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小晶故事汇之借你的女友用下呗】(续6)【作者:dhan5200(董寒) 】
【小晶故事汇之借你的女友用下呗】(续6)【作者:dhan5200(董寒) 】
字数:72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小晶故事汇》之借你的女友用下呗续6

  这篇文章是个过渡部分,肉戏极少,就在后面稍微有点。

  主要是为了文中一个重要人物(王成)的出场做铺垫。

  (王成)对他不了解的朋友,可以去看《小晶故事汇之欺淩视频》

  我发疯的沖出宾馆,在街道上到处高喊「晶、晶、」

  见到一个人,就上前问他是否知道小晶的下落。

  大街上的行人都视我为疯子,纷纷躲到一边。

  毫无头绪的我在大街上一直游荡着,嘴里不断的自言自语。

  「晶你到底在哪里啊。。。。。。在哪里啊」

  华灯开启,又关闭。

  而我仍然在走着,找着,叫喊着晶的名字。

  眼睛慢慢模糊。

  人却还在前进着,从未停止。

  生怕自己一旦倒下,晶也就再也不会出现。

  第三天,滴水未进的我终於昏倒在一个小区门口,被热心的保安大哥救起,还把我送回了宾馆。

  在宾馆里足足躺了两天,我才下了床,身体机能恢复了不少。

  简单的吃了一些稀粥后,我打算再次出发,寻找小晶。

  刚来到宾馆前台,就看到几个服务员正在小声议论着什么。

  本来我没有太在意,正要走过的时候,突然听到其中一个女孩子嬉笑着说「现在人真想不开,你看,又跳河一个,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唉!」

  「小姑娘、跳河」

  这两个词一下子撞进了我的大脑。

  我马上沖过去,大声询问说话的女孩子「你在说什么?」

  也许我的语气过於激动,动作也有些强硬。

  那个女孩子吓了一跳,楞楞的没有说话。

  意识到自己的无礼,我稍微后退了些,欠声道「不好意思啊,美女,我有些失态了,请问你刚才说的小姑娘跳河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被我恭维了一句美女。

  那个女孩子轻笑了下「哦,吓我一跳。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发了张照片,说他前两天看到一个女孩子从南湖上跳了下来,等他沖过去打算救人的时候,女孩子已经失去了踪迹,他就拍了张女孩子留在岸上的鞋,你看。」

  我接过那个女孩子的手机,顺便看了下她的胸牌——刘灿。

  刚看了下照片,脑袋就「嗡」

  的一下,眼前顿时一片黑暗,照片里的鞋正是小晶来时穿的那双鞋。

  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归还女孩子手机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返回房间的。
  我的魂仿佛丢了一般,眼泪不时的流出。

  「晶,对不起,对不起、、、、、」

  不断的忏悔,胡言乱语的嘶叫,发疯的打着自己,脸被扇的已经变的模样。
  华灯初上,我从背包里找出一件干净的衣服换上,又把鞋刷的干干净净,简单的整理了下仪容。

  上了一辆taxi,来到了南湖公园。

  天气渐凉,公园里人也不是很多。

  来到南湖边,我默默的把鞋脱掉,放在一边,走进了湖里。

  湖水慢慢打湿我的裤腿,寒意虽冷,我的内心却火热。

  「晶,我来陪你啦、我来啦、你不在孤单啦。」

  湖水上涨到我的大腿处,我仍然无畏的继续前行,耳边传来一些人声「小夥子,快回来,别想不开啊。快来人啊,有人自杀了。」

  「零零零。。。」

  衣服里的电话响起。

  我没打算接,因为我意已绝。

  可是那该死的铃声一直不停的响。

  我把手机拿出,打算扔到一边。

  一个熟悉的来电————-小晶母亲。

  看到这个号码却让我动作减缓。

  现在小晶已经不在人世。

  即使我也不愿独活,也得跟小晶母亲交代一下。

  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我在群父那里感触颇深。

  思前想后了半天,我接起了电话「小寒啊,你做什么呢?半天才接电话?小晶在旁边吗?」

  听到了小晶的名,我的眼泪再次涌出。

  有些哽咽的说「姐(因为我跟小晶母亲有染,年龄也差不了几岁,所以称呼上就叫姐,当然在小晶前,我叫阿姨),我有些伤寒,晶去给我买药了。我刚才在洗手间,才看到。你身体好些了吗,听小晶。。。」

  刚要说些什么,却被小晶母亲打断「你还好意思说,带小晶一走就一周多,也不回来看看我。我身体?啥事没有,我身体每一处你不都看过吗?」

  我前进的步伐突然停了下来。

  「不对啊,晶不是说,她母亲病了,回家照顾了两天嘛。可从对话里,小晶母亲完全没生病啊,小晶竟然在骗我?她到底瞒了我多少」

  「姐,你真的没生病?」

  「死人,你还真希望我病了是吧?」

  「姐,不说啦。等我回去,好好(感谢)你啊。」

  还没等小晶母亲回话,我就把电话挂断了。

  身体回转,往湖边走去。

  岸边已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还有几个人正脱着衣服,打算下湖救我。
  可当我走回到岸边,这些人都蒙住了。

  穿回了放在地上的鞋,我向大家鞠了一个躬,在大家窃窃私语中,离开了南湖。

  再次坐到房间的床上,我的心境和刚才已经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小晶那两天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要骗我?那几个人为什么能走进我的房间,还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大量的疑问在我脑海里闪现,可是又无法得到答案,我的头好痛,还是去外面透透气吧!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才发现问题还是无法解决。

  「老弟,进屋吃点饭呗!」

  我傻傻的被一个大姐喊进了小饭店,饭菜没要几个,啤酒倒是喝了不少。
  身体已经摇晃,脚下都轻飘飘的。

  我扔了两张百元大钞,走出了小饭店。

  又往前走了一会,由於酒喝的实在太多,被冷空气吹了一会,「哇」

  我腰一弯吐了出来。

  正好有几个人刚刚从旁边一高档酒楼走出,躲避不及,被我的呕吐物溅了一身。

  「草,死酒鬼,马勒隔壁……」

  那几个人高声骂了起来。

  我心情本来就非常压抑。

  听到别人骂脏话。

  一股怒火油然而生。

  起身一拳就打了过去。

  这帮人你一脚,他一拳朝我砸了过来。

  我也不管那么多啦,就揪住一个人不放。

  几分钟后,巡警赶了过来,那几个人四散而去,就剩下我和揪住的人没有跑掉,被带回了派出所。

  因为我俩都喝了不少,只能关进拘留室,等第二天酒醒再做笔录。

  那一晚,是我近一周睡的最踏实的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过来。

  揉了揉眼,身体上的疼痛席卷而来,

  「擦,又被人群殴啦。」

  那个被我揪住的人还在熟睡,呼噜声此起彼伏。

  我站了起来,打算再补他俩脚,解解心恨。

  没想到他一个翻身,脸朝向了我。

  「啊!是他。」

  我擡起的脚慢慢放了下来。

  两个小时后,那个人醒了过来,身子靠在墙上,脑子使劲的晃着。

  当他看到我的时候,警觉的往后撤了撤身,嘴里狠狠的说「操你妈的,小子,你他妈敢打老子,你等出去的,老子干死你。。。。。。」

  咒骂声一直持续。

  可我的脸上却浮现出笑容,身体还慢慢靠近了他。

  他双手握拳,脸上出现恐惧的表情。

  「煞笔,笑个鸡巴。你要干啥,你别过来。」

  「王。。。。成。。。。。」

  我小声说着。

  那个人没想到我喊出了他的名字。

  他警觉的眼睛里有些奇异,双拳稍微放低「你认识。。。我?」

  我和他保持了几十厘米的距离「我认识你,但你不认识我。」

  王成的双拳终於放下。

  「你到底是谁?」

  「你还记得D市的X晶吗?我是他老公。」

  「你是X寒。」

  王成惊呼。

  「你知道我。」

  我没想到王成竟知道我的名字。

  王成苦笑了下,双拳摊开。

  「当年,我和家姐还是拜你所赐,出了乱伦的闹剧。」

  我尴尬的不知说些什么。

  看我一脸不知所措。

  王成慢慢靠近我,拍了拍我肩膀「寒哥,当年你虽然非常过分,但错不在你,要不是我贪婪小晶的身体,也不会被你设计。」

  「我听说,你不是被你父母送出了国吗?」

  「呵呵,国外的生活我那里受得了。没过几个月,我就偷偷跑回来了。」
  王成坐在我旁边,小声说「你还记得那个保安吧,就是帮你的那个?」
  「金星。」

  「对,就是他,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没了踪影。」

  王成的脸上浮现煞气。

  「不知道。」

  「我找人修理了他,断了他一条腿,还把他睾丸踢爆了。」

  听到王成这样说,我下意识的把腿夹紧了些。

  脸上也有些僵硬。

  王成看我紧张的神情,坏笑了声。

  「当时,我也打算对你动手了。」

  「啊!」

  「可就在我打算动手的时候,我爸的身体出了问题,动了好几次手术,我也暂时放弃了动你的想法。」

  感谢王成的父亲,我躲过了一劫。

  心里默默念叨。

  「后来呢?」

  「没过多久,我爸就走了,没几个月,我妈也身患重病,离开了人世。」
  王成眼眶中浮现泪水。

  「对不起啊。」

  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一切,恐怕都缘於我当年的那个小小惩罚。

  「陪伴了父母几个月,让我对你的恨也渐渐减少。其实我还要谢谢你呐。」
  「谢我,谢什么?」

  王成刚要和我说话。

  突然被走进来的警察打断。

  「酒醒了吧,来,做笔录啦。」

  警察本来以为我俩会互相扯皮,拒不交代。没想到我俩态度非常好,承认了醉酒打架的事情。於是我俩被警告了一番,每人罚了500元了事。当我俩走出派出所,发现外面停了好几辆黑车。十几个彪形大汉站在一旁。看我走了出来,前面一个瘦脸汉子一挥手,十几个大汉就围了过来。

  王成站到我面前「你们干什么?」

  「大哥,就这个傻逼昨晚袭击的你吧。让兄弟们给你出出气。」

  瘦脸汉子一脸嚣张模样「滚你妈逼的,昨晚我被打的时候,就你跑的快。另外,别他妈傻逼傻逼的叫。这是我哥,快叫寒哥。」

  王成现在的语气完全就是个大混混口吻。

  十几个大汉和瘦脸汉子顿时没了主意,杵在原地。

  「还他妈傻逼站着干嘛?我和寒哥都饿了半天。」

  瘦脸汉子脸上的气焰早已不见了踪影,弯着腰,脸上含笑的打开一扇车门「大哥,寒哥,快上车,饭店我马上去张罗。」

  有些受宠若惊的我和一脸神气的王成坐上了汽车,小车一路疾驰。

  两个小时后,一家高档酒楼雅座中,我和王成还有那个瘦脸汉子围坐在圆桌外。

  瘦脸汉子站起身端起一个酒杯「寒哥,我猴子刚才对您不敬啦,希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喝了这杯酒,原谅小弟」

  我接起酒杯一饮而尽。

  猴子非常开心,也拿起酒杯在我酒杯下沿碰了下,一口喝了下去。

  王成本来严肃的表情,现在也轻松了不少。

  「寒哥,这个猴子是个人才,很多事情都靠他出谋划策。」

  「哦,军师啊」

  我心里想。

  这才认认真真的端详起猴子。

  尖嘴猴腮,三角小眼,嘴上一缕小胡子,身高不高,背有点弯,年龄看不太出来。

  猴子看我一直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

  「寒哥,你别听老大瞎说,我做的一切都是老大的授意。。。。。。」
  听猴子如此夸奖自己,王成也非常开心,高高的举起酒杯「来,寒哥,猴子,干杯。」

  这顿酒喝了很久,从王成和我说的话中,我知道了他自从父母离世后,就来到了J市,靠着父亲留下的丰厚家底,自己开始创业。

  又有猴子帮助,在两年不到的时间里,就在J市创出了名号,现在名下有个大型的夜总会。

  还有不少其他副业。

  「寒哥,你昨晚够吓人的,一个人打我们好几个,说实话,平常这些人都是沾过血的,不过你昨晚好像完全不要命一般,要不我怎么能把老大留下,就跑了呢?」

  猴子起身给我和王成倒满了酒。

  王成也举起酒杯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我的眼里浮现泪水,刚想和王成说出小晶的事,突然想起有个外人在场,就看了一眼猴子。

  嘴巴张了张,没有说话。

  猴子倒是非常明事。

  马上站起来「大哥,寒哥,我酒有点多啦,先回去休息啦。你俩再坐会啊。」
  离开了雅座。

  我这才和王成讲述了在小晶身上发生的事情。

  「小晶出事啦?」

  王成本来举起的酒杯一下子放在了桌子上。

  「是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屍。我已经找了好几天,昨晚就因为太闹心,才喝了不少酒,要不能碰上你吗?」

  我使劲的握着酒杯。

  王成倒是非常冷静,慢慢的啜吸了口酒。

  看他不说话,我拿出一根烟点上。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吸烟,一个小口喝酒。

  都没有说话。

  半天后,王成仿佛想到了什么「寒哥,从你刚才讲的事来看,我觉的有一个人很可疑。」

  「谁?」

  「张山。」

  我双眼睁大「王成,你怀疑张山?」

  「不可能,不可能」

  王成眉头皱起,疑惑的看着我「为什么不可能?」

  「他是个同性恋,喜欢男人的。」

  王成听我这么一说,人有点楞住,拿出一根细烟点上,动作不快,还挺有些韵味的。

  我才意识到现在的王成。

  比以前多了几分成熟,还有些我不知如何描述的气质。

  不过,应该算是一个美男子啦。

  「圈子里好像没有张山这个人呢?」

  王成自言自语。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在这里也算遇人无数啦,可这个张山,却从没听过。看来得好好调查下他啦。」

  我点点头,掐灭了烟头,又喝下了一杯酒。

  「寒哥,别太难过啦,这个事就交给我办吧,三天我就给你个交代。」
  听王成这样说。

  我勉强的露出笑容,和王成又继续喝了下去。

  这顿酒从中午一直喝到了晚上。

  本来我打算回宾馆,但王成觉的那里有问题,让我去他家住两天。

  他家在郊区,4层的别墅。

  我喝的实在太多啦,刚进屋,一下子坐到了皮质沙发上。

  王成的脚步也有些踉踉跄跄。

  「寒哥,你先坐会,我叫人给你弄上热水,你泡下。」

  转身走上了楼。

  一会后,有个女佣把我带到了二楼的浴室。

  里面一个圆型的大浴缸已经放满了水。

  我脱光衣服,坐了进去。

  「好爽!有钱真好。」

  这时我才发现旁边竟然有个红酒瓶,还有个酒杯。

  还有个遥控器。

  我倒了点酒,摇晃了下,闻了闻。

  「好酒。」

  拿起遥控器随便点了下。

  一个隐藏的大屏幕从上方落了下来。

  里面竟然上演着小黄片。

  三个光溜溜的女孩子交织到了一起。

  香艳的镜头不时出现。

  喝着红酒,泡着热水,看着小黄片,好惬意!一个多小时后,我才不舍的走出了浴室。

  女佣还等在门外。

  接过了她递给我的浴袍。

  我的脸有些发烧,可能是从小到大没被人伺候过,有些不好意思。

  女佣倒是非常自然。

  「三楼的客房已经收拾好了,请你上去休息。」

  到了三楼过道,女佣就离开啦。

  我走到一个写着客房的门前,走了进去。

  房间非常宽敞。

  灯光十分明亮。

  床非常大。

  被单有些篷乱。

  我掀起被子。

  一下子楞住啦。

  里面竟然有两个光溜溜的侗体。

  「咦!好像是刚才小黄片里的女孩子啊,就是少了一个。」

  我忙把被单放下,刚要转身离开,一个柔弱无骨的手从被单里拽住了我的手。
  被子里的两个女孩从床上坐了起来,春情无限的看着我。

  本来刚才看小黄片就让我有些激动,再加上快一周没碰过女人啦。

  鸡巴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抓住我手的女孩也看到了我浴袍下的变化。

  隔着浴袍亲吻着我的鸡巴。

  柔弱无骨的小手还在我的大腿上抚摸。

  另一个女孩子则走到我背后,身体紧紧靠着我。

  两个软绵绵的肉团在我后背上来回摩擦。

  被两个女孩子紧紧包围,我尴尬的杵在床边。

  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浴袍已经被身后的女孩给脱了下去。

  没有了浴袍的阻隔。

  前面的女孩的嘴直接触上了我的鸡巴。

  她的嘴唇很柔软。

  舌头更是灵巧。

  在我的大腿周围到处游走。

  后面的女孩子身子慢慢下沈。

  两个肉团不断下滑。

  两只手也轻轻的扯着我的胳膊。

  她的舌头竟然在我的屁股上舔弄,而且还在往下。

  她的舌尖一点点的鉆到我的屁眼里。

  「嗯。。。」

  第一次被女孩子舔屁眼,我竟叫了出来。

  虽然我之前一直希望小晶给我毒龙,但小晶觉的屁眼太脏,所以从没实现过,今天竟然碰到了,我的心里乐开了花。

  由於我站着的原因,屁股比较紧,身后女孩子舌尖只能鉆进去一点,她两手轻推我上身,我往前一倒,就趴在了前面女孩的美背上。

  眼前是个大大的屁股。

  我的手慢慢摸了上去。

  很滑,很结实。

  身前的女孩由於被我压住,无法舔吸我的鸡巴,她一转身,正面朝向我,大屁股变成了女孩子的下体。

  看着近在眼前的女孩淫穴。

  四处散乱的乌黑阴毛,小穴上还有些未干的淫水,肉缝一张一合。

  我的舌头从嘴里伸出,先是在褶皱上用舌背来回摩擦,然后舌尖又轻舔小穴上的蜜桃。

  随着舌尖的轻触,蜜桃开始变大。

  身前女孩也从下面含住了我的鸡巴。

  她的手也前伸,摸上了身后女孩的肉团,不断的揉搓着。

  屁眼被吸食的感觉愈来愈大,鸡巴也在身前女孩的嘴里逐渐变大。

  我被身后女孩拉了起来,她那刚在我屁眼出没的舌头鉆进了我的嘴里。
  手也接管了身前女孩的嘴,使劲的套弄着我的鸡巴。

  身前女孩身体往前了些,舌头舔上了身后女孩的淫穴,手指插进了我的屁眼中。

  被她俩这样玩了半天,我实在有些憋不住啦,抱起女孩扔到了床上,自己也上了床,三个人在床上纠缠在起来。

  灯不知什么时候关闭了。

  房间里一片黑暗。

  就剩下我们三人不时响起的呻吟声。

  我都射了一次啦。

  可两个女孩还如死鱼般拥住我,在我身上继续抚摸着。

  这时,门开了一条缝。

  一个人影闪过。

  「第三个女孩回来了吧。」

  我心里猜测。

  门很快就被关上啦。

  第三个女孩果然上了床,直接就把我的鸡巴吃进了嘴巴。

  那两个女孩中的一个,直接坐到了我的脸上,把我的头压在了她的胯下,我舔吸着她的淫穴,舌头不断的舔、吮、吸、咬着她的肉洞。

  一股淫水顺洞流出,被淫水沖洗脸。

  我的鸡巴一下子又恢复了神勇。

  第三个女孩把我的鸡巴摆正,屁股直接坐了上去。

  双手也放在我的腿上。

  「擦,这个女孩的手劲不小,按的我还有点疼。」

  不过下体带来的沖击不太一样,紧致的肉洞仿佛有种处女的感觉。

  夜就在我们几个人的淫戏下过去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射了几次,最后疲倦的睡着了。

  第二天快中午我才醒过来,手还被一个女孩压在头下。

  我轻轻的抽出手。

  「咦!这个女孩子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是想了半天,也不记得在那里见过,我只好先穿起浴袍,走出了房间。
  楼下。

  王成正坐在老板椅上,手在仔细的擦拭着一个相框。

  「什么相片啊?擦的那么认真。」

  我微笑着。

  「我的结婚照。」

  王成把相框递给了我。

  「啊~~~」

  相框里穿着婚纱的女人竟然是刚才压住我手的女人。

  看我嘴张的大大,王成倒是非常自然。

  「你在看看这张」

  接过王成给我的第二张照片。

  我的嘴巴更大啦,神情更是奇怪。

  「你。。。。。。。。。。。。。」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