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翁媳浪史】(01-03)【作者:xiaojiejiuming】
【翁媳浪史】(01-03)【作者:xiaojiejiuming】
字数:86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回

         陈婉儿大婚嫁玉郎 淫公公乱家奸婢女

  明朝时期,苏州有一户黄姓富商,做的是绸缎生意,主人黄怀常年从商,在江浙之间来往,育有一子叫黄玉郎,年纪刚好一十八岁,长得一表人才,相貌俊俏,也随父从商,近日刚完婚。

  过门的媳妇陈府千金陈婉儿,年方十七,是当地美女,当初玉郎听闻她的美貌上门求亲,两府家境不错,门当户对,两家人就成了亲家。

  婉儿过门后夫妻恩爱,日夜颠鸾倒凤,快活如仙,可好日子不长,婉儿婆婆不到半年就病倒,不久就一命呜呼,公公常年在外经商,免不得应酬,吃喝赌嫖都会了,没了夫人管束,生意也由玉郎打理,一时无事,日夜在外豪赌,不多时家产被败去许多了,玉郎接手父亲生意,也只好外出经商,免得坐吃山空。
  选个吉日,玉郎带了家中男仆经商去了,人一走,家中只剩婉儿和公公,还有两个小丫鬟,一个叫小红是婉儿陪嫁丫鬟,日里专门服侍婉儿起居,另一个粗使丫鬟是原府里的唤作小萍,负责做饭打扫,公公便也不敢去赌了,整日在家闲着,一股欲火无处发泄,年纪四十余岁,又没了夫人,只好把个粗使丫鬟拿来将就,这黄怀天生一根大阳具,欲火一上来,就叫小萍到房中奸淫。

  小萍年芳二十岁,也有几分姿色,双乳丰满,正是春心萌动的年纪,见家中没了夫人管束,被老爷引诱,心中也不拒绝,便被老爷破了瓜,因老爷阳物粗大,开始好不疼痛,几遍后感觉快活无比,识得男人的乐趣,便曲意逢迎,碍着少夫人,只是和老爷偷偷摸摸,婉儿并不知晓。

  这婉儿也是大户人家小姐,琴棋书画,三从四德也是学了的,玉郎出门后,便也守着妇道,平日里也不出门,只在府中做些女红,娘家也是富户,倒是时常拿钱贴补家中花费,只差小红时常到各处走动。

  这日到黄怀处取东西,见到房门关着,以为老爷不在,刚想转身回去,却听到房中说话声,小红就站着听,却是老爷黄怀和小萍在房中,心中好奇,看到房门虚掩,往里面张望,发现是老爷抱着丫鬟,正在脱丫鬟衣衫,小红一看就脸红心跳,这老爷竟然不顾礼数,要与小丫鬟交欢。

  小红年纪和婉儿相仿,刚满十六岁,也是少女怀春,因陪嫁黄府,也和玉郎圆过房了,是中玉小妾,晓得男女滋味,她看是在后堂,与婉儿西厢房离得远,便大着胆子在门外偷看起来,就见老爷将小萍衣服扒光,赤着身子,老爷也脱掉衣服,搂着就亲。

  小萍也不拒绝,两个人抱在一起,嘴亲着嘴,老爷下体一条粗大的阳物翘起着,顶着小萍阴户,小萍下体满是穴毛,两片嫩唇紧紧闭合,却被老爷慢慢用阳物顶开,小萍阴户被顶的舒服,搂着老爷娇喘,小红看到老爷的阳物甚是粗大,坚挺无比,不觉羞得脸红耳赤,春心大乱,阴户一紧,穴内不觉湿了。

  老爷抱起小萍,因身材丰满,老爷揉着小萍乳房玩弄起来,摸得小萍乳房发胀,乳头突起,老爷抱起小萍来并不费力,小萍将两条腿缠在老爷腰间,双手搂着老爷脖颈,老爷将她乳头含住,又吸又是咬。

  小萍被舔得骚浪起来,将自己满是浪水的小穴对着老爷黄瓜一般粗大的阳物,下体一沉,小穴竟被顶开,整支阳物全根而入,老爷托着小萍两股,耸动阳具,奸淫小萍嫩穴,小萍被抽插爽快,浪水弄得阳物湿淋淋的,抽送时将小穴插得[~仆嗞~仆嗞!「直响,小萍魂儿都出窍了,嘴中浪叫不己。

  老爷听着小萍淫声浪语,阳物愈加坚挺,用力狂插,小萍口中啍道:「哦哦……!爽死奴婢了!……哦哦~ !」,穴中浪水流个不住,老爷一边插一边说道:「插死你这~ 小荡妇~ 奸~死~你……!」,巨大的阳物顶得萍儿浑身发颤,头发都乱了。

  老爷和小萍在房中泄欲倒也罢了,却苦了外面偷看的小红,听着他们淫声浪语,一颗春心扑扑乱跳,却无处发泄,下体欲火中烧,浪水连连,小红想起在陈府时,夜间偷看过其她婢女用黄瓜插穴解渴,便到厨房找寻黄瓜,不想没找着,却看到一根擀面杖,两端是圆头的,表面用久已经光滑无比,心中暗喜,便用香油抹到杖上。

  回到原处,发现老爷已将小萍放倒在太师椅上,将小萍两条腿架在肩膀上,两手抓着小萍两个美乳,身子下压,小萍下体高高抬起,老爷将阳物插入挺着的阴户中,阳物在小穴中抽送,继续奸淫小萍,小红看着老爷阳物在小萍穴中进进出出,插的小萍浪水四溅,穴毛都湿了,口中不住叫唤:「老爷~ 用力~ 哦~ 哦
~ 用~ 力~ 嘛!……」。

  小红已是欲火焚身了,一时按捺不住,便脱去下衣,赤着下体,将擀面杖一头支在地上,一头顶着自家小穴,套将起来,擀面杖不大,如中玉阳物大小一般,只及老爷一半大小,小红眼中看着老爷大阳物,将小穴套着擀面杖,上下滑动,有如老爷在奸淫自己小穴一般,却也渐入佳境………

  这小红自和玉郎圆房后,和玉郎交合机会不多,欲火较婉儿更强,此时已是意乱情迷,不想老爷小萍已是云收雨散,老爷打开房门,只见小红光着下身,阴户中套着一木棍,闭着眼在木棍上抽送不停,棍上也满是淫水,正在紧要关头,听到门响,张眼看到老爷,小红忙将小穴抽出木棍,穴中淫水流了一地。

  小红脸红耳赤,呆立不动,老爷见这小红比小萍更多了几分姿色,身材更佳,两条美腿修长,阴户丰满,白嫩无毛,如肉馒头一般,甚是喜爱,此时穴口满是淫水,滴了一地,老爷一见,也不说话,上去抱了小红身子,径直抱到床上。
  老爷对小红的美色早已垂涎已久,只是小红是儿子房里的人,不敢乱来,这时见小红自己送上门来,自是不放过了。

  小红知道老爷要奸淫自己,心里本是允的,只是自身己是玉郎小妾,与老爷云雨乃是伦理不合,也怕被小姐知晓,便口中直呼:「老爷不可~ !,你我万万不可呀~ !」。

  老爷道:「我与萍儿二人不说,哪个知晓?」。

  小萍道:「我与老爷今日之事,己被你知哓,今日让你脱身,必会说老爷与下人淫乱,坏了老爷名声,若你从了老爷,三人今后一床睡了,便定无人知晓!日夜欢娱,岂不快活!」。

  小红听了知道无法挽回,也图个快活,便不做声,任老爷所为。老爷暗喜,知小红肯了,也不急,脱去小红衣服。

  只见小红还是少女,虽然长得俏丽,可刚满十六,乳房不大,细腰如柳,两条大腿光滑修长,只是阴户饱满,无一根穴毛,如一肉馒头鼓起,中间一肉缝,老爷用手指掰开肉缝,方能看到小红阴蒂,小穴紧小,早已湿淋淋了。

  老爷看到小红美穴,欢喜不已,用舌头去舔小红阴户,小红阴蒂被老爷舌头一舔,阴蒂渐渐大了,老爷把阴蒂用力舔个不停,小红阴蒂越舔越大,突起到肉缝之外了,老爷就把阴蒂含住,用嘴吮吸,小红爽了起来,身子都扭动起来,快感从阴蒂一阵阵传来,口中呀呀叫唤道:「老爷~ 我要~ 哦~ 哦……!」。
  老爷见小红发浪,阴蒂勃起了,便起身压着小红,亲着小嘴,手便在小红身上摸起来,小红被亲着嘴儿,香舌被老爷含着,一阵快感,便也抱住老爷,与老爷亲嘴,小萍见两人已成事,起身出去。

  小红分开两腿,老爷压着她,阳物便顶着小红阴户,小红穴口紧小,老爷一顶不得而入,便用手去扶住阳物,用龟头对着小穴口用力一送,小红身子一缩,竟不得而入,小红娇喘道:「好痛~ 好痛~ !」。

  原来小红被玉郎破身,玉郎阳物只及其父一半粗大,黄怀龟头巨大,小红穴儿太紧,自是不易进入,黄怀急了,便用被子垫着小红两股,让小红分开两腿,用手将阴户从中掰开,露着粉嫩穴口,将坚挺的阳物对着穴口,腰一沉,小红也咬牙将阴户往上一送,阳物竟然没入穴中。

  小红穴内已满是骚水,老爷借助骚水抽插起来,小红穴肉被龟头研磨,浪叫起来,口中不住叫到:「好爽……好爽~ 啊!穴爽死了……」。

  老爷抱着小红,将阳物狂抽起来,插得小红浪水直流,口儿张着,小穴快感连连,两腿直抖,两手紧紧抱住老爷。

  不多久,小红被老爷插得高潮迭起,身子如腾云驾雾一般,一个哆嗦,阴精直谢出来,老爷也不睬她,又是一阵狂插,小红被插得两眼一翻,魂儿出鞘,爽翻过去。老爷见小红被插晕过去方才罢手,抽出硬着的阳物,只见小红阴户被巨大的阳物插得穴口大张,露着粉嫩的穴肉,穴中淫水流将出来,垫着的被子竟湿了一块。

                第二回

         俏媳妇无意泄春光 色家翁有心诱娇娘

  这黄怀把家中两个丫鬟奸淫之后,倒也快活了一阵子,不时着小萍叫小红过去屋中淫乐,小红去得多了,每日听着老爷谈论街坊间男女秽闻,变得淫荡起来,与婉儿夜里常聊些男女偷情,公公扒灰的淫秽事。

  婉儿夜里也是孤单寂寞,倒也听得津津有味,听到妙处,也是脸红耳赤,阴户也湿润起来,口中却装着责怪小红胡说,心里却是欲火难耐,春情难耐。
  这小红看小姐爱听,夜里干脆和小姐做一床睡了,夜里说起在陈府丫鬟的淫乱趣事。

  小红道:「你可知陈府也乱着呢?」。

  婉儿道:「老爷家教甚严,怎会乱来?」。

  小红道:「你有所不知,虽府里男仆不能近女眷,可丫鬟之间也能泄火的」。
  婉儿奇道:「这怎么说,难不成你能变出男人之物出来?」。

  小红道:「我们丫鬟几人一起住,见到她们也睡做一床,夜里看到她们两个搂成一团,也能办事」。

  婉儿问:「这倒末听闻,如何办得?」。

  小红道:「一人扮成男子,将一假阳具绑在腰间,如男子那般插入,便撒得火」。

  婉儿一听道:「却有这事,只是没男子有趣,况这假阳具哪里得来?」。
  小红道:「我见着那假阳具乃是木头雕刻,也好奇,就问她们如何得的?那丫鬟说是外头买的,一次外头有货郎叫卖,我见她们出去,便跟了去,就见是卖胭脂水粉的货郎,她们悄悄问货郎,货郎便从箱底拿出些假阳具供她们挑选」。
  婉儿道:「这货郎也不怕被抓了报官呀?」

  小红道:「他们专做女子生意,有人买便有人卖了,女子用它解闺中之苦,我见小姐也思念夫君了,方说与小姐的,小姐何不试试,也解那思君之苦了」。
  婉儿叹道:「此法不错,可现就算有心想试也无现货呀~ 」。

  小红道:「待我留心,见有卖的便买来给小姐一试如何!」。

  婉儿脸一红道:「不可让人知晓方好」。

  小红道:「我不在邻近买,到别处去问,何人能知晓,小姐放心便是」。
  小姐便轻声应允了………

  这玉郎一走便是半年,只苦了婉儿在家守寡一般,整日在家呆着,空虚寂寞,好在有小红陪伴,方好过些,这陈怀也瞧见婉儿心思,只是是自家儿媳,倒也不敢乱来。

  这婉儿容貌身材都是家里最好的,正值酷暑,婉儿爱干净,午睡后会起身洗澡。

  这陈怀平日里也不到儿媳厢房,这日想着小红,刚好小萍不在,便自己过来,不想撞见儿媳沐浴,小红在里面服侍,便大了胆子偷看。

  他把窗纸捅破,往里边张望,只见婉儿脱得赤条条的,在浴盆内沐浴,小红在帮其擦背,下身已浸在水中,只露着双乳,这婉儿乳房坚挺,又大又圆,乳头粉红,小红小萍均不能比,黄怀一看十分喜爱,看着一对美乳,口水都流了,他未见过如此美乳,恨不得两手去揉弄一番。

  黄怀看得呆了,站在窗外不肯移步,一直看到婉儿出浴,只见婉儿身形修长,肌肤雪白,一双美腿粉嫩匀称,真是世间少有,抬腿出浴之间,露出蜜桃一样阴户,只见她阴户粉嫩丰满,两片肉唇光洁无毛,长着柔软细嫩的阴毛长,黄怀见婉儿人长得美,身材也好,阴户竟然也如此勾人,一时着迷,阳物都高高挺起了。
  直看到婉儿穿衣完毕才回房中,自此对婉儿是念念不忘,心里寻思要与婉儿云雨。

  黄怀见了小红,便对她说出心中之事,小红正为小姐之事犯愁,便将婉儿近况告知老爷,黄怀一听大喜,原来就怕儿媳不肯,当时就想去找儿媳。

  小红忙道:「老爷莫急,小姐家教甚严,只怕不肯与老爷扒灰,须从长计议,试探一番才行,小姐是久渴之人,你若将阳物让她见着,我便知此事能成否」。
  黄怀便在小红耳边低声道:「这个容易,你只须如此如此,便可成事」。
  两人约好勾引婉儿的法子,分头行事。

  这一日,黄怀身子不适,卧床不起,着小萍过来告知婉儿。

  小红对婉儿道:「家翁抱病,虽说男女有别,可儿媳理应过去服待才是」。
  婉儿与小红便过去看望,只见黄怀卧在床上,双目紧闭,似病得不轻。
  小萍正在服待,正值酷暑,黄怀浑身是汗,身子发热,小红道:「只怕是中了暑气,须解去衣衫,用凉水擦拭身子放能解暑」。

  小红便去端了盆井水过来,小萍便去解黄怀衣衫,去了黄怀上身衣物,擦洗身子,见婉儿也不回避,便将黄怀裤子也去了。

  刹时间,黄怀阳物便跳将出来,摇摇晃晃且是坚硬不倒。

  婉儿一瞧之下,羞得脸儿通红,忙用衣袖掩面,眼却偷偷去看,只见公公阳物甚大,又粗又长,直挺挺的翘起,婉儿下体不觉湿了。

  婉儿见小萍在场,瞧了一会便转身回屋去了,小红叫醒装病的老爷。原来这小萍按老爷吩咐行事,小红却在偷看婉儿神态。

  黄怀便问小红:「她可有看我阳物?」。

  小红道:「我见她用衣袖掩面,双眼却一直偷看老爷阳物,以为没人瞧见,看了许久才走开」。

  黄怀一听便取出一木制假阳具,对小红道:「此木阳具是我让巧匠按我阳物尺寸制成,正可派上用场」。

  小红便接过木阳具,与老爷阳物一比,大小长短果然一个模样,打磨得光滑无比,心中暗喜,有了此物,必能让小姐上钩了。

                第三回

         婉儿欲火焚身中计 黄怀偷梁换柱如愿

  原玉郎与婉儿约好半年便回,不觉半年过去,婉儿苦等夫君回家团聚,可此时玉郎货款尚未收齐,差人送些银两给家中花费,一直未能回家。

  小红夜里刻意挑逗婉儿,故意说起公公阳物如何巨大,这婉儿自见了公公阳物,心中越发饥渴,夫君又不回,心里更是烦闷,只想些男女之事,可又怕有违礼教,不敢乱来。只是对公公有了念想。

  这晚小红见婉儿听她说起公公,便脸红耳赤,娇羞不已,便去取了些酒与婉儿对饮,夜间与婉儿睡一床,又说起公公阳物。

  小红对婉儿道:「那日我见老爷的阳物,却比常人大许多,若能让他弄一回,必是爽死了的,那日小姐却走了,可惜了」。

  婉儿借了酒兴,脸儿发热,一听便道:「那日我也瞧见了,与玉郎比,大了一倍有余,让我着实动火」。

  小红道:「老爷没了夫人,定是欲心如火,那阳物都硬得那般大了,小姐若也想他,两人何不做一床睡了,也解两头之火……」。

  婉儿道:「这却不可,若外人知晓,便不能活了」。

  小红道:「上回你要的东西我已买到,待我把此物绑到腰间扮做老爷与你交合,定能解小姐之火」。

  小红取那假阳具来,婉儿一见不觉一惊道:「此物如此粗大,怎入得小穴?」。
  小红道:「前几日我去货郎处问有无此货,那货郎带我到无人巷内取了三支出来,称小的是按少年尺寸做的,中的是按大人大小做的,这最大的是依他本人阳物做成,我便说他骗人,那货郎便掏出自己阳物,问可有骗人,我见他果然长着一条大本钱,看着也动了心,那货郎问我试试大小是否合适,我一动情,便和他试了一回」。

  婉儿听得动情问到:「你与他试了,可否进得穴内?」。

  小红道:「开始有些艰涩,后边出了水,却也全根而入,快活无比,我被他弄得爽快极了,也不知这货郎卖货之时勾搭了多少良家妇女,这般会搞」。
  婉儿听得愈加动火,阴户湿淋淋的,这小红故意说些淫乱之事打动小姐,见小姐果然中套,便脱了衣服,把那假阳具抵着床,分开大腿,把小穴对着龟头,穴口来回摩擦,将浪水涂抹阳具,不一会便插将进去。

  这小红当着着小姐之面,套动阳具,婉儿见这阳具与老爷一般粗大,一时想起老爷之物,穴中一阵发痒,看着小红浪水流将出来,却如与真人交合一般,心里也是蠢蠢欲动了。

  婉儿此时已意乱情迷,自行除去身上衣物,露着雪白的身子,分开自己修长的美腿,阴户如水蜜桃般好看,淫水顺着肉缝流下,眼中直勾勾盯着阳物看,小红便拔出假阳具,上面湿淋淋全是淫水,便让婉儿自己将蜜桃中间肉缝剥开,露出鲜嫩的小穴,小红将龟头抵着婉儿小穴,却见穴内淫水泛滥,却也紧窄,一时插不进去。

  便伸出舌头去舔着婉儿阴蒂,把假阳具慢慢顶入婉儿穴中,婉儿夹着阳具,却只插入半根,小红来回抽动阳具,插得穴口松了,便将整根桶入,婉儿口儿张开,淫叫起来,小红把那阳具插得飞快,婉儿浪叫不停。

  插了一会,婉儿浪水流将出来,淫兴已起,小红对婉儿说要找来绳索把阳具绑在腰上插,那样更加能助兴,婉儿抓着阳具,往自家阴户乱捅起来,穴水流了一手都是。

  这小红让婉儿自行插穴,自己却下了床来,去叫了老爷过来,黄怀见机不可失,脱得赤条条的摸进婉儿房中,小红让黄怀躲在外间,不许做声,自己取了红绳,穿到阳具留着孔中,把阳具后段插入自己穴中,用红绳固定着,回到床上。
  婉儿见那阳具如长在小红身上一般,十分欢喜,果真如男子一般。

  小红躺在床上,阳具高高立着,问道:「这样可像那日老爷?」。

  婉儿道:「这阳具像极,他也是这般粗大」。

  小红道:「你我两人玩这个,须如演戏一般才有趣,今夜我扮作老爷,你还扮自己,你就当那日你到老爷屋中,看到老爷这般样子,我与小萍均不在场,你心中想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

  这婉儿一听,十分有趣,既是做戏,怎么做都无妨,便依了当日心中想法,只见她穿了衣服下得床来,站在当日所站地方,偷偷看那公公阳具,穴中一时湿了,见公公一动不动,便解了衣裳,上到床上………

  这黄怀在外间听得得仔细,心中晓得婉儿演的便是她当日心中想的,也来了兴趣,偷看她们如何演,两眼看得仔细了。

  只见婉儿上到床中,分开自己两腿,跨着小红小腹上,两手扶着床板,用阴户凑着那阳具,用小穴套弄那直挺挺的阳具………

  黄怀一见,就如婉儿正在套弄自己一般,阳具硬将起来,他晓得婉儿那日心中已有奸淫公公的念头,而今就是自己出去,婉儿也不会抗拒他了,一时心中狂喜。

  黄怀耐着性子,偷看两人做戏,小红演着老爷,看那婉儿将阳具套入穴中,装着醒来,

  故作吃惊问那婉儿:「婉儿,你怎可与我做这事?」。

  婉儿先是一怔,知是戏里的话,回小红道:「公公,儿媳看婆婆不在了,你下面如此坚硬,特来帮公公软一下……」。

  小红故意问道:「你见了公公之物,是何感觉?」。

  婉儿已入戏了,不觉回到:「公公之物如此粗长,儿媳见到自是无法忘怀,夜里做梦,梦中我躺在床上,公公脱得赤条条的,将我按着分开两腿,将阳物插将进去,与我云雨,舒服之时却醒了,下面流了好多水儿……」。

  黄怀听见婉儿做梦都与自己云雨,又见她套着阳具淫荡之态,阳物已是硬得如铁一般,恨不得即刻冲将进去。

  却听小红道:「老爷就在此处,今夜便能让你美梦成真,你便依梦中之事,我们重演一次如何?」。

  小红语带双关,婉儿却没防她,甚觉有趣,两人起身,小红让婉儿躺在床沿,大腿分开,用双手扒开阴户,穴口大张。

  小红又对婉儿道:「我去把灯灭了,你想着老爷模样,与我交合之时,便如真与老爷云雨了……」。

  婉儿依了她,见小红将灯吹灭了,婉儿便闭着两眼,想着公公那阳物,扒开小穴等着阳具插入,心中却也淫兴如火。

  这小红转身到了外间,拉了老爷进来,老爷到了床边,一下摸着婉儿大腿,便往上摸去,到了大腿边了,婉儿两手正扒着小穴,黄怀摸着那穴口,扶着硬帮帮的阳物就插将进去………

  婉儿穴中淫水泛滥,又让假阳具插了一回,已不难插,被公公阳物一下全根插入,公公阳具又热又有弹性,与那假阳具不一样,入得穴中舒服无比,婉儿却只当是小红,张着大腿,任公公狂插起来。

  黄怀如做梦一般,不想今日真的能与婉儿云雨,自己日思夜想的美人,正被自己奸淫着,阳物在儿媳紧紧的穴中舒服无比,奸淫儿媳,是与奸淫小红小萍比不得的。

  这婉儿却一点不知被公公奸淫,因那阳具与公公尺寸一样,只当小红用假的在插自己。

  婉儿小穴被公公插得发烫,按着梦中情景,在床沿上被公公强行奸污,便把两脚搭着床沿,将大腿分得开开的,两手抓着床单,忍耐那大阳具的奸淫。
  黄怀越插越快,婉儿穴中快感一阵强过一阵,婉儿忍不住浪叫起来,淫水流个不住,顺着床沿流到床下,两手用力扯着床单,公公一阵狂插,婉儿一个哆嗦,花心乱颤,小穴一阵强烈收缩,阴精泄了出来,床单竟也被婉儿两手扯裂了。
  陈怀也插得爽极了,被婉儿小穴紧紧一夹,再也忍耐不住,阳具收缩起来,一股股阳精喷了出来,均射入婉儿穴中。

  小红在旁边听着翁媳扒灰,见两人己云收雨散,忙拉了黄怀出去,外门并未关着,黄怀自行回屋中去了。

  这小红点着灯,看着婉儿仍躺在床边,大腿张着,露着被公公插红了的小穴,穴中淫水流到床身边都是,正闭着眼娇喘着………

  这婉儿被公公奸淫,却浑然不知,与小红也夜里时常插穴,却没那晚舒服,好在半月之后,玉郎竟然回到家中,此番生意赚了好些银两,夫妻团聚,久别更胜新婚,不久婉儿小红均有了身孕,黄怀也将小萍纳为小妾,阖家团圆快乐。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