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雪丽的救赎01~05全文完
雪丽的救赎01~05全文完

?1。办公室女孩雪丽
我坐在办公室里,百般无聊,突然瞥见雪丽迎面走来,我假意拿起了手机晃
了一晃,假装在查看讯息,但手指仍然心虚的微微发颤,手机里的画面是可爱的
雪丽,能够有机会帮她偷录一段录影是我每天最大的乐趣。
? ? 当然做这件事情的风险是很大的,首先镜头不能一直对着她,时不时的还要
左右晃几下,眼睛必须看着手机,而不能一边录摄一边看着对方,这样一下子就
被看穿了。同时要小心附近有沒有同事经过,如果被別人看到我在偷拍雪丽那麻
烦就大了。
大约只录了30秒,不能录的太长,否则不自然。真是有点等不及了,恨不
得立刻奔入厕所坐在马桶上观看我的战利品!但理智告诉我一切都不能过于急躁,
一定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任何机会还有的是。
「丹尼,到我的办公室一下!」
耳边又响起了我最厌恶的声音,我的小主管,建仁学长,建仁是华人移民第
二代,一口英文讲的十分流利,在公司年资虽然比我浅,但仗着人际关系一下子
就爬到了主管阶级,30岁左右的小伙子,不是的就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其实也
不能怪他,解人学长是总裁面前的红人,每天穿的人模人样的来上班,怎么看也
比我体面。
? ? 算起来我就是別人眼中的工科死宅男,最讨厌穿西装打领带,一年四季我都
是一条长裤加POLO衫,既沒有戒指也不带项鍊,我觉得那些东西都是累赘,
从来不买名牌衣服通常破了都不知道。
? ? 要说我最大的兴趣打给就是上网,聊天看电影,坦白说有时候我连自己都看
不起自己。
「你这份报告一下的太烂了吧?!」建仁学长把一个档摔在桌上,「该改的
地方我都帮你标起来了,回去好好的给我重新写过一次,明天早上就要!」
垂头丧气出了建仁学长的办公室,觉得这份工作做得真是沒劲,我的工作主
要就是编程式,写报告本来就不是我的专长,更何况是用英文写报告了!想当年
在国中学英文的时候,学完26个字母我就放弃了,现在如果不是看在钱的份上,
我早就辞职不幹了!
雪丽由旁边走来,也进了建仁学长的办公室,这时候我才理解,原来让我对
这个工作一直有所眷恋的,不只是薪资还有眼前这位女同事雪丽,刚才我对雪丽
笑了笑,她跟我摇手打了招唿,意思说收到我的讯息,但是还是面无表情的,雪
莉对我一直都是这样,不管我怎么做都沒有办法拉近关系,她对我永远都是一幅
冰冷的面孔。
「今天的雪丽好漂亮啊……」我在心中默默的想着,及肩的长髮,微微波浪
卷,穿着我最喜欢的露趾凉鞋,我喜欢看女人的脚,脚趾漂亮的女人身体一定也
很漂亮,雪丽最吸引我一点的,就是那一双明亮的大眼,我甚至沒有办法直视她
的眼睛,因为那会使我惊慌失措。
? ?? ?? ?? ?? ?? ???2。铁哥三剑客
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公司,承接政府的专案,政府的计画就是这样,不好不
坏的一做十几年,算一算我也在这里已做三年了,雪丽的年资比我还久一点。她
从大学一毕业就进来了,已经做了七年。
? ? 我在这里负责编程式,成天和电脑打交道,软体工程大概是最适合我的职业
了,电脑很单纯,你怎么编程式他就怎么做,和人相处则是很复杂,既使每句话
都听懂了,还是不一定能够瞭解他真正的意思。人家都说我有社交障碍,但是我
觉得在心中我是渴望有朋友,只是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而已。
在公司我确实是有几个比较要好的朋友,有一个打杂的黑人小伙子,名字叫
马克。马克也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身子很结实,壮的很。
? ? 马克专门负责搬运东西,装货卸货,这种事情我们身体素质是幹不来的,马
克则是很高兴,他常常说他根本不用花钱进健身房!他每天上班都在练健身。
另外还有一个白人小帅哥叫做艾伦,艾伦长得比我高半个头,跟艾伦在一起
我常常觉得上天不公平,白人不管怎么长,就是比我们帅!
? ? 艾伦是专门负责标案子,这也是白人的专长,他们对电脑不行,纯粹的技术
白痴,但是他们只要开口讲话就足以谋生了,换言之他们根本不需要去学电脑,
能说善道的就是他们最大的武器。
我和马克艾伦是公司里面有名的三剑客,一个白一个黑一个黄,別人常常笑
我们就是世界的缩影,我也觉得是这样,艾伦总是比较自大,马克觉得他不输给
我们,我则是觉得自己比不上艾伦,但是再怎么不济,也应该比马克强一点。
? ? 有时候凭男人的直觉,我似乎感觉到艾伦对雪丽有意思,但是艾伦已经有女
友了,所以应该是我的错觉。马克我则是完全不担心,雪丽就算再怎么样瞎了狗
眼,也不可能看上马克的。
我们三个常常下班之后到路口的酒吧喝一杯,贱嘴一番,也算是工作中的一
种乐趣。
伸伸懒腰,终于把建仁学长要的东西做好了,但是我不打算现在拿给他,太
早给他他八成又有新的任务派给我,还是再等两三个小时,快下班时交给他,即
使有新的任务那也是到明天再做了。
打开我的微信发了一则简讯给雪丽
「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
「还有谁一起去?」她倒是回覆很快
「沒有別人,只有我们两个要不要去吃面?我请客」
「那就不了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关上微信我满意的笑笑,失望吗?有一点,但是我已经习惯,从以前到现在,
雪丽从来沒有和我单独吃过午饭,但是那也无所谓,能够和她在微信上聊聊天就
让人很高兴了。
平常在公司和雪丽其实很少说话,微信是我们沟通的一个秘密管道,让我们
好像是两个老朋友一样常常可以说说话,又避免掉了面对面的尴尬。
? ? 公司在微信上有一个群组,雪丽在群组里面还挺活跃,但对我的关注比较少,
难怪人家说所谓寂寞,并不是因为沒有朋友,而是沒有在乎你的朋友,我在乎雪
丽,常常只是希望得到她的一个like,一个回应,但是这一点希望常常落空。
「How??are??you??doing??buddy?」
在酒吧里和马克互相抱了一下,他的手臂像铁钳子一样差点把我的肋骨夹碎,
这是个星期一夜晚,星期一我们需要喝一杯,因为一周的开始特別难熬,需要来
一点酒精麻醉自己,马克点了一杯兰姆酒可乐,我则是按照惯例,来个芒果口味
mojito,马克常常笑我喝这种调酒沒有男子气概,但是sowhat?我
就是喜欢芒果的味道。
瞎聊了一阵子。
「Jen??Reni??skilling??me??recently。」
(建仁学长最近想操死我)
马克眼睛就亮了,话夹子一开,在我面前不断地大骂建仁学长,这种黑人就
是个性单纯,经不起刺激,我通常只要给他开个话引子,他就会开始掏心掏肺地
把心事讲出来。
「Jen??Reni??san??ass??hole!」(贱人学长是个屁眼)
建仁学长常常把马克当下等人一样的指使,又很少表示感谢,殊不知道黑人
很在乎这个,他们觉得自己也是努力工作同样的应该得到赏识。
「Let??me??tell??you??something。」(让我告诉
你一些内幕)
马克说他偶尔会看到雪丽和建仁学长在茶水间谈笑。
「She??is??a??bitch!!」
我的天马克居然说雪丽是条母狗,雪丽在我眼中可是个女神!我不动声色继
续听马克怎么说,在马克的眼中,雪丽对几个老外男人都很骚浪,像是条人人可
上的母狗,唯独对马克不苟言笑。
我心里就觉得好笑了,岂止是对你,对我她也是挺冷漠啊。
告別了马克,开着车在街上游荡,不知不觉的就开到了雪丽家的巷口,这是
有一次无意间拿到她的位址,沒事就过来望着她的屋子发呆,屋子里光缐透出的
是什么样一个景色呢?从来沒有进去看过,也许这辈子都沒有机会进去,只好在
这儿看看。打开微信我发了一则简讯给她
「在忙吗?」
「还好。」
「今天上班好累喔!」
「嗯……」
「下週末有沒有什么计画?」
「目前沒有。」
「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什么的?」
「再说吧……」
「好,晚安!」
「嗯。」
发动车子回家,我想在家做一个海鲜百匯,明天带去给她吃,就算不能一起
吃午饭,吃点我做的东西总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