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特种兵学校密事】(13)【作者:dingxiaolian99】
【特种兵学校密事】(13)【作者:dingxiaolian99】
字数:5万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第一节

  ……在学校的另一角的地下刑讯室里,陈洁正等着两个学生的到来。她从监控里确认赵武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赶紧跑到刑讯室中间,两腿分开,把两只脚伸进脚镣,锁好。自己把塞口球戴上,用眼罩把眼睛蒙上,犹豫了一下,还是用耳塞把耳道堵上,双手伸到上方吊着的手铐里。手铐自动铐牢。没有别人的帮助是没有可能打开的。

  这是陈洁诱惑男人的一个方法。这几年她曾经无数次的把自己置于完全无助的状态。看不见,听不见,不能逃避,也无法叫喊,只能通过感觉去体会一个或者一群男人的疯狂。

  有几次被人故意放鸽子,一整天一整夜都没有人来。有时候,来人只是猥亵她一会儿,就解除了她的束缚,更多的时候等来的是男人的欺凌虐待和剧烈的痛苦,甚至是被残虐到死亡边缘的考验。唯一确定的是,她美丽的身体和无助的状态能够吸引每一个男人,让他们得到欲望的满足和性快感。

  这是今天她给陈桐最好的两个学生准备的福利。她隐隐约约听见开门的声音,小声的讨论,刑讯室门被关上的震动。接着六只大手伸进衣服,在她的身上一通乱摸,有四只手在争夺她的两个乳头。接着乳头被捏扁,阴道也被手指占据。
  陈洁呜呜的呻吟着,担心没有教官在场,这几个学生说不定会忍不住要伤害她的身体,这样她就没办法跟他们说正事了。

  三个男生扯开了她的衣服,扣子崩掉在地上。有人托住她的乳房,陈洁配合的挺起胸部。两个乳房根部分别被人用麻绳紧紧的缠绕起来,乳房鼓出来成一个圆球形。过了一会儿,有锋利的东西在自己的乳房上划来划去。

  陈洁想到最近学生们讨论最热烈的乳房极刑,心理暗暗担心担心他们会忍不住下手。不过好在乳房上的嫩肉并没有被割破。陈洁正在胡思乱想。乳头被两个铁夹子夹住,使劲往前扯。陈洁不得不把胸部挺到极限,心里再次想到如果是这个姿势被割掉乳房会是什么样子。幻想着自己失去曲线的胸部和周围的男人们兴奋欢呼的样子,陈洁自己都能感觉到淫水从顺着大腿根往下流。

  很快裤子也被人扒了下来。两腿之间被几只大手摸来摸去。陈洁的脸会不自觉的热起来。其实她很享受这种感觉。做女人还是挺好的,她又想起前几天听到张瑛和陈桐讨论剜掉女孩子阴部的可能性。张瑛是陈桐一手培养起来的性奴,只要能让陈桐为了陈桐高兴,什么话题都愿意讨论。只要能让陈桐兴奋,什么样的酷刑都愿意尝试。

  可是剜阴这样的阴部极刑,就连做为队长的陈洁自己都不敢细想。当然如果何威和陈桐非得要玩,她倒也不可能坚决抗拒。可是她也不会像张瑛那样主动用这样的酷刑挑逗他们。

  「我快要适应不了这里的残暴了。陈桐何威早已不是当年吃刺穿一个女孩子乳头都会紧张的得发抖的大男孩,我还是回美国去吧!」,想到美国,陈洁又想到了理查德,也想到曾经研究过的几个性摧残案件。「如果真要深入研究性犯罪心理,极端的施虐狂就是喜欢破坏女性的身体,剜阴这样的手段也不乏先例。」
  陈洁想过一旦张瑛受到这个酷刑,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她的录像资料。「不过也许我应该亲自体验一下更好……」在陈洁的幻想里,她正穿着网球T恤短裙的网球运动员套装,拿着笔记本面对面的记录理查德关于剜阴想法。下一个画面里,她已经答应让理查德在她身上享受割乳剜阴的极致体验,理查德的脸上和肌肉线条里都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欣喜和冲动。再下一个画面,胸部和下体都空荡荡的自己绝望的躺在地上,心满意足的理查德鄙夷的看着地上没用的女体,狠狠的踢上两脚,扬长而去。

  正在无边无际的乱想,下体一阵刺疼,外阴唇也被铁夹子夹住。陈洁深吸了一口气,忍着疼痛没有大声叫出来。腰部也不得不往前挺起。身体像后弯成了一张弓形。

  又被抚弄了一阵,她的口塞终于被拿掉。陈洁长长的吸了几口气,接着耳塞也被人摘掉。

  赵武说:「陈助教,不摘掉眼罩没问题吧。」

  「没问题!赵武,李冰还有李文军,欢迎你来参加讨论。」

  「啊!我都我都没说话,你就知道来了。」

  陈洁勉强笑道:「你拉扯女孩子乳头的手法,我能感觉得到……啊!」她的乳头又被重重的拉了一把。刚才一边被男人抚弄,一边自由的畅想,是她最惬意的时刻,现在不得不面对现实,陈洁心理叹了一口气。

  李冰说:「陈助教,我们这次玩你能玩到什么程度?」

  「我现在是个教具,你们能玩到什么程度,只有教官能决定。教官不在,你们也可以自己决定。最多是学校损失一个教具,你们三个毕不了业而已。」陈洁露出享受的笑容,好像一点都不害怕。

  李冰有一脸严肃的说:「你可别以为是开玩笑,我可是真敢下手的哦!」
  陈洁也点点头说:「李惠助教已经领教了你的厉害了,大家都夸你是好样的呢。希望你以后对付真正的坏人的时候,也不要手软。」陈洁又补充说:「尤其是漂亮的女囚犯。」

  李冰反而不好意思的说:「那……那天确实有点太激动,太过分了。」
  陈洁说:「李助教都觉得你挺勇敢呢,我们这些女体教具不是是拿给你们练胆量练技巧的么。再有几次这样的练习,你肯定能变成一个拷问高手。」

  「可惜机会不多啊!」李文军又狠狠的捏了几下陈洁的乳房。

  「是啊,陈主任也想招募到更多的女体教具,让你们玩个够。可现实就这么几个。不过毕业实习的时候,还是要尽量让你们有机会尝试一下各种妇刑,你们可不要浪费机会噢!」

  赵武说:「我听说我们这届毕业实习,学校方面定下来,让你来做我们的拷打对象,是吗?」

  陈洁点点头,「百分之九十五吧。我不像李惠那么娇小可人,也不像张瑛那样新鲜娇嫩,不如郭小茹那样前凸后翘,也不像韩雪那样冰清玉洁。不过我身体素质好,耐力也好,希望到时候你们能够满意呢!」

  赵武也把大手伸向陈洁的胸部,使劲抓住她的柔软的乳肉说道:「要说耐力好嘛,我听说韩助教被割掉了双乳啊,那才是性酷刑的极限吧!」

  陈洁犹豫了一秒钟,还是坚定的说:「陈主任已经决定在毕业实习时候,不给你们设定任何限制。所以你们如果真的想体会一下极限性酷刑,又有足够的勇气,是可以割掉我的乳房的哦。」停了一秒钟,陈洁继续说:「」我也会尽量忍耐,让你们玩个够。「

  「真的吗?」三个人的手都加重了力量。赵武接着说:「怪不得我听说张海已经提交了一个毕业实习中虐杀女体教具的计划。」

  陈洁说:「所以陈主任希望你们也能提交一个毕业实习计划,一定要比张海的更好。」

  李文军说:「是因为张海追求过张瑛,所以陈主任不喜欢她吧!」

  陈洁笑道:「那倒不是,不管在学生时代发生过什么。张瑛现在也只是个女体教具而已,不管是你们,或者是张海,还是其他同学,只要有合理的理由,陈主任是不会阻止你们用张助教做实验的。」

  李文军说:「倒也是,期中的课程实习,张瑛倒是实实在在的让我们过了一把虐待女孩子的瘾!」

  陈洁说:「是啊,张瑛曾经是你们的同学又是校花,陈主任知道你们都曾经意淫过她。所以特地安排那个课程实践项目,让你们都释放一下性幻想。」
  赵武说:「我也看出来了,那次张海下手特别狠,张助教给他口交的时间也比别人长。故意让他有机会多占点便宜。不过张海最近是变得怪怪的,和董副校长他们走得很近,陈主任真是白对他那么照顾了。」

  「所以你们的毕业实习方案一定要比张海的更好。」陈洁重复了一遍。「你还挺注意细节的啊!」

  「我是副班长嘛,当然要照顾所有同学的情况。话说回来张海的方案已经很好了。他计划着虐杀女体教具哦!既然可以虐杀,我们自然是想干什么干什么咯。你是不是害怕了。」

  陈洁强作镇定的说:「当然害怕了!……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知道你们学习了这么长时间的审讯和拷问,也该体会一下极限的虐待方式,这对你们以后的实际工作也有帮助的。」

  李文军笑着说:「这样的环境和教学方式,我们想不变态也难。李冰烙了李惠的阴道,大家都羡慕得不得了呢。陈助教要是真的做了毕业实习的教具,可就惨了,大家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啊!」

  陈洁也忍不住心跳加速,脚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所以我这次才特别害怕嘛!光是想想妇刑实践教科书上最后一章的内容都会发抖。这次怕是我身上的性器官都保不住了。」

  「陈助教是不是想让我们到时候想办法控制住大家的情绪,不至于太残忍,超过一定的极限?」赵武问到。

  陈洁心中暗暗的点头,不过嘴上可不能这么说。「也不是,我可不能扫了你们的兴。这次虐待肯定是没有限制的,你们想玩得多狠都行。我既然做了女体教具,身上的每一寸地方都是给你们做实验用的,尤其是几个主要的性器官,不管怎么玩弄摧残,我都会尽量忍耐。只要你们不虐待头部,我的嘴巴总还是能给你们泄欲的。不过陈主任跟我说,我是教具分队的队长,还要考虑女体教具的利用率问题。

  我想你们有一个班精力旺盛的男生,虐待对象可就只有我一个女体教具。轮奸,鞭打,穿刺乳房,烙印,电刑这样的性虐酷刑,要尽量让每个同学都能轮的上,。如果要充分利用我这个教具的身体,就要在摧毁性器官的虐杀酷刑之前,尽量让所有同学都玩好,玩尽兴。

  所以陈主任想让你们拟定一个比张海的方案更好的计划。而且让我来跟你们商量一下。「陈洁再次回到这个主题

  李文军感叹的说:「陈助教,你可真是我们学生心目中的女神啊!被大家这么多人群虐真是太可惜了,我倒是希望能够有机会一对一的和你单独玩玩。」
  李冰说:「文军,你想单独玩,难道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李文军笑着反驳说:「没有啦,我只是穿刺乳房这招以前没练好,想让陈助教陪我单独练练,免得毕业实习的时候出丑。」

  陈洁也给李文军解围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侮辱女孩子的小幻想不想让别人知道也是正常的,你们倒是可以提议让……为了充分了解即将要虐待的女体教具,每个同学可以有一整天24小时的时间和女体教具单独相处……」
  赵武说:「我们现在有15个同学呢,十五天下来,你还不得满身是伤,不用等到毕业实习就奄奄一息了。」

  李文军补充说:「要是碰上李冰这样的,下面三个洞都给弄坏了。」他的伸向陈洁的下体,陈洁想夹紧大腿,却被脚镣卡住。李文军趁势把手指插到湿淋淋的小穴里。

  李冰说:「像陈助教今天这样一会儿一提毁坏性器官的挑逗,只怕有人早等不到毕业实习就忍不住对你的奶子和下体动手了。」

  陈洁不好意思的说:「我也就是为了让你们提交新的毕业实习方案,才特殊优待你们呢。跟换别人在一起我还不肯挑逗他呢。」

  李冰说:「不挑逗大家一样会想,况且大家都看过妇刑实践的最后一章。」
  「那就定个规则吧,」赵武说:「同学们单独和女体教具相处的时候,不准残虐女体教具,也不能在女体教具身上留下明显的伤痕。」

  「我同意,要练习乳房穿刺,只能用……针灸针,要不我的乳房可受不了。
  「陈洁说。

  「还有什么要求?」赵武说。

  陈洁想了一下:「比如……鞭子要用厚棉布缠上……电刑不能把我身皮肤电糊……还有……最好不要用烙刑……」

  李冰说:「陈助教还真会保护自己啊!」

  陈洁说:「那也是保护下一个玩我的同学的利益嘛,而且我希望在正式的毕业实习之前。我的身子能基本保证漂亮健康。」

  「别担心,真正到了毕业实习的时候,就能满足你们的愿望了。我猜想你们也是希望体会把一个漂亮健康的女人虐成一团烂泥的样子,最后毁掉她的性特征和性器官……让她连女人也做不成。」

  四个人都沉默了一小会儿。

  陈洁庆幸自己还被蒙着眼睛,不用看他们的眼神。她有略带着点点撒娇的的样子继续说:「我理解的残虐就是这么回事嘛,你们不说话,是不是在和我一样,在幻想我被摧毁性器官虐杀的惨样?」

  陈洁想起最初和何威陈桐他们讨论残虐和虐杀的情景,大家都紧张得不得了。
  自己更是淫水泛滥,整条短裤都像是被尿湿了一样。这次在几个相对陌生的学生面前聊这个话题,陈洁依然觉得很害怕又很兴奋。淫水顺着李文军的手指流个不停。

  赵武他们也是既期待又紧张,有点不知所措。李文军的手指停止了动作,抓住陈洁乳房的几只手也越来越紧。

  「说得我都有点害怕了!」李冰讪笑着自言自语道。

  陈洁说:「你们男的是说的时候害怕,玩起来以后,女孩子被虐得越惨,你们就会越来越兴奋,就像你弄坏李慧阴道那次一样。我就和你们不一样了,身上不疼的时候,说起来还会有点兴奋,全身上下都被你们弄疼弄坏的时候,真正害怕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现在你们摸的胸,都不好意思太用力。到时候我乳房被你们用铁签扎得跟刺猬是似的。再经过电刑,烙刑,火刑,鞭刑,老虎钳,夹棍,铁钩什么的折磨,胸前这两团可怜肉球都被你们虐待得不成样子,不像现在这么漂亮,成了一堆烂肉了,你们也会期待着进一步下手的。」

  「你们想过用狼牙棒么,把你……女囚的奶子放在桌子上,一锤下去,保管女囚不想被锤第二下。」李冰意识到自己有点激动,小声说:「我听陈助教说一团烂肉,才想到的。」

  陈洁对他说:「你就直接说想用狼牙棒打我的乳房也没关系,不用说别的女囚。其实这次你们可以毫无顾忌限制的虐待我的乳房,我还担心我这对乳房不够你们玩的呢。陈主任说要充分利用女体教具,你们看,我这对乳房割下来加在一起,不过是几两肉,你们十几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赵武,你们可要好好规划一下。」

  赵武说:「我就想到你还要给我们提供人奶饮料的问题。」他蹲在地上,解开陈洁左脚上的脚镣,把陈洁的左脚拉起来。

  陈洁一只脚着地,差点失去平衡,手上的铁链哗哗作响,好不容易站稳。她不好意思的低了下头,「所以你们也要理解当女体教具不容易了。」一边说一边尽量抬起左脚。

  赵武顺势把陈洁的脚拉到头顶的高度,用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铁链系住她的脚踝。大长腿显得尤其妩媚动人。这样的一字马做起来虽然不像李惠那么轻松,不过经过这两年的锻炼,陈洁身体的柔韧性还是提高了好几个层次。

  「哈哈,最近总看见你去健身房,是不是要把乳房锻炼得跟结实一点?」李文军说。

  「嗯,李惠说她有时间的时候又是跑步,又去健身房锻炼,就是为了受刑的时候有体力能坚持更长的时间。」李冰对李惠念念不忘,也附和说。

  陈洁稍稍抬起头,倒拿出点教具分队队长的气势来:「李惠说没错,我们女体教具锻炼身体,一是要保持好身材,让你们看起来舒服,二是要增加柔韧度,可以摆出各种姿势,三是要储备体能,做实验的时候能尽量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过……」

  她又低下头:「李文军说的就不对了,我们女人的乳房最重要的是要挺拔形状好,皮肤细腻有弹性,让你们有好的手感就行了。再怎么结实也对付不了你们手上的钢钢针铁夹各种刑具。」

  「张瑛的乳房被你们扎成了刺猬,还是要尽量满足你们的虐待愿望,李惠的阴道被你烙坏了,还要给你口交。其实都早就超过了女孩子身体承受的极限了。
  都是为了做好女体教具的本职工作。不管是想让你们多练练手还是想让你们多玩玩,主要不是靠身体素质,还是靠心理素质。「

  「我知道,不仅是张海,你们心里可能也都想虐杀我,」她咬牙继续说,「不是对我个人有什么意见,就是想趁此机会尽兴的玩一玩,见识一下没见过的酷刑,或者就是想看我哭喊的样子。既然张海的方案都提交了,你们也不用有顾虑,从充分利用我的身子的目的出发,让大家都有更多的机会练习……如果真要割掉我的乳房,再这之前也尽量让每个人都练习三,四个乳刑吧。……也不可能都尽兴,就说大家都喜欢的乳房穿刺吧,我觉得就算我的两个乳房都被扎满了铁签,也不够让每个人都玩得尽兴的。」

  赵武灵机一动,说:「我倒有个主意,我们可以分成两个组,每组分一个乳房,每个组的队员轮流穿刺,比赛哪个组往你的乳房里扎的铁签多,就可以获得享受你的口交的机会,就不知道你愿意配合不?」

  陈洁点点头说:「不用考虑我的想法,我是你们的实验对象和玩具,再难的要求,我也会尽量配合。不过总体上还要看你们让我扮演什么角色。要是像上次韩雪一样,扮演被审讯女囚,在你们给我上刑的时候我还是要尽量反抗,等你们用刑过后或者休息期间才给你们口交。」

  「你想扮演什么角色呢?」李文军问道。

  「你们要想玩得舒服的话……」陈洁想了想,「最好还是像今天一样,让我扮演乖乖小绵羊。你们说什么我都听从安排,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无拘无束。
  我除了本能的哭,叫喊,求饶之外。你们叫我挺胸就尽量挺胸,你们叫我分开腿,我就尽量把腿分开。「

  李冰坏笑着摸了摸陈洁柔软的阴阜道:「说得倒简单,你现在劈个一字马容易,我不信把你的下体烙伤了以后,你还能做一字马。」

  陈洁声音带着点撒娇:「我只是说我尽量嘛,你一个男人,把我的腿扯开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况且我还被绑着……哦……我知道了,你是想看被你虐残弄坏的女孩子怎么可怜兮兮的挣扎吧。上次你把李慧的阴道烙坏之后,没有机会继续调戏她,觉得有点遗憾吧!」

  「不是有点遗憾,是挺遗憾的。不过上次……」李冰老实说:「我也被自己的冲动吓了一跳,而且也挺担心李助教的,说实话有点怜香惜玉了。要是再来一次,我倒想看看她的表现怎么样。」

  「李惠助教虽然是教具,可也是真真实实的女孩子。下体的性器官被弄坏,不仅仅是巨大的痛苦,更多的还有恐惧和绝望。不管是做为教具和继续为你们服务,还是做为性奴继续让你们泄欲,其实和做为女囚继续和坏人抗争,都是一样的。都要有坚定的信念和强大的心理素质。不然肯定会崩溃的。」陈洁认真的说:「其实我也想知道自己的表现会怎么样。」

  她咬牙继续说:「你们知道,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是学犯罪心理学,性犯罪心理学的。除了想知道虐待狂对被残虐之后的女体还有什么更深的欲望之外,也想知道女孩子被残虐到了一定的程度,性器官被摧毁之后,有什么样的心理,不管是继续抗争还是继续配合,怎么样坚持下去。」

  「这我们这几个女体教具里面,李慧,小茹是从魔窟里面逃出来的,韩雪被自己的爱人割掉了双乳。她们都有自己的体会。这次毕业实习,我主要是为了完成教学任务,要受的酷刑可能比李惠,韩雪还要重得多,从私心上来说,我也想知道能有什么力量支持我……在被你们毁掉我的性器官之后,继续为你们服务,做好本职工作……」她降低声音说:「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把我的体会总结出来……」

  ******************************

             第十三章-第二节

  ******************************

  三个男生一面抚弄陈洁的滑嫩身体,一面各自意淫着糟蹋她身子的情形,暂时没有打断她的话。

  「陈主任自然是希望你们好好享受残虐女孩子的乐趣,有动力在以后的工作中成为一名优秀的刑侦人员。如果你们能在我成了报废的女人之后,还能想办法继续玩弄折磨我,继续用我的身体泄欲,观察我的表现,发掘我的作用。说不定会有更多的收获,毕业实习还能得高分呢。」

  赵武忍不住怜惜的说:「凭着陈助教你的姿色,身材,学历,干啥不好,非得你把漂漂亮亮的身子贡献给学校做拷打教具,又让我们享受性虐的乐趣。女人都做不成了,还要想方设法让我们泄欲。就算做教具也不用这么拼嘛!」

  也不知道是因为乳房被赵武他们揉来揉去,乳头被捏扁了疼的,还是想到自即将到来的酷刑,陈洁的泪珠从眼角留了下来。「女奴最怕的是变成主人的弃奴,我们女体教具最怕的就是被玩坏了变成没有用的废品。这次被你们玩过之后,我肯定是变成废品了,不过只要我的身子对你们还有一点点用处,我肯定会特别珍惜,为你们好好服务的。」

  李冰说:「越是给我们好好服务,就越容易变成更加没用的废品哦!」
  陈洁点点头说:「是啊,虽然女体教具合同里没有明确说明女体教具的最终归宿,但是看看那些完全倾向于学校,保护学校利益的霸王条款,就知道最终被虐待成废品肯定是我们这些女体教具的命运。就算何威博士有一些现先进的康复手段,也只能是增加一下教具的重复利用率而已。」

  李文军说:「明知道有霸王条款,你还签这个合同?」

  陈洁很不情愿的笑了一下:「学校的刑侦系确实有用真实人体替代塑胶模型做实验的需求嘛。你们肯定也希望虐待真人不是,?」

  李文军说:「那倒是,而且必须是漂亮女孩子!」

  「你们刑侦系教官,学生都是男的呢。陈主任也说:总得有人做出牺牲。不如选个美女。给我戴了这么个高帽子,我也是没办法啊!」

  赵武道:「我可听说当年女体教具分队可是你一手建立起来,包括教具合同也是你起草的吧。」

  陈洁说:「具体的工作总得有人做吧!陈主任本来只是让我临时顶替一段时间,可是女体教具一直缺人,我也就没有机会离开了。」

  「那你肯定也有做M的倾向!」赵武肯定的说。

  「嗯!」陈洁也没有否定,「如果内心深处不喜欢受虐,做个合格的刑讯教具还是没有问题的。但你们享受起来就没有那么舒服了。可虐待到摧毁性器官这一步,就算是M也没用,我们做出这么大牺牲,从漂亮的女孩子变成残缺的废品,可就完全是为你们的变态快感着想了。」

  赵武问:「既然教具合同没有规定,那刑侦系的教官们准备怎么处理废品呢。」
  陈洁心里咯噔了一下,终于提到正题上了。她不动声色的说:「按理说应该和其他损坏的教具一样,把废弃的女体教具扔到垃圾堆,让市政部门处理就行了。
  不过上次把韩雪扔进垃圾堆,惊动了好多部门。所以肯定不会再这么随便丢弃女体教具。学校本身又没有其他垃圾处理手段,所以……只好推给何威博士做解剖用。「

  李文军,李冰没敢说话,赵武说:「你觉得这么处理怎么样?何博士应该很乐于接手吧!」

  「只要我的身子还有用处,不管怎么处理,我都没有什么意见。但是你想想,我被你们一群人残虐之后,身子成了一团烂泥一样。而且可能连乳房和阴部都没有了,身上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地方。何威博士拿来怕是也没有什么用……」陈洁说得挺沉重,眼罩似乎也被浸湿了。

  赵武说:「你想研究虐待心理,倒是可以好好研究一下何博士,他应该是特别喜欢享受被残虐之后的女孩子。我听说他把韩助教两个乳房都给割下来了么!
  还让她跪着,把她的嘴巴当成阴道猛肏. 我敢说不是所有同学都有胆量那么干你,不过何博士肯定没有问题。你应该不用担心自己没有用处。他可是够狠够变态!「

  「其实何博士也不是这样的人了!」在虐过自己的人当中,她最喜欢的还是何威。但是自从韩雪来了之后,她也不得不承认韩雪更适合何威。一瞬间陈洁甚至想如果有机会回到美国,不知道会不会还会遇到Richard。陈洁替何威辩解道:「韩雪是他最喜欢的女体教具,虽然把她两个乳房割了,但是还是没舍得用她来做活体解剖。」

  「这么说他是想用你来做活体解剖咯!」赵武若有所思的问道。

  陈洁咬了下嘴唇:「可能吧,他跟我半开玩笑的说过,如果毕业实习上,学生们没有虐杀掉我,就要用我来做活体解剖。」

  赵武:「你怎么想的呢?」

  陈洁这次沉默了两秒钟:「我……我还是希望自己的身子能够被充分利用…
  …被活体解剖总比被扔掉浪费了好。如果最后还有一口气,把我的身子转交给何威,何威说他会特别感谢你们的……不过这是毕业设实习,就算我的性器官被毁掉之后,你们应该还会玩弄我很长时间。如果我的体力支持不了,被你们虐杀了,就算了。「

  赵武小声说:「何博士单独给我交待过,就算最后把你虐杀了,也要把你的身体尽可能完整的交给他。」

  陈洁心里感觉到一阵温暖,知道何威一定会想尽办法救她的。嘴上却说:「看来何博士无论如何都要解剖我了。」她开始幻想着何威解剖自己的画面,突然想到即使何威解剖的是自己,可心里想的肯定还是韩雪,说不定会让韩雪当助手,一边调戏韩雪,一边割开自己的身子,说不定还要让韩雪跪在手术台下给他口交。陈洁忍不住冒出一点点醋意来。心想:「我还是要争取活着让何威解剖,至少他会听见我的呻吟,把肉棒插到我的嘴里来。」

  李冰到:「何博士说会感谢我们,你会不会也感谢我们呢?」

  陈洁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做女体教具,无论你们怎么安排,怎么对我,我都会尽量表现到最好的,就算是我感谢你们了吧。如果你们也想把我活体解剖,就把这个项目编到你们的毕业实习计划里。反正对我来说,只要还有价值,被你们谁使用都是一样的。」

  赵武问道:「何博士有没有说怎么感谢我们呢?」

  陈洁说:「毕业实习毕竟人多,如果你们没机会亲自动手在我身上玩你们最期待的酷刑,何博士会让陈主任安排你们挑选任意一个女体教具,在她身上动手……无论是张瑛,郭小茹,韩雪,李慧都行!」

  赵武说:「这个奖励可真不小啊,陈主任也舍得,其他四个教具都这么配合。
  那我们可以怎么玩呢?「

  「凡是在我身上用过的酷刑,你们都可以用在选中的女体教具身上。」
  赵武向李冰眨眨眼睛,李冰说:「陈主任给我们下达任务,要我们提交新的毕业设计方案的时候,可没有说还有这样的福利啊!你说话算数吗?」

  陈洁忍着李文军拉扯乳头的疼痛,苦笑着说:「何威说话也是算数吗的。」
  李冰用手捏了捏陈洁的乳肉,兴奋「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割张瑛的乳房咯……这个福利,按说是陈主任的,他自己都没有机会动手享受呢,我们能有机会?」

  陈洁说:「你们也应该对陈主任的变态爱好所了解了吧!他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别人凌虐,比他自己动手还觉得更爽呢。哎呀,李文军!你轻点,奶头要被你扯掉了。」她感觉到夹子的铁齿已经撕开了自己乳头上的嫩肉。

  缓了一下,她继续说:「你们总是算计张瑛的乳房,就算她是你们评选出来的的第一美胸女神,其实我的也不是那么差吧!」

  「咦,陈助教居然也吃醋了!」赵武笑嘻嘻的说:「你不是说只有在你身上试过的酷刑,我们才有机会用在别的教具身上么。你铁定是逃不掉的。我们还想看看奶子被割掉之后,谁哭起来更加好看,谁更加坚强呢。」

  李文军加了把力气,把陈洁的左乳拉长了很多。陈洁张开嘴,却疼的说不出话来。「

  李冰对李文军说:「铁夹子也夹不牢的!咱们比比,看谁能把她的乳房拉得跟长吧。」他把陈洁另一个乳头上的夹子取下来,直接把绳子绕在陈洁乳头的后方,系了个死结。然后和李文军并排站着,各拿着一根绳子,一起用力。

  「啊!啊!不行了」,陈洁叫到,「乳头要拉断了,你们快松手!」

  李文军也着急的喊到:「赵武,快帮我把铁夹捏紧点,别掉下来了。」
  赵武使劲把夹子的铁齿按到陈洁的乳头嫩肉里。

  「赵武,快让他们住手,过几天我还有其他任务呢,把我乳头拉断了,陈主任要批评你们的。」陈洁眼泪哗哗的说。

  「你不是就等着毕业实习了么,还有什么任务?」赵武顺手把一个假阳具塞到了陈洁的小穴里面,打开了电动开关。

  「啊!别!」陈洁又羞又急的说:「为了加强锻炼,储备体能,陈主任还要让我去军训一段时间呢。」

  赵武把另一个假阳具对准陈洁的肛门,「菊花放松点,这个也要进去了。」
  陈洁无奈的小心应付,赵武猛地把假阳具推了进去。「又要劳军当慰安妇了,让上百个壮汉轮流插,爽的很吧!」

  陈洁带着哭腔说:「不要插我的尿道了,你保证今天好好给你们口交,让你们比以前都爽!」

  「你都知道我想干什么了,也该知道哀求也是没用的咯!」赵武蹲下,一手撑开陈洁的阴唇,另一个手将一根比筷子稍微细点的竹签顶到陈洁的尿道口上。
  「我尽量不动,你温柔点!」陈洁呜咽着说。「啊!你们不要,啊!」李斌李文军乘势紧拉她乳房上的绳子。陈洁又大叫起来。

  赵武威胁说:「咱们还是聊聊正事吧,你再乱叫或者求饶,我就要把你嘴堵上了。」

  陈洁一脸痛苦的样子,却也不敢再喊叫。尽量稳住腰部,让赵武慢慢的把竹签推了进去。

  陈洁缓了一口气,知道他们还会继续玩下去。赶紧趁着这个间隙问答:「那你们是同意我的条件了?」

  赵武用手指擦了擦陈洁大腿上的淫水,又把她小穴里的电动阳具往边上推了推,开始准备把另一个假阳具插进去。同时一本正经的说:「这么好的条件我们肯定是要接受咯。其实接到陈主任下达的任务之后,我们就商量过了。玩我们当然想玩,虐杀你这样的美女还真下不去手。我们也知道你还想去美国读博士呢,会尽量想办法把你交给何威医生的。现在我可插第二根了。」

  陈洁点点头,断断续续的说:「谢谢!好的,会疼,我能叫么?」

  赵武摇头说:「不能!」一边低下头专心的把第二根假阳具往里插。陈洁的阴道口被使劲撑开,赵武也遇到了不少助力。「阴道真紧,插起来会很舒服的,可惜没有舌头,要不你上面的小嘴不一定竞争得过下面的小嘴呢。」

  李冰李文军又开始拉扯陈洁的乳头,陈洁忍着疼,尽量调匀呼吸,才说得出话来:「你们喜欢用我的嘴,还是想让我把你们射出来那些黏黏糊糊的东西吞进去吧。」

  赵武说:「可能还是因为小穴太容易被玩坏了吧。到了毕业实习的时候,人多手杂。张海也有几个好朋友,我们可不能保证一定把你活着交到何威的手上哦,只能是想办法。你自己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第二根假阳具也挤了进去,赵武打开电动开关。两个假阳具把陈洁的阴道撑得慢慢的,随着快感的提升,脸上潮红起来,高潮的感觉若隐若现。

  「太谢谢你们了!」陈洁这次是真的开心笑了一下,心情松快了很多。「知道你们愿意帮忙,就感激不尽了。至于结果怎么样还得看我自己的运气。女体教具每次执行任务,不管是做试验品让教官们开发新酷刑,还是让你们练手,或者是让你们娱乐,都是有危险的。面临着实验强度无限升级,操作失误和实验参与人员情绪失控的等复杂的情况。所以每次都会做好被被虐杀的最坏准备。」
  陈洁真心实意的说:「本来不应该麻烦你们的。陈主任本来是想让你们无拘无束,痛痛快快的玩一次。可如果总担心我的事情,玩起来肯定放不开。其实就算是被你们不小心……或者故意虐杀了,对女体教具来说都属于正常情况。无论怎么样,我都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无非想提高技术,玩得开心一点或者是发泄一下欲望而已。所以还是希望你们能享受到折磨或者残虐我的快感!」

  三个男人听了都有点小激动,还是赵武故意冷冷的说:「说得倒是好听,让我把这个也插去才是真的。」他又拿出来第四个假阳具。「

  陈洁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为难的说:「我下面都插满了,你要想玩,我也帮不上忙,你想插哪里,只管用力插就是了。」

  「你的建议呢?」

  「你们要是不想听我惨叫,插我的小穴也许我还能忍住。如果插我后面那个洞,我会受不了的。」陈洁颤巍巍的说。

  「那你的建议呢?」赵武用左手一把揪住陈洁的头发,强迫她把脸仰起来。
  陈洁差点失去平衡,双手拼命的抓住手铐上的铁链,乳头上也露出了血痕。
  「插我的小穴吧!」陈洁试探着说。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陈洁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指印。「这个建议我不喜欢!」赵武恶狠狠的说。

  「那插我的肛门吧!」陈洁赶忙说道。

  「啪!」又是一记耳光!「说得不对!」赵武冷冷的说。

  「请用你手上的电动鸡巴插爆我的屁眼!」陈洁满面通红的说。

  「这还像一句话。如果你能坚持住不叫出声来,毕业实习的时候我们就尽量帮你,如果叫出声来,别怪我们到时候不帮忙哦!」赵武笑了起来。放开陈洁的头发,重新蹲下,把第四个假阳具强行插入了她的肛门。

  李冰李文军已经把绳子紧紧的系在墙边的铁管上。乳头上的绳子已经把整个乳房乳头都拉变了形。动作稍微大一点就有可能把乳头扯下来。陈洁疼的得浑身颤抖,却不敢使劲挣扎。也不敢叫喊求饶,却忍不住呜呜的哭泣。

  赵武拿出来第五个假阳具,得意的说:「另外一个洞我也想试试!」

  「啊!」陈洁这会乖巧多了,她不敢哀求,只能抽泣着讨好的说:「请撕裂我的没用的小穴吧,我会用嘴巴满足你们的肉棒的。」

  赵武蹲下,把她另一个脚镣解开,同样用铁链系住脚踝,把陈洁的右脚向后拉,离开了地面。陈洁一边拼命抓住手腕上的铁链,一边低声喊到:「大腿根要被你们撕裂了,啊!不要!」

  赵武另一只手试图往陈洁的阴道里插入第三个假阳具。结果不小心,反倒让另外两个假阳具倒掉了出来,像两只大蚯蚓似的在地上蠕动,嗡嗡作响。

  李冰李文军两个哈哈大笑,陈洁也羞愧的说:「都是我不好……」

  李文军说:「也不是你的错,我看主要是赵武笨手笨脚的。」

  陈洁不好意思的说:「我本来可以夹住那两支电动棒的,可是又想让赵武顺利的把第三支插进来,后面的肛门……屁眼又疼……我这个姿势也很难受,所以没有控制好,电动棒都掉下去了……请你们惩罚我吧……」

  李冰说:「原来你一直都在尽量配合我们啊!」

  陈洁点点头说:「我猜你们是想扩张我的小穴和……屁眼。不过我的这个姿势不太适合用电动棒玩扩张……我的阴道撕裂以后,就跟夹不住那么多棒子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玩?」赵武说。

  下身和乳头暂时不太疼,陈洁又稍微恢复了活力。「一看你们就没有好好学习妇刑虐阴的章节,你帮我擦一下脸上的泪水,我就继续说,好痒痒……」
  赵武用大脏手把流到陈洁鼻子两侧,嘴角的泪水擦了擦。「你是助教嘛,你教教我们咯!」

  「要惩罚女朋友,用黄瓜,茄子,萝卜也就可以了。顺手的家居用品,比如擀面杖,啤酒瓶什么的也可以。如果是惩罚女奴,就可以狠一点,方形的桌子腿,马桶刷,墩布头都可以。」陈洁果然像老师一样的说了起来。

  「要是刑讯女囚犯的话,就不仅仅是侮辱,还要让女囚犯知道你们还会通过扩张撕裂她的阴道和肛门,直接伤害她的身体。」

  赵武说:「这好像是上课一样,不过你也不用讲太仔细,我们现在就像想玩玩,把你这小骚逼撑破撕开,让你哇哇哭,你说说怎么办吧。」

  陈洁继续说:「你别着急,我正要讲到正题呢。我讲清楚了,你们正好可以选几样东西在我身上测试,既可以玩,也知道不同刑具用在女孩子身上的效果,以后对付女囚都用得着的。」

  「其实最方便灵活的东西就是你们的拳头。插到女孩子的小穴里,还可以变换造型,正适合我现在的姿势,如你们想试……啊!」

  赵武已经把五个手指撮在一起,顶到了陈洁的阴道口。「不说差点忘了这个好办法。」

  李冰李文军也都松开了手上的绳子,围拢在陈洁身边。

  陈洁痛苦的说:「又要把我弄哭了,待会帮我把眼泪擦干净我才给给你们介绍其他工……哎呀……啊!」赵武已经把手掌的前半段的塞了进去。

  接下来的半多小时,三个人轮流把手插到陈洁的小穴里,变换着石头,剪刀,布等不用的造型。看着大美女在自己的折磨下,不断的呻吟哀嚎,大家都变得相当兴奋。陈洁则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刚刚停下来,李文军就急不可耐的问道:「下一步我们玩啥?」

  赵武说:「怎么也得让美女休息一会儿嘛。」他体贴的为陈洁擦去脸上的泪水。

  陈洁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的说:「没关系的……」她深吸了一口气,「你们可以试试……扩阴器……」

  李冰从桌子上的白色盘子里拿起一个亮晶晶的鸭嘴大钳子一样的全金属工具,「是这个么,用它撑开美女的的阴道,应该是挺有意思的。」

  陈洁对刑讯室的设备了如指掌,虽然被蒙着眼睛,还是肯定的说:「你拿的那个应该是何博士的医疗诊断工具,做为刑具的扩阴器在下面的铁柜里。」
  李冰打开铁柜,找出来一个灰黑色的大鸭嘴钳,开合了几次,发出啪啪的金属撞击声。

  「应该就是这个了,前面的鸭嘴部分有十几公分,和女孩子阴道的长度相对应,可以微调;后面的手柄很长,方便刑讯人员操作,还镶着木柄。」陈洁说。
  「那就是它没错了。这个木柄很为我们刑讯员着想啊,要不直接接触金属太冰凉了。」李冰说。

  陈洁说:「这个扩阴器最初是高挺给我专门打造的。镶上木柄其实主要是隔热……计划是加热以后插到我的小穴里再撑开,看看女孩子被烙坏的阴道是什么样子。」

  「这伤害也太大了,看起来高教官他们还是没舍得把这个刑具用在你身上。
  「赵武说。

  「才不是呢,他们……兴奋起来以后喜欢用更直接的工具,比如烧红的铁棒直接捅进我们的小穴里,就更加直观简单粗暴。」

  「原来这样,我们倒是想试一试。」李文军说。

  陈洁为难的说:「我还真的准备去军训储备体能呢。你们等到毕业实习的时候,再怎么玩就都没人管你们了。」

  赵武说:「别担心,今天我们不加热扩阴器,就是扒开你的小穴看看内部构造。」

  「啊……那好吧!」陈洁尴尬的笑了一下,「就算是为毕业实习做排练好了。
  反正我的肛门……屁眼已经被你们撕裂了,军训肯定是要推迟几天了。「
  李文军最先进行操作,撑开陈洁的阴道,玩弄里面的嫩肉。陈洁的叫声越来越嘶哑。李文军说赵武:「听说虐待得越狠,陈助教对嘴里的肉棒就会越温柔,你要不要试试。」

  赵武早就想发泄一下了,又担心射了以后虐待兴致会下降。现在看陈洁嘴巴位置正合适,不由分说把肉棒伸进去。

  陈洁尽量让赵武插到自己的喉咙深处,直到嘴唇可以碰到他的蛋蛋。她用唇部巧妙的轻抚了一下,赵武射精的欲望缓解了很多,腾出手来玩弄在眼前不断颤动的乳房。

  为了讨好三个男生,陈洁尽可能的施展自己的口活技巧,让他们在欲射不射的高潮的边缘徘徊了很长时间,才尽情的释放出来。

  赵武他们玩了大半个晚上,心满意足的回寝室休息,临走的时候把陈洁重新吊绑起来,并且在她的小穴和肛门里都插上了电动阳具。

  每个人都喜欢射在陈洁的嘴里。已经好长时间没人用真正的肉棒插过她的小穴了。不过电动阳具带来的阴道快感也已经让陈洁相当满足。她幻想着自己即将去慰问基层部队的情形,饥渴的大兵可不会挑三拣四的一定要插她的嘴巴,肯定会排着队干她的小穴。「一定要争取恢复的快一点,好一点,阴道紧紧的,有弹性才会让士兵们干的舒服……」陈洁暗暗的想。

  第二天早上,李惠来收拾刑讯室的时候,陈洁所在的地面上已经积了好大一滩水。她也乘机调戏了一下队长,才把陈洁放下来。虽然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陈洁还是觉得挺害羞的,赶紧裹着毯子去医务室休息去了。

  ******************************

             第十三章-第三节

  ******************************

  另一边,经过两周的康复治疗,夏芳的身体已经基本回恢复。重新缝合到乳房上的乳头回恢复了血色,和乳房之间只有一条淡红色细线。何威保证再过一段时间,细线也会消失,夏芳彻底放心下来,一心想着下一步的训练。不过只请了两周的假,以后的训练只能在自己的学校进行了。

  夏芸和夏芳意识到陈桐他们急于把她们两个培养成合格的性奴隶。心细的夏芳觉得要顺利在的在护士学校完成训练,就必须找一个靠谱的室友。和姐姐商量来商量去,在护士学校也只有找胡师傅的女儿蝴蝶帮忙。虽然她非常反感性虐这类事情,可她毕竟是胡师傅的女儿,怎么也算自己人,要放心一点。

  回到学校,夏芳直接去自习室找到蝴蝶。初经男女之事的夏芳也不自觉的开始关注其他女生的胸部。蝴蝶的上身虽然裹得严严实实的,也看得出来身材发育比自己要好不少,夏芳竟然觉得一点点的嫉妒。

  「蝶儿,出来一下。」夏芳把蝴蝶叫出了自习室。「这是你爸爸给你的零用钱。」夏芳把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还没到一个月,怎么又给我钱。」蝴蝶皱着眉头,没有接手。「两周之前你不是才去看你姐姐么,你怎么又去特种兵学校了?这两周你都跑哪儿去了,神神秘秘的。」两个女孩子都是班上的尖子生,平时学习暗暗的较着劲,可并不算是知心朋友。

  夏芳把信封塞到蝴蝶手里。「我就一个姐姐在附近,就算是请了假,我还能去哪里,又找她玩儿去了呗。对了,我找你商量个正事……」

  「怎么?」蝴蝶警惕的问。

  「这半个月我都没有上课,想让你帮我补习一下功课。」

  「不是吧,你成绩这么好,赶这半个月的课程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女生里面,属你的笔记做得最好了,借我看看吧。」夏芳在回来的车上就想好的策略。

  「嗯……那倒是没问题,回头我拿给你……」蝴蝶倒是没有犹豫,不过还是觉得怪怪的。

  「蝶儿,你干脆搬到我的宿舍来好了,咱们都属于比较用功的同学,互相再帮助一下,超过那几个男生也不是难事。我的寝室正好有空床,你直接搬过来就行,宿管老师那边我去说去。」夏芳直接提议说。

  蝴蝶知道夏芳家里的特殊关系,蝴蝶的宿舍在这层楼算是位置最好的了,安静,明亮,干燥,一个宿友长期病休,另两个宿友是教师子弟,多数时候回家住,所以夏芳几乎是享受单间待遇。

  蝴蝶摇了摇头,「现在的寝室我已经住惯了,同宿舍的关系都挺好,我可不想折腾搬家。」

  「哎,我那里条件要好点,有利于学习嘛!」夏芳说。

  「我知道,可是……」蝴蝶是个直爽的性格,「我没别的意思,你是高干子女,家庭背景好,我怕和你住不习惯。」

  「这是什么话,上学这么长时间了,你也看得出来,我可没有什么所谓官二代的坏习惯。就算我爸爸职位高一点,你们也不能就歧视我啊。」

  「那我可不敢啊!我还怕你颐气指使,伺候不了你呢。」蝴蝶丝毫不让步的说。

  夏芳却毫不在意,偷偷笑了一下,脸色倒有些不自然:「我保证我绝不会发什么官小姐脾气,而且我还会乖乖听你的话,因为说起来,你现在可以算是我的小主人呢。」

  「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乱讲什么。」蝴蝶疑惑的说。

  「嗯……你可千万千万不能告诉外人。你要发誓」

  「什么啊?神秘兮兮的。」蝴蝶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态度倒是缓和了下来。
  「你先保证绝不向外人乱说我的事情。」

  「嗯……如果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我可以替你保守秘密,但是如果是违法的坏事,你最好还是别说,我也不会保守秘密。」蝴蝶一本正经,正义感十足的说。

  「这个嘛……你说如果两个人都是自觉自愿,做了一些正经人看来不那么正经的事情,但是绝不会伤害到无关的其他人,你说这算不算违法?」

  蝴蝶疑心夏芳说的是同性恋。如今社会对同性关系已经是相当宽容了。蝴蝶也并不反感。「那当然不算是违法,如果两个人都是自愿,那爱干什么干什么,其他人也管不着,我会为你保密的……嗯,不过我虽然没有男朋友,可我也不想和其他女同学有特别的亲密关系……」

  夏芳愣了一下:「你说什么啊?我可不是同性恋!既然你答应保密,我就告诉你,这次去特种兵军校那边,我认了你的爸爸做主人,所以说……你也就是我的小主人啦!」夏芳看起来说得很轻松,其实还是鼓足了勇气,不仅脸红了起来,身上也出来一身毛毛汗,下体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一定要把胡蝶争取过来!」
  夏芳暗暗下决心。

  「啊!什么主人,怎么回事?」蝴蝶吓了一跳。

  「主人就是……性主人嘛,就是说我做了你爸爸的性奴隶。」夏芳索性大胆说了出来。

  「天啊,这是什么意思!」蝴蝶想起来看见爸爸和一个赤裸的丰满女孩子在一起的情景。

  「你难道不看黄色小说的吗?就是说你爸爸可以随时要求和我发生性关系,而我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如果表现不好,还要受到惩罚。当然……我们两个都是自愿的。」

  「啊!你疯了吗!」蝴蝶往后站了一步。

  「没有,」夏芳赶紧解释说:「我觉得我爸爸是将军,在部队里高高在上的。
  做为他的女儿,我也应该回报其他军人。而且……「夏芳强调说:」主要是,其实……我也有点喜欢做性奴隶的感觉的。我说的都是实话。「

  蝴蝶沉默了半响,问出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来:「你不会……要做我的后妈吧?」

  「什么?」夏芳也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当然不会。想到哪里去了!」夏芳红着脸笑了一下。「你爸爸的年龄和我的年龄那也不合适啊!其实就是你爸爸想做爱的时候,如果我正好在他身边,就会在我身上发泄一下,就这样而已。」
  蝴蝶难过的摇摇头说:「我爸爸不是好人,我上次回去,看见他欺负别人来着,所以我才不愿意回去。」

  夏芳说:「他怎么就不是好人了,他们大人的事情,咱们就不要管了。在那个学校里,性奴隶也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好几个姐姐呢。当然,我的主人也不止你爸爸一个人,我还有好几个主人的。」

  胡蝶说:「你一个清清白白的好女孩儿,干嘛要做别人的性奴隶。我看咱们班好几个同学都找了男朋友,你也找个男朋友吧。我听说隔壁班的楚家琦好像就很喜欢你哦,他可是个学霸哦!」

  夏芳笑着说:「他啊什么学霸!木头脑袋,名字也都跟女孩似的。我对他没什么兴趣。你呢,那你怎么不找个男朋友?」

  「我?我不喜欢那种事情。再说我们现在年纪还小,最重要的是好好读书,找男朋友的事情,最好再过几年。」

  夏芳说:「咱们是女孩子,总免不了被男人……那个……那个。早几年晚几年都一样嘛的。」

  胡蝶脸皮也开始发烫,「不过就学校里的那些男生,我还真没有瞧得上的。」
  「所以我喜欢成熟一点的男人咯!」夏芳说。

  胡蝶说:「可我们年纪还小啊,就算找男朋友,年纪也不能相差太大了。」
  夏芳微微一笑:「没错,找男朋友当然不能找年纪相差太大的。可是主人和性奴隶的关系就无所谓了。不管主人是70- 80岁的老头子,还是不懂事的小男孩,我都必须完全服从他们的指令哦哦。其实我还希望我快点长大一点呢,看着那些姐姐的身材就让人羡慕。就是你的身材也比我好!」

  胡蝶害羞的说:「你说什么啊,我还嫌我长胖了呢。」

  夏芳说:「就因为年纪小,我的主人们现在都舍不得使劲欺负我。要是我再长大一点,他们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折腾我了。而且我发育得好一点,主人玩起来也会比较舒服。」

  胡蝶气鼓鼓的说:「现在是男女平等的时代了,干嘛要做男人的奴隶!尤其是我爸爸,年纪不小了,还这么……好色……唉!」

  「你这个女儿,还真不孝顺。」夏芳笑着说:「你妈妈又不在他身边,他有机会免费解决生理需求,你应该替他高兴才对。再说,我又不是真的奴隶,」夏芳继续说:「我只是性奴隶而已。你应该帮你爸爸对我进行训练。等过几年我发育好了,训练也成功了,成为一个合格的性奴。你爸爸玩起来也会舒服,也算是你尽孝心哦!」

  说着说着,两个女孩已经走回了夏芳的宿舍。说话声音稍微放大了一点。
  「你说什么训练?」蝴蝶好奇的问。

  「嗯……主要是耐力和体力训练。性奴隶之所以是性奴隶,肯定要受到主人的惩罚。有时候惩罚会很重很重,所以好的性奴隶,一定要有很好的耐力和体力。」
  「天啊!想起来就疼,你不怕啊?」蝴蝶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

  夏芳的下身越来越痒,自己能感觉到内裤已经湿了,冰凉凉的。何威让她服下的性药开作用越来越强。本来不想告诉胡蝶关于性残虐的事情,可是大脑有点不听使唤。她想了想说:「普通的性虐待我是不怕,不过主人们想让我做[ 被弃奴] ,这就有点害怕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裙子上的口袋。

  「什么叫被弃奴?」

  「嗯……就是可抛弃型的奴隶,主人玩厌了时候,就会把她抛弃呗。」
  胡蝶皱着眉说:「听起来就像可抛弃型隐形眼镜一样……」

  「对,差不多吧,不好用了就会被扔掉。不过被弃奴可不像隐形眼镜被丢掉那么简单,被抛弃的奴隶会被主人彻底毁掉……」

  蝴蝶瞪大眼睛问道:「要怎么毁掉?会被主人杀害吗?」

  夏芸摇摇头说:「性奴嘛……顾名思义,就是给主人性娱乐的工具,最重要的资源是她的身子和性……性器官。你听说过恋尸癖吧……就算被杀了,碰上恋尸癖,还可以继续玩弄她的身体……所以要抛弃自己的性奴,主人会要破坏她的身子……要毁掉女奴的性器官的。」

  「啊!」蝴蝶惊叫了一声,脸色变得煞白。

  夏芸停顿了一下,看看胡蝶有点发呆,决定继续说下去。「所以我的主人说,以后玩腻了,要遗弃我之前,先要对我的性器官进行残虐,彻底弄坏了以后,再丢弃……这就是抛弃型性奴隶的归宿!」

  胡蝶呆呆的说:「那……那是要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夏芳说:「弄坏女孩子性器官,处理被弃奴的办法很多,主人会临时即兴发挥。不管怎么样,让主人高高兴兴的享受培养性奴到遗弃性奴的整个过程,才是一个合格的被弃奴的价值。」

  「啊,你是不是疯了,你可千万不能做什么性奴隶,特别是什么被弃奴。」
  胡蝶吓得全身都抖了起来。

  夏芳却兴致勃勃的说:「被弃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主人抛弃。理论上主人玩腻了,才会抛弃自己的性奴隶。可是如果主人不高兴,心情不好,也可以拿自己的女奴出气,把她废了。或者性奴隶表现太好,主人特别兴奋,也可能把她玩坏掉,不得不抛弃。」

  胡蝶听得直咂舌,夏芳却越来越兴奋,好不容易找到个人倾诉,她继续说:「也有可能主人用性奴最实验,开发新的虐待手段,一不小心给奴隶造成不能恢复的伤害。那也就只能做为废物利用,用来测试破坏性的虐待手段了。」

  蝴蝶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道:「你别说了!这么可怕的事情,你说起来还很兴奋,你难道觉得好玩吗?」

  夏芸说:「当然不好玩了!我也挺害怕的啊,可是……可是我已经答应做他们的弃奴了……我也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这种事情,哪能随便答应呢!是不是他们逼你的。」胡蝶皱着眉头说。
  夏芸吐了吐舌头:「也不是,他们也没有逼我……现在只能好好表现,希望主人们舍不得抛弃我了。」

  「唉!你做了人家性奴,总有被玩腻的时候……」

  「也不一定,那里有好几个姐姐,做他们的性奴都好几年,现在和主人们关系可好了,平时就像是知心朋友一样。不过她们都大美人,身材也比我好太多了,做性奴的时候都全心全意为主人着想,忍耐力也是超级棒,让主人玩得特别舒服……我要是主人也舍不得抛弃她们。除非是……除非是玩得太过火,虐待太重,不小心把她们玩坏了……」

  夏芳沉浸在想象里,滔滔不绝的继续说道:「以后要是我的身材能和她们一样好,我也有信心配合主人玩那些残忍的虐待游戏,这样主人们就舍不得抛弃我了,直到……」。

  「直到什么?」胡蝶好的问。

  夏芳心里想着和姐姐进行残虐比赛的约定,以主人们准备好的的虐待手段,自己和姐姐肯定都逃不过这一劫,她决定还是不要告诉胡蝶为好。

  「没什么了……」她转换话题说,「现在我可真需要你的帮助……」

  「我可帮不了什么,说什么我也不会像你这么傻,答应做别人性奴隶的。」
  胡蝶想象着那些不堪入目的情景,坚决的说道。

  「不是要你做性奴,其实挺简单的。」夏芳说到正题,认真的说:「为了提高训练水平,主人们给我注射了一种……性药……」

  ******************************

             第十三章-第四节

  ******************************

  「啊……」

  「你听我说啊……这种性药很特别,每次注射完之后,当时不会有什么反应,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性欲会越来越强,10个小时之后就会变得欲火焚身,如果不努力克制自己,就会变当场出丑……到12个小时的时候,必须再注射一支药剂……否则就会……就会控制不住自己,丑态百出,什么傻事都会做得出来。
  注射之后就能再坚持最多12个小时。「

  「啊!那可怎么办,我怎么帮你?要我给你注射打针吗?」胡蝶问道。
  「那倒不用,我自己可以注射。」夏芳拿出来一个精致的小铁盒,打开里面有9支针剂,每一支都自带针头针管和2毫升液体。我早上10点从主人那里出发的时候,已经注射了一次,现在才8个小时,欲望已经……挺强的了……「
  她面红耳赤的说:「我还得坚持4个小时,到晚上10点才能注射下一次,否则剩下的9支针剂不够我坚持5天,坚持到下一个周末的。」

  夏芳说:「我想让你帮我保管这些针剂,每天早上10点,晚上10点给我发一支。这样就帮我了我大忙了。」

  「这样啊!这倒不是太难,可是你自己保管不就行了吗?」

  「主人说,以我现在的自控能力,到了欲火焚身的时候,肯定坚持不到12个小时就会忍不住给自己注射下一针。这样的话,到不了周五,针剂就用完了,那时候我不仅控制不住自己,会出大丑,对身体也会有很大的损伤。所以要请你帮我保管这些针剂,不管我怎么求你,也要坚持到12个小时再给我下一支。」
  胡蝶犹豫的说:「难道是不难,可你干嘛非得找我啊?」

  「因为你是胡光胡师傅的女儿啊!胡师傅也是我的主人之一,」夏芳眨眨眼睛说:「所以你也算是我的小主人,我们都是一伙的,你总不会像学校或者警察告发我的事情吧……」

  「这……那……我可不赞成我爸爸做这样的事情。他……他也会把你当弃奴……伤害你吗?」胡蝶不安的问。

  「这个嘛……我猜应该不会。」夏芳说:「我感觉你爸爸是挺老实的实在人……不像其他几个主人那么……那么活跃。他自己单身过了这么多年,肯定也想找女孩子发泄一下,也喜欢性虐待,可是弄得我不是很疼……也有可能和我还不太熟吧,不过我觉得他应该是温柔型的主人。」

  「真是羞死人了,他一大把年纪了,还想着这种事……唉!」

  「听说男人不管多大年纪,都喜欢这种事的。我觉得你应该替他高兴才是,虽然我身材还没发育的太好,不过至少我长得不丑也不是坏女人!你爸爸能在我身上发泄欲望,总比到街上找那些……那些妓女强,至少干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