天已完全黑了,冬天的夜晚,頗有些寒意,我突然覺得有些蕭條,我問梅姐,咱們得找個地方聊聊呀,不可能就在街上逛吧,冷了,別凍壞你了!然後,我真誠地說,我會心痛的!你少肉麻了,梅姐笑得花枝召展,我覺得她也挺好看的。



走,到我家裡去坐坐吧,你是客人,可不能真凍壞你了,再說,讓熟人看見了也不好!



別人會以為我這個老太婆勾誘你這個大男孩!梅姐開了個玩笑,我們就向她家走去,一路上我們有說有笑,誰也看不出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她家挺近的,走了十分鐘就到了,一進門,我見家裡沒其它人,就問梅姐,你不是還有個兒子嘛,咋不在家呀?上晚自習去了,梅姐說著,給我倒茶,就坐在我對面,不然怎麼,一進門,剛才那種親熱的氣氛好像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我們倆對坐著,竟不知該怎麼開口了。梅姐家裝修得還不錯,我注意到這間女性的臥室尤其很漂亮,與客廳的奢華相比,它的整齊顯得寶貴而重要。一套木紋的矮組合,兩把小巧的雕花墊椅,軟床上鋪著粉紅色的床單,一切都井然有序並且線條流暢。看得出這是個有品味的女人,雖然沒有賓館的富麗堂皇,可有一種家的溫暖,讓我覺得很舒服。可一時間,我倒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有話沒話地找了些話來說,這時我才覺得我的口才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好,梅姐只是不時地應合我幾句,大部份時間就是坐著看我說,讓我很沒趣,我想可能我不該來,大家在網上做個好朋友就算了吧,何必非要見面呢?於是,我站起來,想要走了,梅姐看了我一眼,說,怎麼,想走了?你今天是不是很失望,沒有想到我這麼老了吧?我看見梅姐的眼裡的些憂鬱,忙說,不,你挺有女人味,而且,你不老,你是真正的女人,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梅姐笑了,說,你想做什麼呀?在網上你不是挺歷害的嗎?怎麼現在像個膽小鬼了?



看見梅姐臉上的笑意,那裡有一種誘惑的味道,我一下衝了上去,死死地抱住她,她一下就軟在我懷裡了,我們就這樣抱著,我的雙手在她身上亂摸亂捏,說實話,梅姐不胖,可是豐滿,身上很有肉感,特別胸前那對肉彈抵在我胸前,真的好舒服。



我把手伸向梅姐的屁股時,梅姐伸手摸滅了燈,說,你快一點吧,我下面癢死了。



我抱起梅姐就放到沙發上,然後,我去吻她的嘴,她開張嘴來,把舌頭伸進了我嘴裡,這一吻可真是銷魂呀!我邊咂著梅姐的舌頭,邊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裡去,撫摸著她那對豐滿肥大的乳房,好溫暖,軟綿綿的,很有手感,沒幾下,她的乳頭就硬了,向上翹著,我鬆開嘴,笑著問梅姐,你的這兩粒小豆豆怎麼變硬了呀?梅姐白了我一眼,說,都怪你。



我笑了笑,就去掀她的衣服,雖然,沒有燈,我還是看見了她那雪白的小肚子,微微有些隆起了,畢竟是快四十歲的中年婦女了,而且在我看來,這樣也很性感,挺可愛。我在她肚子上親了幾口,梅姐的身體抖了幾下,說,真要命了。



窗外馬路上的汽車聲不斷傳來,房間裡挺安靜,我飛快地脫下梅姐的肉色連褲襪和特意為我穿的半透明的窄小內褲,梅姐還有些不意思地夾緊大腿,當然,我一分就分開了,然後,我看見了一團漆黑的體毛,我拿手一摸,還挺扎手的,這過程中,梅姐的身體一直在抖,好像我已經在幹她了一樣。真的是如狼似虎呀,那是我第一次領教到中年婦女的歷害,覺得她們真的是不太好對付呀。



我把頭湊過去,嗅到了一股迷人的味道,梅姐就已經伸手按住了我的頭,向她那裡按,我知道她的意思,就蹲在地上,用手分開她那兩片已經潮濕了的陰唇,感覺好柔軟,又濕又滑,然後,我伸出舌頭,開始去舔。梅姐倒很舒服,閉著眼躺在沙發上,嘴裡哼哼著,兩腿狠狠地夾住了我的頭,怕我中途撤軍。



說句實話,我覺得梅姐全身上下就誘人的就是她那對又白又圓的大屁了,摸在手裡彈性十足,特別誘人,我都忍不住想親上兩口了。事後,我估計,梅姐的屁股,那晚上都快讓我摸脫了一層皮。後來,我常打電話給梅姐,對她說,我又想你的大屁股了!她就咯咯地笑,說,那你就快來親呀!



那晚上,梅姐讓我親得騷水橫流,反正,她的屁股上就流了一屁股,又濕又滑,我想不到,一個中年婦女都還這麼資源豐富。後來,梅姐就拉著我的手,說,夠了,夠了,你快一點吧,我兒子快回來了。



我就爬了上去,騎在她身上,那時我的那玩意已經脹得快爆了,我幾乎是使命地就捅了進去,梅姐叫了一聲,很快就沒聲了,咬著嘴唇,儘量不發出聲響來,忍受著我的抽送,梅姐的肉洞裡挺溫暖的,可能是生過孩子和性生活過得太多的原因,有一點大,不過,還好,我的那玩意,挺粗,插在裡面一抽一送,也挺有感覺的。



過不了多久,梅姐又開始哼哼了,聽在耳裡,挺誘人的,我拿手一摸她的大屁股,上同又流了一灘水,又濕又滑。我的技巧已經很高超了,什麼左三右四、九淺一深、48式體位、前戲的100種妙招……更多精彩內容當面講給你聽。



快九點鐘的時候,我們終於完事了,也不知梅姐高潮了多少次。梅姐說她老公從來都沒有讓她這麼快樂過,我安慰她,下次我再來,或都她上我那兒去,一定要好好地幹干革命工作,一直幹到天亮,梅姐聽話地點點頭,然後,我們打開燈,又抱著親了一陣,這過程中我又差點讓梅姐惹得火起,我看了看表,估計她兒子快回來了,只好起身告辭走了,梅姐送我到門口,有些不捨,我又摟著她親了兩口,才離開,出門的時候,我想,女人真可怕呀,有些時候比男人膽還大。



第二天,我就離開了,沒有顧得著見去梅姐,我打了個電話,梅姐有些不太高興,說她感冒了,都怪我,然後問我晚上還要去嗎?我把兒子送到他外婆家去了,她說。我告訴她,我得和領導回去了,來不了,她沈默了一下,很使失落。後來的半年裡,我和梅姐度過了無數消魂的春宵,週末我們在一起,白天遊泳、打網球、陪她美容,晚上……可後來梅姐移民去了加拿大,我們不得不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