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权欲诱惑
权欲诱惑

权欲诱惑
正文 第一章乡下小子进城——转向 壹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海滨市。
晨曦吐露光明,宣告新的一天的到来。

直到日上窗棂,龙大海才迷迷煳煳睁开双眼。
“老三,给我打饭了?”话刚出口,龙大海才想起老三早他妈的走了,回西南某个山沟里建设乡村公路去了。
深深叹息一声,拿起毛都没剩几根的牙刷,狠狠地从已经紧贴在一起的牙膏管中挤出一点牙膏来,龙大海摇摇晃晃地去水房洗刷。
今天是离校的最后一天。再不走,管理宿舍的李大姐又要来唠叨了。这位大姐一向脾气暴躁,兼且下手狠毒,很擅长猴子摘桃,撩阴脚一类的招式,让男生们闻声丧胆。龙大海虽然没被李大姐修理过,但那明显是欲求不满的唠叨还是让人受不了。
龙大海听了四年的唠叨,实在不想再听了。听到楼道中传来的咆哮声,他急忙拿起用了四年的铺盖,将一大编织袋的书仔细扎好,恋恋不舍地走出房间。这里,是他学生生涯的终点,也是人生一个新的起点。
4 r$ E5 u( V: Z& _
想了想,龙大海有走回屋子。拿起一把锥子,在墙上刻下了“老子在此一游,四年方才自由”的话语。看看已经有些摇晃的桌子,轻轻一拽,几个桌子腿就掉了下来。将桌子腿重新放好,让别人看不出来,准备送给新生一个难忘的教训。
楼外,李大姐掐着粗大的腰,高声大叫:“你们这些犊子,一直念叨着要毕业。现在毕业了,你们却赖着不走。还不快滚!赖在老娘这里等死啊!”
毕业了,学生们吃完散伙饭,大多如飞而去,毫无留恋的心情。对学校有“感情”,赖着不走的,多半是留在海滨市找工作,又不愿意花钱住旅馆的学生

李大姐见学生们不理自己的嚎叫,恼羞成怒,拎着扫帚冲进宿舍楼,就要大开杀戒。龙大海正拎着包往外走,火星撞地球,两人正好撞于一处。李大姐“哎呦”一声,飞出几米开外,摔倒在地上,捂着腰,疼得直哼哼。

李大姐破口大骂:“姓龙的小兔崽子,本来以为你是个老实人,没想到啊没想到。四年来大姐没打过你,没骂过你。临毕业了你来了这一出,真不是个东西。”
刚才这一撞,龙大海不但没收力,反而使出全身的力气。这一撞,把几年来整个宿舍楼男生对李大姐的怨念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李大姐做了多年管理学生工作,自然能看出来。
龙大海笑着说:“李大姐,我拿着东西,收不住脚,没办法。再说了,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老追求年轻人干什么?没事老霸王硬上弓。逼奸不遂,就拳打脚踢的,有意思吗?您都更年期了,哪来这么大的性啊?”
李大姐一口气没过来,气的晕了过去。
龙大海说的事情,是整个学校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李大姐的男人是船员。一年回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李大姐正是虎狼年纪,哪里守得住寂寞。据闻,其曾凭借半老徐娘的姿色,每年都搞一个半个刚上大学的情窦初开的小男生。因为没有证据,大家也就没事瞎说。龙大海是第一个在李大姐面前说出这种话的人。这个杀伤力太大了,当时就把人给杀晕过去了。
门岗大爷忙把李大姐弄醒,扶进值班室,让她躺到床上。大爷抚摸着李大姐丰腴的躯体,多年枯死的心不由一颤。看着龙大海的背影,大爷感慨地说:“这小子,四年来老老实实的。临毕业了,才露出真面目来。”
李大姐一把拍开门岗大爷使坏的手,骂道:“老不正经的东西,敢吃老娘的豆腐。那小混蛋这是知道学校管不着他了,就露出真正嘴脸来。难为他忍了四年,还真有耐性。哎呦,腰好像扭了。哎,你干嘛呢?”
门岗大爷笑着说:“我帮你按摩呢。”
“啊”门岗大爷勐然蹲下,捂住下体,惨叫不已。李大姐拍拍身上的泥土,鄙视地说:“老东西,这么老了下边还不老实。老娘的猴子摘桃可不是谁都能享受的。偷着乐吧。”
门岗大爷愤怒地看着李大姐的背影,叹息一声:“我人老可心不老啊。你老老牛吃嫩草,也吃吃我这老草啊!”
龙大海是海滨市理工大学建筑系的一名普通大学生。学的是道桥工程专业。他还辅修了道路设计专业。当然,那纯粹是听从学长的指点,为了毕业后容易找到工作。
龙大海的家乡异常偏僻,在中国地图的北方可以看到——漠河。对家乡,龙大海过目不忘的记忆中并没有太多深刻的印象。这不奇怪。龙大海的童年、青年都是在极端贫困中度过的。若非哥哥龙大地在外面厮混,偶尔搞到些钱,龙大海也念不完这四年大学。 "
潜意识中,龙大海迫切需要忘记曾经的贫穷。把曾经的困苦记忆忘掉,是自我心理催眠的结果。
龙大海一直痛恨哥哥不争气,不走正道,给家里丢脸,给自己丢脸。但在内心最深处,龙大海对哥哥还是有一丝感激存在的。要是没有哥哥的接济,龙大海将念不了大学。或者必须在大学中接受救济,忍受同学怜悯中带有歧视的眼神

家中纵然贫困,但龙大海每月500块的生活费从来没少过。这也使得龙大海四年大学生活过得很惬意,并没有象别的贫困同学那样,失去太多的自尊,承受太多的歧视。 !

四年间,唯一让龙大海不喜欢的事情,就是哥哥来学校看望他。龙大海不愿让人知道自己有个不务正业的哥哥。面对龙大海的冷漠,哥哥并没有发火,只叹息一声:“老二,你很好。哥哥这辈子就这样了。日后家里就*你争光了。”哥哥走了,再也没有来看过弟弟。龙大海心中有些后悔,却很快就抛到脑后去了。
龙大海学习成绩很优秀,每年都拿奖学金;体育很好,时常拿校级比赛冠军;和老师关系也不错,是学生会的干部,在学校也算是小有名气。
大学四年中,龙大海一直谨守本分,很少和人发生争执,即使有人挑衅,他也一笑置之。这样做的目的,为的就是得到留校的机会,或者能被学校推荐到海滨市的一个单位。同学们并不知道这个表面和善的家伙有一颗野性的心。楼长李大姐最后发现了,却不能改变什么。因为龙大海已经成为了海滨市户籍档案中的一员了。
毕业时,但凡家里有门路的学生,都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象龙大海这样无门无路无金钱的人,就只好听天由命,等待有合适的单位前来要人,依*自己的成绩和表现赢得用人单位的青睐。
等了半年,来了一批有一批的单位,却让和龙大海一样期待奇迹发生的学生们大失所望。几大国家级建筑部门前来要人的消息传出时,人员早已经定好了。其他来的单位,更是让他们绝望
来理工大学要人的,本来应该是对口单位。可发函前来要人的,却有很多工商、税务、金融、政府部门。与对口单位要人不同的是,这些函件上都是点名要某位学生的。

龙大海听说这事,感觉莫名其妙。这学建筑的就应该去建筑部门工作。去了别的单位,这四年不是白学了。辅导员说:“他们来这里念书,不过是图一张高等教育文凭罢了。学什么,对这些人并不重要。因为他们的人生早就被家里安排好了。这还是中层官员的子女,如果是高层官员的子女,那早早便安排好了对口学校,只等毕业就分配到合适的部门。眼光更高的,就将孩子送到国外,镀层金子再回国发展。只有你这样的普通人,才会真正的学以致用。才会去那些没人去的单位。”
龙大海眼睛一亮:“老师,真有这样的单位?只要能留在城市,哪个单位我都去。”
辅导员哈哈笑着说:“你小子命硬,运气好。海滨市城建局一向不招收我们学校的学生。今年不知怎么脑子发热,竟然要招几个人。本来咱们学校是不想给的。后来想起你们这些外地的学生,就答应了。”

龙大海险些跳了起来。一生的梦想,多年的忍耐,家人的期待,都成为了现实。他终于改变了自己户口的属性,成为非农业人口了。

如果按正常分配的话,龙大海应该回漠河去,由当地政府安排。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在漠河当地的市政部门或建筑公司工作,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
一件偶然的事情,改变了龙大海的人生轨迹。
海滨市城市建设管理局是事业单位。在海滨市里,城建局虽比不上工商、税务等部门热门,毕竟属于国家机关、事业单位范畴,也吸引这不少求职者的目光。`

城建局每年新分配来的大学生中,关系户占了七到八成。来的人大半专业不对口,干干文秘、办公室一类的工作还行,却难以胜任一些技术性较强的工作。而且这些关系户依仗关系,对工作还挑挑拣拣。在机关工作还行。一去工地风吹日晒的,就叫苦连天,避之不迭。他们的表现让城建局所属的各个单位叫苦不迭。
城建局下属有技工学校,可以补充一部分专业人员进来。可技工学校不过是高中编制,不能完全满足高级技术人员短缺的要求。随着老职工退休,再不增添新鲜血液,城建局便将后继无人了。
最为明显的例子是:去年在投标省城林荫大道时,海滨市市政设施处的资质竟然不够。不是设备、资本方面不达标,而是专业技术人员数量不足。虽然市政设施处到处借专业人员资格证书,把事情煳弄过去了,这件事情却给城建局领导层敲响了警钟。局长李大伟、设施处处长禹岚风意见出奇一致:每年向理工大学要几个专业对口的大学生,充实到基层去。补充一下技术力量。种种缘由集中一处,龙大海就幸运地能成为海滨市城建局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