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紫霞仙子&迷途公演】(完)【作者:紫霞仙子&迷途】
【紫霞仙子&迷途公演】(完)【作者:紫霞仙子&迷途】
字数:1097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场景设定:罗马斗兽场

  人物设定:迷途是一个旅意画家,在为下一副主题画寻找灵感,其中的贵妇主角还缺失模特紫霞是个结婚5年的少妇,因为丈夫太忙了,自己出来旅行,孤独而渴望激情

  时间:2015年7月

  迷途:

  又是迷茫的一天。

  我围着斗兽场漫无目的的走着,寻找着可以下笔的素材。

  古老的建筑,欢腾的人群,我都已经毫无兴趣。那些东西我起码画了一千遍以上。

  我渴望着能找寻到让我眼前一亮的可人儿,在万千人群中一眼可以锁定的美妙人儿。

  走得有点累了,我来带斗兽场地铁门口的烟草店,准备买瓶水。

  进门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裙丰乳肥臀的少妇和我迎面走过,带起的发香让我精神为之一震。是牡丹的味道,高贵、典雅、雍容的花中之后。

  这个少妇一定能让万千男人为之情谜,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在她的石榴裙下喷精而亡。她那白皙的肌肤只是看一眼就让我感到一阵晕眩,如果舌尖能在她身上轻轻地舔舐而过,那是多么高妙的享受。

  可惜她走的很匆忙,我来不及看清面容。不过光闻到她飘散在空气中的体香,也不枉此行了。

  我犹豫着是否该追过去认识一下,如果能和此等尤物共度良宵,我愿意倾尽所有。

  这时候,我看到地上掉了一支笔,粗粗的金属笔身反射着耀目的色彩,但上面沾满了水渍,捡起来触感湿湿的、油油的,有些怪异。

  是刚才的少妇掉落的,我感到欣喜,有了这个理由,上帝也无法阻止我一亲芳泽。

  我激动的转身追寻少妇的踪迹。

  她已经走进了人潮,但我的眼睛好像装上了最精密的扫描仪,一眼就发现了人群中那道白得刺目的光。

  我急忙追过去,脑海中幻想着她白花花的酮体。

  在通往罗马古帝国遗迹的大道上,我追上了她。

  「你好,你的笔。」我在后面喊。

  少妇回头,有点散乱的长发在风中飘扬,贴着额头的丝丝汗水。眼睛有些疲惫,看样子旅途的美好并没有带给她快乐。寂寞的身影充满了慵懒的气息。
  我突然找到了下一幅画的主题,心里狂跳着面上却不露声色,并呈上我最真诚的微笑。

  「你好,刚刚在烟草店前你从我身边走过,掉了这支笔,还记得吗?」看她没有说话,我又重复道。

  我没注意到她的脸红红的,眼睛盯着笔,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说。

  紫霞:

  罗马斗兽场建于公元72年,高48公尺、占地16万平方米,见证了罗马帝国的崛起、兴盛和衰败。

  现如今虽然只剩下了一些残垣断壁,但它却是古罗马历史的象征。我透过这些古建筑,似乎看到了那些人事。

  不管中国的建筑,还是意大利罗马的斗兽场,都让我痴迷,以及流连忘返。
  站在千年历史的石柱面前,看着巨大遗址斑驳的砖墙,仿佛亲历那一段恢弘而沸腾的历史。

  我来过这里么?为什么心中却有着莫名奇妙的情愫在里头。

  我定定的看着一些浮雕,一眼万年,似乎将自己置身其中,只一瞬间,我自己似乎化身为了画中人。

  做了一场风光无限的漪梦。

  内心的炙热,让我没来由的不安分起来,为了躲避尴尬,试图说服自己只是的口渴了,想找瓶水喝。

  其实,喝水,原来并不是渴,而是嘴巴寂寞了。仅此而已!

  匆忙中…略过一个身影,梦中人?

  我却不敢回头,邂逅,相遇,这种事情,怎么会如此凑巧合,被我赶上了!
  在通往罗马古帝国遗迹的大道上,他追赶了过来,想起我心里那些不为人知的念头,觉得脸色羞红……

  我欲言又止,想了想,最终还是觉得,也许我该请他喝一杯!话还没有说出口,他主动提出了一起坐坐的提议。

  迷途:

  对面的少妇一直没有说话,我觉得很奇怪,难道我真的这么像坏人,让她警惕到话都不愿意说的地步吗?

  我有点尴尬,但那股找寻到心中光芒的激动让我不自觉的观察着我的猎物。
  她很精致。

  但也很寂寞。

  她还没有找到旅途的目的。

  一瞬间我就下了定义,心中也有着压不住的窃喜,如果她已经全情投入到这场旅行,我恐怕没有任何打动她的机会。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的神色有点紧张,眼睛不敢接触我的眼睛,一双柔弱的小手不安分的轻捏着白裙的下摆。

  她为什么这么紧张?我只是还个笔,又不会吃了她。

  笔!

  手上滑滑的触感像一道闪电一样划破我的思维误区。

  寂寞的少妇,湿润的水迹,紧张的神色,羞红的脸庞……

  我感觉手指在颤抖,快要拿不住这支笔,但接触那些水迹的指肚却像块磁铁一样紧紧得吸附着,不让它掉落。

  如果指肚有嗅觉,它现在会闻到什么?

  那一定是混合着淫欲色彩的清香。

  一股无法抑制的莫名热流冲上我的心房,撞得我头昏眼花。我为自己发现了这个小秘密而亢奋不已。

  在内心激烈的交战中,我沉默了一分钟,看到少妇越来越不安的脸色,突然警觉到现在的场合,于是我开口了。艰涩的开口。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冲出喉咙一样。

  「你,好,你,的笔。」颤抖、沙哑的声音无法掩盖我内心的波动,甚至连句话都说不完整。

  少妇还是没说话,更没有去接这支滚烫的笔。

  我清醒过来。

  天生的捕猎本能压住了四处乱窜的情欲。

  「那个,这笔好像有点脏了,我们找个地方坐坐,擦干净再还给你怎么样?」
  少妇轻轻的点了点头,红红的脸蛋像朵娇羞的花。

  我暗中握了下拳头,和少妇来到街角的咖啡厅。找到位置坐下后,我和她开始攀谈,谁也没有去提那支在我口袋里的笔。

  紫霞:

  他眼睛里的水雾弥散,说话也有些磕磕巴巴的,我才意识到他可能窥破到我得小秘密。

  那支笔递了过来,我没有接。

  因为他刚才用指腹摩裟那支笔的时候,我似乎幻想出一个念头,他的指腹摩裟并不是这支笔,更像是在挑逗我得欲望,撩拨在私密处…

  绅士般的邀约,以及我充满忐忑的不安不得情绪。

  坐在街角的咖啡厅,比较靠窗的位子,不过从外面看不到里面,却是比较隐蔽的地方。不知道怎么了,我用上了这个词,我在期待什么?或者又在渴望什么?
  指尖捏着咖啡厅特有的小勺子,比较中意的奶白色糖块。

  我不同意于他人,我不太吃得了苦苦的东西。因为我渴望浪漫的罗曼蒂克!
  尽管,我在听,他在说,但是我却是比较中意这种感觉的,唇齿相依,甜甜的感觉充斥着口腔……

  迷途:

  不知道为什么,当服务生问我们想坐在哪里时,我和她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个最隐蔽的角落。

  或许,我们都寂寞,渴望着发生点什么生活之外的惊喜。

  「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客套了几句后,我有点迫不及待的问她。这个妙人儿的名字会是什么呢?「同为天涯旅客,何必刨根问底呢?你叫我紫霞吧。」这文艺的谈吐,冷淡的回答,不但没有让我感到难以亲近,反而更加欢喜。
  「不如我叫你仙子吧!」孟浪的话脱口而出,因为我知道,寂寞的人讨厌客套。

  她浅浅的笑了笑,脸上一片的明艳,能感觉得到旅途的疲劳已经不复存在。
  然后,我们一句接一句的聊着,聊天的话题很广,生活、爱情、小说、电影,什么都涉及,但都避开着现实,我们心有灵犀的只想在这段奇特的相遇中拥抱最美丽的部分。

  一边谈话,我一边默默的观察着仙子,我发现她喝咖啡的姿态特别的文静,那喜欢用笔取悦自己的狂野内心一点都没有显露。

  仙子低着头,轻轻的捏着咖啡勺,在奶白色的卡布其诺中画着一幅幅图画。但玉齿却不安分的时不时咬咬果冻般的丰唇,偶尔抿嘴时透过唇间的缝隙可以看到粉红色的小香舌,可爱又性感。

  其实她很少说话,基本上是我在说,但我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因为她偶尔灵性的回答总是瘙中我的痒处。

  渐渐的我开始用一些挑逗的字眼来试探,比如时不时的提一下我拥有着什么特征的画笔,在笔字上会加重一下读音,每当这时我都能感觉到仙子呼吸的变化,而我的眼神也总忍不住往她白裙下曼妙美腿的顶端偷望。那只笔,究竟幸运到什么程度,可以在仙子的身体里探索一番?

  灼热的阳光照射在桌子上的面积开始慢慢有了变化,时间已经不早了,但也不算很晚,不知不觉间我和仙子交谈到下午5点左右。这个时间点很尴尬,早一点的话可以提议一起去罗马遗迹逛逛,晚一点的话可以顺理成章的请仙子共进一顿晚餐。

  隐秘的看了下表后,我决定继续在这个暧昧的咖啡厅停留一个小时,所幸仙子也没有分开的意思。

  她应该也有了被我捕获的觉悟了吧?我想,她肯定和我一样期待那不堪入目的淫秽场景。

  想到这点,我感觉身体的热量又上了一个台阶,她会怎么想呢?表情冷谈的高傲仙子被剥光衣服狠狠鞭策的画面让我的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了。

  紫霞:

  那支笔,此刻就踹在他的口袋里。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搅动着咖啡。

  听着他的话语,人文地理,历史文学,我惊讶于他的学识渊博同时,也暗自庆幸,幸好遇到了他。

  所有的交集不过在于这一支笔上。

  日光渐渐的黯淡下来,突然觉得衣服开始单薄了起来,忍不住的抱着手臂。不自觉得朝着你靠近了一点点儿…却又仓皇而逃似的远离更多。

  也许正是这一点小小的暗示,你才有了抱着我得冲动。

  嘴唇贴在了一起,我没有反抗。

  因为我心里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沉沦吧!投入进去!

  闭上眼睛,感觉到两片柔软的唇贴着我的粉红唇瓣,柔软的湿滑舌头撬开我得牙关,跟我的丁香兰舌搅拌在一起。

  唔,我唇角发出一句浅吟,心中一个声音,在喧嚣着寂寞。

  只是你的吻更加的细密,一寸一寸,让我放松下来,吞噬了我仅有的那份坚持以及理智!

  迷途:

  狂烈的冲动像窗外的暴雨一般突如其来。

  在我的思绪回归之前,我们已经吻在了一起。除了上帝,没人知道是谁主动邀拥。

  片刻间,我们用力握着彼此的脸庞,重重的吻着。舌头像藤蔓一样交缠不休,在口腔里扫荡着一切汁液。

  我们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粗重的鼻息在对方脸上带起一阵阵瘙痒,身体已经被欲魔完全接管。

  不在乎窗外的暴雨,也不在乎室内集中的目光,只想将慢慢积累的情欲赶紧释放。

  吻了不知多久,在死亡的窒息临近的前一秒,在默契的分开。

  看着仙子肿肿的嘴唇和红红的鼻子,我一刻也不想浪费的说,「我在附近有画室。」

  「恩。」仙子一边答一边收拾起桌上的私人物品,她竟然比我还要急切!
  看着她的屁股离开椅子,我感到手在发痒,恨不得马上在上面重重的揉捏,抓出我无法想象的浪叫。

  紫霞:

  这一吻,几乎让我们失去理智,纠缠到一起。

  然而,我们最终还是停下了,急忙刹车的那种感觉,显得格外的不尽兴。
  你说你在附近有画室,我只简单回应后,急切的收拾东西,走在前面。
  我能感觉,有两道目光,炙烤着我走动时性感而又浑圆的臀瓣。

  画室,很快的就到了。一进门,你就迫不及待的将我懒腰抱起来,吻,如雨点儿一样……

  迷途:

  颤抖着手打开画室的门,我当先进入,然后一把将你扯了进来。门都没关就迫不及待的吻着你丰润的小嘴,一边吻一边在你身上四处乱摸,感受着你冰凉的皮肤和滚烫的内心。

  吻着吻着,我感觉欲念已经无法满足,你嘴里的玉液还不够浪骚,我需要更加刺激的美酒!

  我将你翻过身,把双手按在门上。

  「骚货,撅起屁股!」我粗野的命令道,进入了我的地盘,天上飘飞的仙子也只能变成张腿待操的荡妇。

  在你撅起屁股的瞬间,我迅速的下蹲,一把卷起被雨淋得有些湿润透明的白裙。

  然后我眼睛彻底红了,我他妈看到了什么?

  「真他妈淫荡,你就这样光着屁股和我聊了一下午?!是不是在遇到我之前这支笔一直插在你骚穴里面?」

  我一串粗口脱嘴而出,呼吸已经快跟不上喘气的节奏。

  不等你回答,也不想听你说什么,我重重的一口吸允住你下面的淫嘴。舌头飞快的搅动着内壁,双手在你屁股上使劲的抓捏,听着你婉转的浪叫,征服的快感狠狠得洗刷着我的心脏!

  紫霞:

  握紧的手指,指甲狠狠的嵌入皮肉中,如同你的吻,充满了占有的味道!
  嗯………嘴唇发出淫秽而性感妩媚的呻吟。

  湿漉漉的淫穴,分开的大阴唇,外翻着,一粒嫣红的红豆,娇艳欲滴的翘挺着。

  「嗯………再深入一些……奧………」呻吟变成最美妙的音符,一字一顿的,冲撞着你的耳膜。

  你的舌头,游移着,来回的舔抵……好像划船的小桨,游移中……带着颤粟…

  你的手,时而重重的掐着我得臀瓣,时而,或轻或重的揉捏着。小腹一暖,不停的流淌着湿滑蜜液,尽数涌进你的口腔。

  迷途:

  淫水喷出的速度已经远远快过了我舌头吸舔的极限,溅得我满脸都是,沿着我的下巴滴落到画室的地板上。

  我停下来看了一眼,你糜烂的肉穴已经比最潮的泥地还要模糊,肉穴头顶的珍珠闪烁着鲜艳的赤色,屁股上的浪肉印着一道道散乱的指印,这画面,哪怕最没有文化的老农看到也会明白,你哪里是仙子,分明是最淫乱的性爱之魔!
  伸出湿漉漉的舌头,在你的珍珠上轻轻的画了几个圈,感受着肉芽的颤动,然后猛然往上狠狠的一舔,穿过不停滴着淫汁的艳红缝隙,抵达了你的菊蕾。
  一边缓缓地钻着你的菊蕾,舔湿上面的褶皱,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神秘的长条物体。

  「仙子,它品尝过你肉穴的美妙滋味,不知道有没有试过你的菊蕾?」我想着。

  然后将这根长条直接按进了经过我湿润的后庭禁洞。

  紫霞:

  抬起翘挺的臀瓣,未经开采的皱菊,裸露出来。那支笔,曾经进出过我得肉穴,带给我无尽的欢畅以及颤粟。

  此时,抵着我的菊蕾,缓慢的转动着,拉扯不断的带动肉穴,引起阵阵涟漪……

  「唔………这里……还是第一………第一次呢…奥!天……我要疯狂了………」我不停的央求着,期待着更为强烈的刺激。

  肥美的汁液滴淌着,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激起一圈一圈的水痕。

  「奥……好想………好想……你给我………」我索取着,极度诱惑的表情,唱着销魂荡魄的歌谣。

  迷途:

  看着你到处飞溅着蜜汁的臀瓣和雪白的美腿,还有中间露出着一小段笔头的小菊洞,听着你肆无忌惮的淫语浪词,我的大鸡巴膨胀到行将爆炸的极点。
  我手忙脚乱的扔飞皮带,脱下裤子,扯烂内裤和衬衫,全身赤裸着一把将瘫软如泥的你拦腰抗起。

  我走到模特台边,一脚将上面的杂物踢飞,将你轻轻放在上面。

  放下去的刹那,我感到鸡巴一凉,一只冰冷如玉的小手握住它在狠狠套弄。
  我鼻息瞬间加重了一截,只觉得浑身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仙子,你的舌头怎么在不停的舔舐着唇瓣啊?看来你上面的小嘴比下面的更加渴望啊!」我调笑着面前这具美欲娇娘。顺便把湿透的白裙飞到角落。
  你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大肉棒,手上不断的拉扯着,想让它离你的嘴更近。

  紫霞:

  握着的大肉棒,有些烫慰着我的手心。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这圆柱体的味道,腥膻的味道充斥鼻腔,我忍不住,舌头一卷。

  鸡蛋一般大小的龟头,被吸裹在牙关,留着缝隙。舌尖插进马眼里面,勾出一丝晶亮的液体,吞入口中。

  你抓着我的头发,用大肉棒本能的抽插着我得口腔。「唔…………哼……!唔……!哼………」鼻尖触碰到你浓郁的阴毛上,卷曲的毛发蹭着我得鼻梁。
  喉咙一痛,原来是你太过疯狂的抽送,从而,顶到我得喉咙眼,窒息感,让我忍不住摆动雪白的美腿,挣扎着,似乎又像是在迎合你!

  迷途:

  享受着你神乎其技的技艺,我实在舍不得狠狠操弄你的小嘴。

  但是陷入到欲爱癫狂中的肉体已经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我脑海中只有一个词汇:冲锋!冲锋!冲锋!

  毫无怜惜,绝不花俏,只有力量的释放和兽性的回归!

  我抓住你的头发,重重的死命挺动起来,在你的喉咙和淫唇之间来回快速穿梭,带起一条条长长的淫液挂在你的嘴边。

  我能感受到你极度渴望吞吃鸡巴的小淫嘴的哭泣。

  你身体拼命挣扎,舌头不停抵抗着肉棒的入侵,但那在棒身上滑动的软糯实际上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我肉棒上的青筋已经根根暴起,那灼热的龟头融化着你咳出的香液,长长的棒身在你的小嘴中整根进出,看得我血脉贲张。

  就这样,肉棒在你小嘴中激烈的抽送了5分钟,你已经被操干到奄奄一息,像只小艇一样在狂风巨浪中微弱的摇摆。

  我停止下来。

  「需要休息一会儿吗?」

  你无法回话,小嘴被肉棒撑起2个大包,于是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上面的神采已经暗淡到极致,但里面又隐藏着渴望与疯狂。

  紫霞:

  迷离恍惚,小嘴在大肉棒强烈的抽插下。已经麻木的有些僵硬。

  我机械的重复着吞吐的动作,眼睛里布满了情欲,摆出一副黯然销魂到极乐的姿势。快乐以及窒息,渴望以及堕落。

  你似乎早就在等待着这一刻,风卷残云般的把我吃干抹净。

  一下子翻过我的身子,双手分开了我的腿,粗大的大肉棒,缓慢的,一寸一寸的往着肉洞里挤压。

  紧致让你舒爽的喘息着,突然一下子插到底……!

  「啊………!」我似乎是痛苦的惨叫出声,有似乎是快乐的吟唱着欢愉。
  (以下内容为句控:)

  迷途:噢……等待了许久的大肉棒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洞穴,龟头拼命的钻进肉芽偏布的内壁,越来越窄越来越窄……

  紫霞:「啊………!」我似乎是痛苦的惨叫出声,有似乎是快乐的吟唱着欢愉。

  「嗯…啊………嗯……啊………」小穴里仿佛有一张嘴巴,在啃咬允吸着大龟头。

  迷途:鸭蛋般大的龟头一钻到底,看着你爽到眯起的眼睛,我又猛地抽出,肉芽反向刮着龟头的嫩肉,带着咕噜咕噜的水声,冲刷着我的神经。

  紫霞:肉体啪啪啪啪撞击的声响,合着咕叽咕叽的水声。你抓着我得双臀,奋力的抽插着,「啊……艹的好深……夹你………啊…………啊………」

  迷途:哦哦哦哦……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叫出声,但是脑海里一直回荡着我们两个的呻吟,分不清谁是谁的。我红着眼睛一把抓住你的大奶用力的揉捏,大拇指和食指狠狠的搓动你的樱桃,同时肉棒豪不减速的继续着莽撞突刺。

  肚子撞击你屁股上浪肉的啪啪啪声像是冲锋途中的号角。

  让我一往无前,毫无畏惧,只想着如何将你贯穿。

  紫霞:「啊!啊!啊!干死我………好爽……」我浪叫着,花心紧紧的攥着你的大龟头。

  贯穿着我身体的那根热铁,烫慰着我的身心俱醉。我疯狂的扭动着翘臀,往后一次一次的翘起,迎合着,「艹穿我了……啊…!艹…透了………」

  迷途:「噢噢噢!」你淫荡的话语让我更加不懂什么是怜惜,我嚎叫着将阻碍一一跳落下马,肉棒持续的刮弄着嫩嫩的肉芽,让她们体会什么叫摧残!
  「骚货…啊……仙子……哦……骚货……啊」我胡言乱语的横冲直撞,一会看到的是挺翘着屁股的欲念色女,一会看到的是飘飘渺渺的清冷仙女。

  紫霞:丰满硕大的奶子,随着艹干,颠簸着来来回回的摇晃着,你的双手攀上顶峰,握着白嫩的双乳,赤红的双目,只有狰狞。情欲让你的面目显得有些扭曲。

  可我又怎么样呢?沉沦在肉欲中,我更想是一个发春的母猫,一声又一声尖叫,昭示着我的欲死欲仙。

  「艹我……艹死我………啊!爽死我了……抱我起来………我想要…啊……你一边艹我,一边吃我奶子………」我不顾羞耻的主动说着孟浪的话。

  迷途:「啪……啪……啪」我一手抓奶,一手往屁股上用力抽打,「爽不爽?啪!骚货?恩?啪!啪啪!」感受着身下曼妙美人完全诚服的心理,我爽得全身每颗细胞都在呐喊。

  「竟然想被吃奶!骚货这么会勾人,到底是多少天没被大肉棒狠狠抽打过了?恩?!」

  我将你粗暴的翻过身,肉棒在蜜穴中转动着,咕咕叽叽的一阵水响。

  紫霞:屁股上被手掌拍出红通通的手印。我摆动着身子,像一尾美人鱼。
  迷途:你满脸潮红,一副久旷逢甘露的浪骚表情,看得我更加火热。

  紫霞:大肉棒在穴道中转动了一圈,我白花花的奶子正对着你,身体在你的身下颤动着,「要………狠狠干死我……要……啊………」

  迷途:我俯下身体张口叼住一颗奶子,舌尖zai硬直的奶头上快速打转但并不舔实而是虚虚实实似触非触

  你张着嘴大声淫叫,我舌尖每触碰一下奶头,你就像过电一样抖上一下。
  紫霞:饥渴难耐的我,抱着你的脖子,把你的嘴巴按压在我丰满大乳上。「啊!咬我…奶头………把它们咬烂………啊……不……好舒服………」

  迷途:突然我感觉蛋蛋被什么东西轻刮了一下,低头一看,屁眼里的笔已经被操出了半截,我随手将它抽出,直接塞进你的嘴里,「骚货,这支笔已经尝遍了你下面的两张嘴,是时候尝尝你上面的淫嘴了!」

  你急不可耐的压着我的头,我嘴上更加用力的吸咬着你的淫香大奶,鸡吧更是怒吼着整根拔出,在穴口搅动一下后再整根推入!

  紫霞:「唔………哼………唔………哼………」我急切的,抬高屁股,扭动,想要渴求更加刺激的舒爽。

  迷离中你的嘴巴在我的雪白乳肉上种下一个又一个鲜红的草莓印…凑近的鼻尖,热气扑打在我的肌肤上,荡起层层涟漪。

  迷途:你已经完全瘫软在模特台上,全身散发着迷离的肉香,嘴里的小香舌不停的舔弄着被你的淫水滋润得光亮照人的笔,一边舔一边哼哼的快速抬动着淫臀,企图用激烈的挤压取悦我的大鸡吧,好让深处的花心肉巢被鞭打得更加浪爽。
  紫霞:子宫不停的收缩着,甚至每一个毛孔都扩张着,宣泄舒爽。快感四处流窜……甚至每个指节都在愉快的呻吟,我此时更加的放浪形骸,每一下抽插,都会带出大量的淫液,洗礼着你的龟头。

  迷途:「啊……骚货仙子,啊……你到底是天使……哦……还是魔鬼?」我断断续续的问你,感受着你肉穴中被翻出挤进的嫩肉不停的喷撒出诱人的淫汁。
  紫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一下子咬紧笔,又松开………突突突………穴道狂跳的快感让我无所适从。

  「啊啊啊啊………我要来了…………」小腹一暖,阴精喷薄而出!打在你的龟头上。

  迷途:「你怎么会这么勾人,这么骚浪,如果男人可以不射,我一定要一辈子一边亲你上面的淫嘴,一边操你下面的淫穴!」

  紫霞:快感如同潮水,席卷而来,我像是暴风雨中飘摇的一叶扁舟,浮浮沉沉,浮浮沉沉,「我好美………啊………」

  你嘶吼着,像头发狂的野兽,大肉棒狠狠的,如同刺刀,一次又一次狠狠贯穿着我吹潮的嫩穴…

  迷途:你大声叫着,淫汁四处乱飞,紧紧包裹着肉棒的穴口根本无法阻拦飞流的瀑布。突然,我感到一阵海浪般的泄洪袭来,「哦,仙子,哦,让我们一起,到达天堂,哦,哦,啊!」我用尽全力在淫浪的冲刷中向前突进,嘴巴失去控制的狠狠的撕咬着你的淫红肥乳头。

  紫霞:大脑中近乎于缺氧,出现了间歇性的空白,一秒,两秒,三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嫩穴收缩着,嫩嫩的肉芽,一下一下颤动着,洪流一泻而出……不知道我迎来了几次高潮…!

  迷途:我上半身重重的瘫软在你身上,和你一起舔弄着淫笔,舌头交缠在一起,唾液混合着分不清是谁的,但屁股还在疯狂的挺动,在你潮泄到最高点时我静止了一秒,「啊~~~~~」我长长的嘶吼着,双手撑着巨奶一下立起上身,然后,重重的,狠狠的,疯狂的,挺出了最猛烈的一击。

  你殷红的缝隙似乎都在这一击之下裂得更开。

  紫霞:渴望着你的精华洗礼子宫的欢喜,我在等待,等待肉欲的极乐!我像是飞上了云端……!

  迷途:喔~~~~紫霞:啊…………!!

  迷途:我们两同时发出满足的感叹。

  然后,我的屁股疯狂的抖起来,马眼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白色水柱,将你滚烫的淫精冲得倒卷回子宫!

  紫霞:奥!!!!!

  迷途:乘着最后的余勇,我开始不顾一切的抱着你,肉棒辫子一样狠狠的搓动你的浪穴,一边搓一边射。

  紫霞:不停的起伏着的大奶子上遍布了齿痕,一片狼藉。

  迷途:双手铁箍一样牢牢抱紧你,憋得你喘不过气,胸膛的奶球更是被挤压成两坨扁扁的肉饼。

  紫霞:我已经叫不出声,只能颤粟着,子宫拼命的咕咕咕咕吞咽着精液。
  迷途:噢噢噢噢噢噢噢……

  紫霞:你的大肉棒在小肉穴里一下下抖动着。高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迷途:我如同狼人一般抬头嚎叫着,猛操着你酸软的肉穴射了足足一分钟才将浓密的精液全数射光,一边疼射你的时候你肉穴一边在缓缓得向外流出混合了淫汁与精液的浓稠液体,你的小穴早已被操得不成人样,几片艳丽的花瓣歪歪斜斜的耸拉在禁地缝隙的两旁,毛茸茸的黑森林更是一片狼藉,粘稠的混合体液早已经开始发干,一块块的凝固着幽黑的阴毛,你全身遍布着齿痕、指印、精液、口水、淫汁……

  我终于耗尽了所有力气,和你像两条肉虫一样瘫在一起,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

                婳嫣

  点评:@ ◇。m我是紫霞 @◆。G我是迷途湿湿的…油油的…看到后来脸红…然后污了…画风转变太快…不过恰到好处…仙子的文字还是那么细腻,你的一字一句都透露出深厚的文学功底,钦佩!一场美丽的邂逅,两个寂寞之人,碰撞出一幅色彩斑斓的美画。大神强强合作!期待下一篇文章!

  ◆。G我是涅槃点评:@ ◇。m我是紫霞 @◆。G我是迷途神战,战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日落战到旭日高升,太阳晒屁股,欲仙欲死,死去活来。
  紫霞仙子得道飞升,直入九霄云外,迷途像一个迷途羔羊一样,在仙子的魅惑下和仙子一起直通性的极乐世界,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紫霞

  点评@ ◆。G我是迷途 @◇。m我是紫霞其实我觉得迷途文字功底不错,刚开始有些招架不住,因为他一直在写。

  我在想,好强大,好猛烈的冲击啊!

  后来我就硬着头皮上了,慢慢的把自己投身进去。把自己入戏,然后觉得我就是那个白裙子的少妇,在罗马柱前意淫过去的威武雄壮的男子。

  后来邂逅的画家迷途刚好又是自己梦幻般臆想症中相似的样子。

  咖啡厅的如火如荼的唇舌纠缠,再到画室里,一进门的抵死缠绵。

  原来,我也可以这么的淫荡,穿着白裙,用笔插进肉穴。这是多么让人热血喷张的画面,强势的口我的画面,让我湿了。

  真的,当时我在想,如果要是真实的场景,估计我的呻吟声会充斥在整个画室里吧!

  写的时候,我有想过,画室里,他会拿起画笔,帮我全身涂满色彩,在色彩斑斓的画笔中冲撞摩擦。

  然而,我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因为两点,第一,迷途怕是在古堡里第一次公演,我怕搭档跑路,毕竟我可是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第二,毕竟,已经深夜了,而且不知道怎么的在1点半的时候又秒睡了。这里跟搭档说声抱歉。

  然后第二天醒来,我又重新看了下文,小窗了下搭档,原来他还在。

  斟酌了大肉的部分,重新入戏。

  把自己投入进去,然后接下来,彼此的感觉非常的满意!

  希望可以下次继续合作,感谢迷途绅士给我的一次性爱旅程。

  这大概是比我真实的性爱还要让我兴致盎然,其实达到一定程度的文爱,是一次值得保存的鎏金。

  最后,感谢,看文的所有朋友。

  那么多感谢似乎有些客套了,不过,通体舒畅,写的痛快,距离上次与德华的【吉普赛情人】之后,这算是我这几天来唯一的感觉舒心的一次旅途。

  迷途点评:点评:我比较擅长描绘人物心理活动,对剧情的推动力很弱,所以要不是仙子强行加快节奏我可能还要多拖2个小时,加上很多暗地里的心理起伏变化,比如,咖啡厅我一定会描写如何和仙子若即若离的肢体触碰,把她挑逗得瘙痒难耐,但就是不给她个痛快,让彼此对对方的饥渴达到一个一触即破的状态,然后再细细的享受。

  整篇公演演下来,我对自己的表现是不满意的,大部分时候感觉并没有很好的引导仙子发挥出实力,甚至有时候连仙子的脚步都跟不上,所以我对仙子已经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就像我文中所说,仙子的技艺绝对是神乎其技!

  整个过程完全是仙子在带着我起飞,让我感受裸露在云端的刺激。

  丰满诱人的细节,华而不腻的辞藻,又浪又骚的语句,一句句像是仙子遥控着某种法术在套弄着我的大肉棒。

  禁不住想,像仙子这样灵动又懂得性爱神技的女子,现实中到底会是什么模样呢?如果能和仙子在现实中狠狠的打上一炮,把大鸡吧用力捅进她的小肉穴,捅得她哆哆嗦嗦得浪叫,再搂着她的酮体吸允她的爱液……那画面我简直不敢想下去了。我害怕,我会愿意付出所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