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莲花携鹤飞】(23)【作者:黑色小妖】
【莲花携鹤飞】(23)【作者:黑色小妖】
字数:1706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章、蓝啸天变成绿啸天、

  莲花夫人冷冷说道:「阴无极,我还是希望你三思而行,你一身登峰造极的天魔神功习来不易,若无独霸之心本可当得起一代宗师,但若是你一意孤行,休怪本夫人手辣,在次废了你武功。而这次你绝不会再有自行治愈的机会,你考虑清楚。」

  阴无极道:「老夫考虑的很清楚,今日已成势不两全之事,除非夫人答应老夫一个条件,否则今日山上之人休想从容离去。」说完手一挥,天魔宫众凶齐齐的将莲花夫人和蓝啸天等紧紧的围了起来。

  莲花夫人陡然一扬黛眉,冷冷地说道:「我本有意放过你们这帮群邪,却想不到尔等执迷不悟,休怪本夫人出手无情了。」话毕,只见一只一丈余长的气剑突然从莲花夫人的左手中指伸出,直指向天魔宫众人,莲花夫人右手拉着昏迷的陆晓芸,左手手执气剑在天魔宫众人面前一一扫过,莲花夫人的气剑几乎快碰到了天魔宫众人的鼻子,气剑传来的森森杀气,迫的天魔宫众人不得不向后退去了三步,莲花夫人原地转了一圈后气剑剑尖停留在阴无极面前。只听她冷然说道:「不要命的就踏进我这一剑之地,本夫人定不叫尔等失望就是。」

  阴无极眼盯着面前的的气剑,剑身上似是透出了阵阵寒气,幻化成一片杀机。世之枭雄的阴无极也被这浓烈的剑气迫的倒退一步,顶门上已隐见汗水。但阴无极毕竟是一代枭雄,稳稳心神依旧淡然说道:「夫人武功已达超凡入圣之境,虽然只剩一只手,但老夫也无战胜夫人的把握,但是蓝啸天等休想离开。除非夫人答应老夫一个条件,否者老夫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若老夫拼去天魔宫,我想除了夫人外,其余之人不会有人活着离开,包括你的女儿。」

  莲花夫人哂然不屑的说道:「就凭你们吗?」

  正在这时只见天魔宫众人中那四个西域人其中的一个,跳了出来,用蹩脚的汉语大叫道:「故作神秘,嚣张的骚女人,老子来会会你。」身旁三人拉所不及,那人举着狼牙大棒就奔莲花夫人后背奔来。

  蓝啸天见那长得蓝眼红发犹如恶鬼的西域人向莲花夫人奔来,急忙运足功力戒备起来,那西域人刚奔出几步,却见莲花夫人头都没回,内力灌入气剑之内,向后一挥手,那西域人举起狼牙棒就接,只听咔、噗一声,西域人和他的狼牙棒一起断成了两截。

  其余三个西域人急急地奔到倒地身死的西域人身侧,哇啦哇啦的大叫,但其余的天魔宫众人似乎被莲花夫人这一剑的霸气手法所震慑,纷纷向后又退却了一步,三个西域人哇啦哇啦的乱叫一阵后,却也无胆上来向莲花夫人寻仇,只见其中一个年长些的站起身须发怒张的用生硬的汉语说道:「你这贼妇人杀了我师父的儿子,我师乃是沙皇大国师,我们回去禀报师父,到时候师父定会杀到中原找你寻仇,并会让中原血流成河。」

  莲花夫人头也不回的淡淡道:「随时恭候」

  三个西域人抱起尸体叽哩哇啦的下山去了。

  「报……」此时只见山下急匆匆的跑来一个黑衣人,气喘吁吁的跑到阴无极面前,附身拜倒急道:报宫主,银剑神尼玉灵子率领一众高手闯上山来,山下庄卡拦截不住,速请宫主派人支援……「

  蓝啸天等一听玉灵子杀到顿时精神大振,而阴无极却面色冰冷的道:「山下几十道庄卡居然拦不住一个玉灵子,一群废物……」正在这时喊杀声已经传上山来,阴无极放眼望去只见片刻功夫玉灵子就带着众人杀上山来。阴无极一见其余来人,顿时觉得山下的关卡确实是拦不住这些人的。

  众人一看,只见银剑神尼玉灵子,少林寺三长老三不戒无求大师带着无欲无尘两师弟,酒指追魂周文龙,铁径魔陀慕容翔以及黑和尚三宝一起杀上山来。
  原来李晓兰第一次派神鹤仙儿去黄山无果后,便让神鹤去了趟襄阳,将关押蓝啸天的天魔宫总舵地址带给了玉灵子,其实玉灵子早有先见之明,当初让三宝带给无求的信,就是一封求援信,而此时黑和尚三宝也用玉灵子的书信将少林三长老一起带到了襄阳。接到李晓兰的飞鹤传书后众人一起杀奔天柱山,路上又遇到了铁径弥陀慕容翔和酒指追魂周文龙,便杀上了山来。

  玉灵子见蓝啸天安然无恙,急奔过来,十五年的奔波终于有了结果,高兴得泪盈于睫,可见到蓝啸天后却不知道说什么,目光一扫蓝啸天身旁岌岌可危的陆晓云,汲汲皇皇的问道:「晓芸姐这是怎么?」

  蓝啸天激动地说道:「她被东凶西恶打伤了,现在已是命悬一线……」便将山上的经过和玉灵子说了一边。

  玉灵子气愤的说道:「阴老魔欺人太甚,此时此地不妨仿照雁荡,大干一场,看看到底是道高一尺还是魔高一丈!」

  旁边一身蛇麟露着大白奶子的蛇赛花看到玉灵子,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大吼道:「玉灵子,姑奶奶这就送你去见我妹妹……阿妈呀……」扯着铜锣大嗓提着毒刀就向玉灵子扑来。

  「退下!」阴无极面色冰冷的厉声说道。

  蛇赛花已经奔出来,一听阴无极声色俱厉的命令,不得不悻悻的退了回去。
  莲花夫人见玉灵子等人到来,己方已是实力大增,但天魔宫在天柱山顶足足几百人,而这几百人都是天魔宫的精髓,个个都是一流的高手,绝非崂山七兽、九头鸟邓飞等可比,况且还有紫青双魔,李云天,蓝毛白毛母女,蛇赛花,川中四丑等特级高手,再加上天魔神功大成的绝世高手阴无极,自己又要照顾陆晓芸的生死,而蓝啸天十五年不曾动武,功力如何现在已是不得而知,当真要硬拼下来,凭着自己的绝世神功虽然不至于落败,但己方也会伤亡惨重,莲花夫人一生从未杀过人,刚才一剑劈死西域人已叫她惶恐不安,一直不敢回头看那死亡的尸体,真要她大开杀戒,她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在看现在双方这剑拔弩张的阵势,莲花夫人连忙收回指上气剑拉着陆晓芸对蓝啸天玉灵子等人说道:「神尼稍安勿躁,先听听阴宫主怎么说。」回头对阴无极说道:「阴宫主,我们援手已到,不知阴宫主此时还要坚持己见吗?」

  阴无极心里清楚玉灵子等的到来已经让他的胜算全无。无奈此时已成骑虎难下之态,阴无极也只好硬着头皮假装晏然自若的说道:「夫人言之过甚了,我天魔宫精锐竟待于此,岂会在乎多出这区区七人,不过老夫也不想造成两败俱伤血流成河之势,还是那句话,只要夫人答应老夫一个条件,老夫绝不会为难各位,放诸位安然下山。」

  莲花夫人一边给陆晓芸注射着内力,一边莞尔笑道:「呵呵,阴宫主如此局面还如此自信,到让贱妾佩服的很,却不知阴宫主到底让贱妾答应什么条件,说来听听也是无妨。」

  阴无极道:「老夫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你莲花夫人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之事,老夫立刻为诸位开路。」

  山上群雄一听阴无极之言,居然让莲花夫人退出江湖,都在暗骂阴无极的无耻,蓝啸天更是急急地说道:「夫人不可答应,阴无极如今神功已成,若是夫人退出江湖,那江湖上绝不在有人能够制约与他,到时候整个江湖难免妖魔纵行,生灵涂炭。」

  莲花夫人却大笑道:「哈哈,我当是什么难以承受的条件,不就是让我退出江湖吗,说实话贱妾本就不是江湖之人,也实在不爱见到打打杀杀的,不过,阴宫主当真以为贱妾退出江湖你就可以天下独尊了吗?」

  阴无极见莲花夫人居然有同意她条件的意愿,顿时笑道:「老夫实在想不出,除了夫人外还有谁能在让老夫畏首畏尾。」

  莲花夫人笑道:「既然阴宫主如此傲睨自若,贱妾不妨答应你,从此退出江湖……」

  蓝啸天急道:「夫人不可……」

  莲花夫人淡淡的对蓝啸天说道:「蓝大侠不必妄自菲薄,此时还是先救蓝夫人要紧。」

  蓝啸天看着残丝断魂的陆晓芸,蓝啸天愁肠百结,无奈的不在说话。

  莲花夫人接着对阴无极说道:「不过贱妾也有个条件,只要阴宫主答应,贱妾从此就退出江湖。」

  阴无极连忙道:「夫人什么条件……」

  莲花夫人道:「条件很简单,只要阴宫主在在这里蛰伏一年,并且约束的你手下一年内不得在江湖上作恶,一年之后的今日,黄山脚下销魂山庄门前,蓝大侠带着群雄在与你天魔宫举行次武林大会,武力论雌雄,如是你阴宫主胜出,那你自然就是武林至尊,若是你败了,如若不死也要立誓退出江湖,解散天魔宫,不知阴宫主意下如何?」

  阴无极一听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自己在这隐忍了十几年,岂会在乎在多一年,只要莲花夫人退出江湖,别说一年,就是五年他也会答应。连忙哈哈笑道:「好,老夫答应夫人,夫人有补天浴日之能,绝不会言而无信,咱们一言为定。」接着对天魔宫众人说道:「让路……」

  天魔宫众人纷纷让开去路。莲花夫人昂首向天一声轻啸,空中传来一声鹤鸣与之遥相呼应,莲花夫人接着对蓝啸天等说道:「蓝大侠,事不宜迟,而此时蓝夫人现在不宜多动,请蓝大侠带着各位先行一步,贱妾稍后带着蓝夫人驾鹤而行,咱们黄山莲花庵会和,在研究医治蓝夫人的伤势。」

  蓝啸天听罢,怎会不知莲花夫人之意,看着丽质倾城的莲花夫人,不但要照顾自己的爱妻,还要为众人断后,以免阴无极反悔,怎不叫他这七尺男儿汗颜,但此时也只能听从她的命令,面带羞愧说了声:「好……」带着玉灵子,李晓兰等下山而去。

  天柱山距离黄山不足百里,众人急急地向黄山莲花庵行去,行走间蓝啸天向无求大师说道:「无求大师,拙荆被东凶西恶击成重伤,妙手医仙余神医说只有少林寺的大还丹方可医治,不知……」

  无求老和尚一听,立时焦眉苦脸的说道:「蓝大侠,前些时日,少林被围攻,我们三个回去晚了些,致使摩堂首座弘光师侄,被四个西域人打成重伤,方丈弘法师侄将本寺唯一的一颗大还丹给他吃了,这……这可如何是好……」

  「啊……」蓝啸天一听顿时心凉了半截,仰天一声长叹:「天亡芸妹……」
  阴玉凤更是泪如雨下,哭泣道:「都是我做的孽……芸姐若是不治,我……我也只能以死谢罪,无颜苟活在世上了……呜呜……」

  玉灵子走过来急道:「哭丧着脸干什么,还是先到莲花庵再说。」

  蓝啸天也只好无奈的继续向黄山行去。

  莲花庵由于没什么香客,只有几个年老的尼姑,群雄到达莲花庵的时候,莲花夫人已经到了,平时人迹罕至的莲花庵内此时却挤满人。

  莲花夫人将彩霞仙子陆晓芸安置在庵里的卧床上,两人的手一直也未分开过,莲花夫人经久不息的内力始终维持着陆晓芸的性命。蓝啸天来到床前凄然的说道:「少林已经没有了大还丹,为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却束手无策……蓝啸天无能……」蓝啸天说到这不由一阵心酸,泪珠儿夺眶而出。

  蓝宇哭泣着向妙手医仙余贝宁说道:「余神医,我母亲真的无药可治了吗?」
  余贝宁叹口气道:「若无仙丹灵药,贱妾也没办法了……」

  蓝宇一听顿时哭出声来,想到自幼母亲就不在身边,如今好不容易母子相聚,现在却要生死分离,怎不让他痛哭流涕。他这一哭,一旁的奶兜兜和阴玉凤也跟着哭上了,玉灵子见状大声道:「人还没死,哭什么哭……」转身看向李晓兰说道:「李姑娘,难道喝了你的莲花玉液也无济于事吗?」

  李晓兰听罢,望了望莲花夫人,转头说道:「按理说,莲花玉液功效不会不如少林大还丹,可刚才余神医给蓝夫人看过了,没见起色,妈,还有别的办法吗?」
  莲花夫人望了望众人说道:「其实要想救蓝夫人,贱妾倒是有办法……」
  蓝啸天一听急忙道:「夫人有什么办法……」

  莲花夫人沉思半响,抬头向众人说道:「你们都出去一下,我有事和蓝大侠商议。」

  无求大师到:「既然如此,那老衲等就先出去了」便带着无欲无尘,酒指追魂周文龙,铁径魔陀慕容翔,银剑神尼玉灵子,阴玉凤,以及蓝宇,『黑色小妖』,奶兜兜,东方妞儿,黑和尚三宝,余贝宁一起走了出去。

  众人出去以后,李晓兰对莲花夫人说道:「妈,你有办法怎么不早说啊,看把大家急成什么样子了。」

  莲花夫人叹口气道:「不是妈妈不说,而是这个办法有莫大的弊端,妈妈一直拿不定主意,所以要和蓝大侠商量一下,你也出去吧。」

  李晓兰心里骂道:老骚逼,什么事啊,连我也不能知道。无奈蓝啸天在场,只好听母亲的话转身出去了。

  蓝啸天急切的望着莲花夫人,莲花夫人叹口气道:「不瞒蓝大侠,贱妾的莲花玉液本是有起死人肉白骨功能再生之效的旷世灵药,绝非少林的大还丹可比,可是不能多饮,如果一瓶莲花玉液下肚,在重的伤都可以治愈……」

  蓝啸天急道:「为何不能多饮?莫非有什么副作用?」

  莲花夫人道:「确实有副作用……」

  蓝啸天道:「那多饮之后又能如何呢?」

  莲花夫人支吾道:「多饮后……就会……变成超强的媚药……」

  「啊……」蓝啸天吃惊的叫道。

  莲花夫人接着说道:「而且药性极为霸道,要与男人不停的交合,至少要三天三夜方能解去药性,如若不然就会精血爆裂而亡。」

  蓝啸天一听惊愕失色,片刻后面如死灰的说不出话来。

  莲花夫人接着说道:「蓝大侠虽然魁梧强壮,但要行房三天三夜,却绝非一人之力可为,到时势必要借助他人,蓝夫人冰清玉润,此事又会有辱蓝大侠,所以贱妾迟迟没有说出来……」

  蓝啸天痛心疾首的低着头,一语不发。莲花夫人也只好呆呆的望着他,换做哪个正常的男人对于此事也是难以抉择的,况且蓝啸天在江湖上声名赫赫,要是被人知道蓝啸天的老婆被人肏了三天三夜,而且会是很多人肏的,这还叫他如何在江湖上行走。

  良久后,蓝啸天抬起头吐出一口浊气,透骨酸心的说道:「芸妹待我情比海深,我蓝啸天绝不会眼见她身死不救,既然别无他法,就请夫人给她饮用莲花玉液吧。」

  莲花夫人看着痛苦的蓝啸天,抚慰道:「蓝大侠夫妇伉俪情深,令贱妾由衷的佩服,可是真要给蓝夫人饮用莲花玉液还要好好的计议一番……」

  群雄等在外边焦急的等待着,此时奶兜兜来到无求老和尚身前屈膝跪倒说道:「徒媳(小妖注: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词,也不知道对不对,徒弟的媳妇我觉得应该叫徒媳吧,嘿嘿)奶兜兜见过师父,师叔,事出猝然,徒媳未能及时给师父、师叔请安,请师父责罚。」

  黑和尚三宝见兜兜如此,也赶忙跪倒在无求无欲无尘身前。

  慈眉善目的无求大和尚向玉灵子欣然笑道:「玉道友,这位姑娘就是你说的你姐姐玉壶春的徒弟吧,倒是和玉壶春长得很神似。」

  玉灵子也含笑道:「不错,兜兜姑娘就是我姐姐的徒弟,在贫尼的同意下她已和三宝结成连理,三宝小和尚怕你这师傅不同意,已经向我求情,让贫尼在你面前多多美言呢,贫尼已经夸下海口,老和尚你不会不给贫尼这个薄面吧?」
  无求大师连忙挥手道:「怎会、怎会,玉道友的话,在老和尚这就是圣旨,老和尚怎敢违逆,哈哈,这满江湖啊,阴无极老和尚都不怕,就算打不过也不过是早日轮回而已,老和尚就怕你这银剑神尼,你那套没玩没了的谆谆教诲一来啊,老和尚只有跑路的份了,哈哈」

  无求大师的这一翻诙谐的话语倒是逗得众人都不禁莞尔一笑,缓解了一下陆晓芸命在旦夕的哀伤气氛。

  玉灵子笑道:「那你还不快快表态,孩子们还跪着呢。」

  无求老和尚连忙道:「姑娘快起,什么责罚不责罚的,老和尚这没那么多规矩。你们自己高兴就好,管他谁同意不同意的,再说老和尚怎么会不同意呢,哈哈?」

  三宝听罢连忙当当当给无求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多谢师父,多谢师父。」磕完头美滋滋的拉着奶兜兜站了起来。奶兜兜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小声说道:「你个呆秃,也不知道带我向师父请安。」

                玉灵子

  清叱道:「兜兜放肆,大师面前岂可出言不逊,还不快向大师赔罪。」
  兜兜被玉灵子说的秀面一红,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却不敢违背玉灵子,连忙向无求大师赔礼谢罪。

  无求哈哈笑道:「哈哈哈,无妨,无妨,你这道友就是规矩多,兜兜姑娘现在已是老和尚门下,和你都没关系了,你还要来管教,不就叫了声呆秃吗,我老呆秃都没说什么,你急个什么劲,哈哈」

  这时奶兜兜才恍然大悟,和尚最忌讳别人叫他们秃了,秃驴秃驴的一叫,和尚保证和你干架,奶兜兜面红耳赤的连忙向前磕头赔礼道:「徒媳口不择言,大罪,请师父责罚。」

  一旁的无欲大师接口道:「你师父都说无妨了,还罪什么罪,快快起来,再说呆秃这词多萌啊,老和尚喜欢,哈哈」

  无尘也说道:「三宝是小呆秃,咱们就是老呆秃,好听,哈哈哈」

  众人都被这玩世不恭的少林三长老逗得一阵轻笑,三宝也过来扶起了奶兜兜。
  奶兜兜来到玉灵子面前说道:「姨娘,我不只是师傅的徒弟,还是师傅的亲生女儿……」

  玉灵子一听惊容满面,连忙拉着奶兜兜说道:「你说什么?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清楚。」

  奶兜兜轻泣道:「我是师傅的亲生女儿,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

  玉灵子急道:「那你爹爹是谁?」

  奶兜兜道:「我爹爹就是……」

  一旁刘煜珊易容的黑色小妖赶忙打断她的话说到:「神尼,此事说来话长,待等方便的时候兜兜妹妹在向您详细禀报吧。」

  奶兜兜顿时明白了刘煜珊的意思,此时众人再立,如是当众说出她是蓝啸天和玉壶春的私生女,岂不是坏了蓝啸天的名声。急忙说道:「姨娘,侄儿还是以后在告诉你吧」

  玉灵子见状顿时明白了此事必有异常,便不再追问,拉过奶兜兜又是亲近了一番。

  蓝啸天出来的时候天以将暗,众人见蓝啸天脸色极为难看,都知道蓝啸天和陆晓芸感情极深,此时陆晓芸百死一生,众人也只能跟着扼腕兴嗟。

  蓝啸天首先对李晓兰和刘煜珊易容的黑色小妖说道:「莲花夫人叫你们进去。」
  李晓兰和黑色小妖听罢,便走进俺里。

  蓝啸天对蓝宇和阴玉凤说道:「宇儿,你先带二妈回襄阳吧,你母亲不会有事,要留在这里医治。」

  不容蓝宇他们说话蓝啸天接着对玉灵子说道:「玉妹,十五年来你不停奔走解救蓝某,大恩不言谢,年后黄山决战还要仰仗玉妹鼎力相助,玉妹也和宇儿先回襄阳,我和晓芸少则一月多则两月必回。」

  玉灵子沉声道:「你我之间还讲什么谢字,既然莲花夫人可以治愈晓芸姐,那贫尼就先回去了。」

  阴玉凤急忙接口道:「天哥,我不走,我要陪着晓芸姐,生我陪着她生,死我陪着她死……呜呜……」阴玉凤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蓝啸天道:「莲花夫人已经有办法解救晓芸,你也不要太自责,既然你执意留下,就留下来吧,也好照顾她。」

  蓝宇道:「爹,我也不走。」

  蓝啸天怒道:「你必须走。」

  蓝宇不敢违逆父亲,极不情愿地说了声是,无奈的走到玉灵子身边。

  蓝啸天接着说道:「慕容兄,周兄,此次为了蓝某劳烦二位千里来援,蓝某感激不尽,请受蓝某一拜。」蓝啸天庄重至极的拜了下去。

  铁径魔陀慕容兄和酒指追魂周文龙连忙过来搀扶蓝啸天,周文龙道:「蓝大侠多礼了,蓝大侠一生义薄云天,侠名满江湖,我等能够参与解救蓝大侠已是荣幸之至了,如何还敢承受蓝大侠如此大礼。」

  慕容翔也哈哈笑道:「周老哥这话说的倒是不错,我色怪能和蓝大侠粘上关系就已是莫大的荣幸了,老驼子以后在江湖上也有的吹喽,哈哈」

  蓝啸天被慕容翔的直爽所感,心里阴霾有所缓和,陪笑道:「慕容兄虽然行径有些怪癖,但却不失大丈夫本色,一直保持着这一份侠心不昧,蓝某一直对慕容兄甚是佩服。」

  慕容兄哈哈笑道:「能得蓝大侠这一番中肯评价,老驼子不胜荣幸,一年后,就是蓝大侠不邀请老驼子,老驼子也要毛遂自荐,和天魔宫大干一场,不妄蓝大侠的一句侠心不昧,哈哈」

  蓝啸天道:「慕容兄真乃性情中人也。」

  周文龙在一旁笑道:「我可不像你个死驼子,还可毛遂自己,一年后我要是不来啊,玉灵子还不把我的酒葫芦扔海里去,哈哈哈」

  玉灵子看着这个老友笑道:「还算你识趣,你要是真不来,就算我不把你的酒葫芦扔了,你的宝贝女儿也会帮我把它扔了。」

  周文龙哈哈一笑,蓝啸天接着道:「诸位都是侠肝义胆的真侠士,蓝某在这里先拜谢了」说完对着众人深深的一躬。

  众人齐声道:「蓝大侠不必多礼。」

  蓝啸天接着对奶兜兜和三宝说道:「你们小夫妻作何打算,是回襄阳,还是去少林,你们自行决定。」

  奶兜兜刚要叫爹,却连忙收回道:「我想等小妖姐出来,和她商量下再做打算。」

  一旁的东方妞儿说道:「兜兜姐,等小妖姐出来,咱们不妨去我家玩几天,我很久没回家了,有些想家了。」

  蓝啸天说道:「也好,东方姑娘,蓝某本打算亲自去趟南海普陀山,邀请你爹参加明年的武林大会,但拙荆的伤势不知何时能愈,只好让兜兜代表蓝某拜访东方兄,就说蓝某诚心实意的邀请东方兄出山卫道。」

  东方妞儿道:「蓝大侠放心,我定会说服我爹来参加黄山武林大会的。」
  慕容兄笑道:「阴无极请不动东方骏,老驼子保证用不着蓝大侠亲往,就是带个话,东方骏必到,哈哈」

  东方妞儿道:「你色怪倒好像成了我爹的知己似的,要不你也和我们姐妹一起去我家得了,嘻嘻」

  慕容翔焉有不知心直口快的东方妞儿的意思,让他去,实则却是让他的鸡巴去肏她们呢,当着蓝啸天的面,慕容翔老脸一红,囧笑道:「老驼子还有事……就不去了……」

  正在此时李晓兰和黑色小妖走了出来,她们在莲花庵里已经互换了身份,此时的李晓兰已是刘煜珊易容的,而黑色小妖才是真正的李晓兰。

  刘煜珊出来后和众人道了声别便匆匆的出去了,东方妞儿见黑色小妖出来,便上前说道:「小妖姐,此地有莲花夫人母女医治蓝夫人,没我们什么事了,不如咱们去我家玩几天好不好。」

  奶兜兜也说道:「小妖姐,妞儿妹妹出门日久,怕家里惦记,想回去看看,我们一起去吧。」

  黑色小妖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一起去吧。」说完拉着奶兜兜和东方妞儿就来向蓝啸天道别,此时玉灵子却拉了一把奶兜兜,小声说道:「你还没告诉姨娘你爹是谁呢」,奶兜兜表情玩味的眼角向蓝啸天轻轻一佻,「啊……?」玉灵子发出一声惊呼。

  蓝啸天连忙道:「玉妹,你怎么了?」

  玉灵子支吾着道:「没……事……没事……」此时的玉灵子心里是五味陈杂,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此时无求无欲无尘,周文龙慕容翔也来向蓝啸天道别,蓝啸天一一拜别后,只剩下玉灵子,蓝宇、阴玉凤和余贝宁。

  玉灵子看了看蓝啸天,良久后,叹了口气,拉着蓝宇也下山去了。蓝啸天送走了众人便带着阴玉凤和余贝宁匆匆的赶回到莲花庵内。

  黄山附近的乡镇,一夜之间多了很多告示,大致意思就是销魂山庄开放三天,每天招募八人改成每天招募六十人,早上三十人,晚上三十人,黑夜不休。而且全部是免费,要求就是必须是不会武功,身强力壮的男人,也就是说不许是武林中人,大管家刘煜珊亲自招募。

  大清早的销魂山庄门前已经是门庭若市,黑压压的一片男人,都是黄山附近的农夫和乡勇,刘煜珊独自坐在门前,只见刘煜珊随手一点便叫出一个男人,盏茶功夫就点满了三十个男人,以前肏过销魂夫人母女的张大卵子也赫然在历。
  刘煜珊带着三十男人来到销魂山庄的大后院,一户独门的宅房前,只见春夏秋冬四婢女手执长剑各站在宅房外的一角,神情肃穆,看她们面上的神色,如是有人胆敢上前挑衅,她的长剑绝对会把你劈成两半。

  张大卵子见这阵势,嘟囔道:「妈了个逼啊,这是来让我们操逼,还是让我们进牢房啊。」其余之人也随声附和着不满的言语。

  刘煜珊回头怒瞪了他一眼,张大卵子顿时感到一个激灵,杀气……,张大卵子感觉到了杀气,吓的他连忙闭嘴不语。

  刘煜珊见状,绷着的脸一收,莞尔一笑向众人道:「诸位大爷,今日山庄内有些特殊情况,贱屄刘煜珊先给大爷们赔礼了」说完对着众人双腿一屈,跪下给大家磕了个头。

  老于世故的张大卵子自然就台阶而下,笑道::「妈了个逼的,这还像点样子。」

  刘煜珊起身,面色一整道:「不过贱屄希望大家给贱屄些薄面,依照规矩肏屄,贱屄感激不尽」,刘煜珊话虽说的客气,但语气却很强硬。

  众人一听刘煜珊语气不善,都不敢有何异议,放眼江湖有几个人敢不给刘煜珊面子的,只有张大卵子仗着有些熟络,接口道:「刘大贱屄,销魂山庄一改往日规矩,定是有些情况,大贱屄就说说有什么规矩,大爷们遵守就是,大家伙都是为了肏屄来山庄的,都是图个乐呵,也都犯不着闹得不开心。」

  刘煜珊笑道:「还是张大爷明事理,今天的规矩就是只肏一个屄,大家排队肏. 最后一个人肏完后,第一个肏的,接着肏. 一直循环到天黑,再由另外三十人接上。当然,要是大爷们还有体力,也可以一直肏下去,三天三夜的时间内,凡是贱屄选过的大爷,只要有精力了就可以来排队接着肏. 肏完的的大爷,山庄内安排酒菜供大爷们饮用,若是大爷们想继续肏,却硬不起来,贱屄的嘴随时给大爷们助兴。大爷们可都一一明了?」

  张大卵子哈哈道:「这肏的是谁啊?,要是这样肏下去,还不肏死了,哈哈」众人也起哄的跟着大笑起来。

  刘煜珊笑道:「贱屄保证这个屄,屄肥、屁股大,绝不让大家失望就是。」说着带着众人来到房子的侧面,侧面是山墙,只见青衣婢女了了仗剑立在正中,山墙无门无窗,只有山墙正中一块两尺宽的黑布从屋檐下直垂到地面,黑布里面是什么却不知晓,弄得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房间内,阴玉凤哭着嚷道:「天哥,此事万万使不得啊,芸姐外柔内刚,琨玉秋霜,若是如此行事,岂不是比杀了她还还要让她难受,她醒来后定会贞情自殇,到时候岂不是人琴俱亡,天哥,三思啊……呜呜呜……」

  蓝啸天看着已经服了一整瓶莲花玉液的陆晓芸,蓝啸天面如枯槁,哀伤的的叹道:「如不是万不得以,我怎会这样决定,可不这样做,只会让晓芸坐以待亡。」
  阴玉凤依旧哭泣着说道:「可是,以芸姐刚烈的性格,被这么多人轮奸,即使救活她,让她如何面对你,如何面对宇儿。到头来她若是寻死自尽,岂不是名毁人亡……」

  蓝啸天无比烦躁的说道:「别说了,有何不能面对的,你,我不也接受了吗?走一步算一步吧,救人要紧。」

  阴玉凤顿时住口不语,满面通红,赧颜汗下。

  这时陆晓芸身体已经起了反应,原本若有若无的气息,已经愈来愈急促起来。莲花夫人在一旁说道:「药力似乎已经开始发效,贱妾还是希望蓝大侠在斟酌一番……」

  蓝啸天面如死灰的道:「没什么好斟酌的,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眼看着晓芸撒手人寰,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玉凤,给她脱衣服吧。」

  阴玉凤面红耳赤的呆呆站在那,还在想蓝啸天刚才说的话,似乎没听见他说什么。莲花夫人见状说道:「蓝大侠,要不你先回避下,贱妾来给蓝夫人宽衣。」
  蓝啸天看了看莲花夫人和呆若木鸡的阴玉凤,叹口气道:「不必了,如何回避也回避不了的事实,逆来顺受吧,也不必劳烦夫人,我自己来。」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将陆晓芸扒了个溜光。

  昏迷的陆晓芸雪白的胴体映在眼前,蓝啸天的心宛如刀割一般,散发着成熟丰韵的美感,全身肌肤白皙丰满的陆晓芸,曾经是那么的端庄贤惠,而如今却要被几十几百人轮奸,如何不让蓝啸天痛心疾首。

  药力的作用下,陆晓芸双颊开始绯红,额头冒汗双眉紧蹙,原本僵如死尸的四肢也开始慢慢的扭动起来,不知不觉的伸出食指顺着自己完美曲线的身体往下滑,贴着嫩屄的肉缝停在阴唇上,不停的旋转扣挖起来。嘴里也开始「嗯嗯……啊啊。」的娇喘起来。

  「蓝大侠……」莲花夫人看着晕晕沉沉的蓝啸天说道。

  蓝啸天绝望的看着受药力支配而忘我自慰的陆晓芸,凄入肝脾的说道:「夫人,按计行事吧。」

  而此时墙外传来了刘煜珊的声音:「夫人,我们准备好了。」

  屋里的莲花夫人听罢,起身来到墙边,运起功力,左手中指伸出气剑在墙上一划,右手手掌贴在墙上一用力,一块圆圆的墙体被她从墙上吸了出来,只见尺厚的山墙上顿时出现一个脸盆大小的圆洞,莲花夫人将墙体放在一边,拉过一张桌子,说道:「玉凤夫人,拿些被褥来。」

  阴玉凤木然的听着吩咐拿来了被褥,莲花夫人将被褥铺在墙洞及桌子上,准备妥当后,看着闷海愁山的蓝啸天,怅然说道:「蓝大侠,将夫人抱过来吧……」
  此时的墙外的众人早已等得不耐烦,张大卵子带头道:「刘大贱屄,屄在哪呢?你们这几个婢女个个正经八百的拿着剑,也不像是挨肏的样啊,除去这几个婢女,就剩这一堵墙,难道让老子们肏墙不成。」众人也跟着嚷嚷起来「就是,起大早的就为来肏个屄,你们还摆下这阵势,要是没屄肏,俺们就回去种田了,一个个的拿着剑吓唬谁啊……」「就是、就是」

  刘煜珊笑道:「大家莫急,莫急,马上屄就来……」

  正在这时只见墙上的黑布开始晃动起来,刘煜珊道:「你看,屄不是来了吗」黑布晃动了片刻就不动了。刘煜珊上前一把拽下黑布,众人眼前一亮,只见赤着一双有如猫儿爪软垫似的雪白小脚,以及一对匀润紧实的玉腿架着肉感丰腴的大白屁股从墙上的圆洞里伸了出来,雪白的腿间一撮醒目的卷曲黑茸,下头两瓣细肉活像是一开一阖的鲤鱼嘴,油亮亮的润着一抹水光。

  张大卵子抢先道:「好屄,好屁股,就是不知道模样如何,不过光看这屄和屁股模样一定差不了,哈哈。」

  刘煜珊来到身子在墙里、屁股撅在墙外的大白屁股前,轻轻抚摸下大白屁股笑道:「大爷们,这风韵白皙的屁股,贱屄看着都羡慕,不瞒大爷们,这是我们销魂夫人表姐,大家随便肏,但是如若有人打算看她的面目,休怪贱屄不客气」最后一句说的十分严厉。

  张大卵子深知刘煜珊的规矩破坏不得,上前一步哈哈笑道:「大贱屄过虑了,能肏这绝美的屁股大伙也知足了,老子先来常常这销魂夫人表姐的大屁股,哈哈」说完伸出大肉爪,一把抓住大屁股把玩起来,肥嫩丰腴的大白屁股,弹性十足,有着难以言喻的肉感。张大卵子揉玩的不亦说乎。

  身后的众人见张大卵子迟迟不动,嚷叫着道:「张大卵子,你他妈肏不肏,不肏就滚一边去,赶紧腾出地方,老子们等不及了。」

  张大卵子听罢赶紧说道:「肏……肏……现在就肏,肏完回去杀完猪,接着来肏这大屁股,哈哈」说完退去裤子露出了早已硬的发胀的大鸡吧。

  蓝啸天在屋里紧握着陆晓芸的双手,昏迷的陆晓芸只有上身在屋里伏在桌子上,堆雪似的两座乳峰,柔软的乳肉失去了原本浑圆饱满的形状,只余一大片腴沃腻白压在桌上。阴玉凤痴呆的站在一旁,莲花夫人站在蓝啸天身后,左手在两腿之间偷偷的搓揉着。

  「嗯……」蓝啸天只见陆晓芸紧闭着双眼的头颅突然向上微微一昂,蓝啸天只觉得陆晓芸的双手一紧,被肏了,被肏了,我的老婆被人肏了,蓝啸天的心在滴着血,可他又不得不面对,侧目向陆晓芸后背漏出的缝隙望去,只见一个肥猪似的肚子紧紧的贴在自己老婆的屁股上,蓝啸天确定,那个肥猪似得肚子下边的鸡巴已经插进了自己老婆的屄里,蓝啸天赶紧闭上双眼,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从他英俊的面庞滑落。

  墙外张大卵子抱着大白屁股,「啪……啪……啪……」卖力的肏干着,雪白成熟的女人身体暴露在三十个饥渴的男人面前,又白又挺的大屁股,和最诱人的肥厚的嫩屄,让后面排队的男人纷纷解开了裤带,亮出了一个个坚挺的鸡巴,他们都想对着这个大白屁股的肥嫩逼发射。

  墙内蓝啸天麻木的抱着陆晓芸一耸一耸的秀发,听着陆晓芸嘴里不停地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阴玉凤撅着肥大的屁股趴在桌子上握着陆晓芸的双手。而莲花夫人在身后目光迷离,隔着衣服用力的抠着双腿之间。

  张大卵子抱着屁股一顿猛干,持续冲击了一百多下,终于到了爆发的边缘,「嘶,不行了,要射了!」最后抱住大屁股狂抽猛插起来。「啊」的闷嘶了一声,张大卵子将滚烫而浓稠的精液射进了陆晓芸的子宫里。陆晓芸的子宫被火热的精子一烫,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头,蓝啸天抱着陆晓芸的头更紧了,但轮奸这才刚刚开始。张大卵子的鸡巴刚刚从陆晓芸的屄里拔出来,身后的农夫立刻提鸡巴而上,抱起屁股就不管不顾的肏了起来。

  房间里陆晓芸的呻吟声刚刚停歇下,还不到几秒钟,就又开始咿咿呀呀的叫起来。

  「哈哈,妈了个逼的,这大屁股真他妈爽,又白又肥,肏着真舒服」张大卵子肏完还不停的感慨着。

  身后的男人们也跟这窃窃私语道:「这他妈是谁家的娘们啊,这大屁股一看生过孩子,估计是背着家里人来这找肏的」

  「这还用说,没看不让看见她模样吗,肯定是哪个达官贵人家的夫人,要不这贱屄山庄能有这阵势?」

  「一定是家里端庄的贤妻良母,骨子里却是淫娃荡妇,上这找刺激来了。」
  「她相公肯定是个大官,或者很有身份的人」

  「在他妈的有身份有个鸡巴用,还不是个大王八,他老婆还不是撅着屁股像狗似的让咱们肏,哈哈」

  墙内的蓝啸天、阴玉凤和莲花夫人听得清清楚楚,阴玉凤见蓝啸天苍白无力的脸上泪迹已干,细声说道:「天哥,要不你去休息下吧,我在这照顾芸姐。」
  蓝啸天面无表情的摇摇头,继续拼命的抱着陆晓芸耸动的头颅,阴玉凤无奈的叹口气,侧目一看莲花夫人,只见莲花夫人媚眼如丝,粉脸微红,吐气如兰,右手虚抚酥胸,左手伸到胯间,丰臀摇摆用力的揉搓着。看的阴玉凤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莲花夫人还在忘情的手淫,早已收去了身上的功力,尽态极妍的容颜让阴玉凤看的真真切切,此时莲花夫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睁眼只见阴玉凤直直的盯着自己看,连忙一整衣装,面红耳热尴尬的对阴玉凤满面羞愧的笑了一笑,伸手在耳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阴玉凤也尴尬的点点头,心道:这莲花夫人怎么如此的不知廉耻,居然在天哥和自己面前自慰起来。没等她多想,只见莲花夫人拉了她一把,将她拉到蓝啸天的一侧,阴玉凤怎不知她的意思,她是想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蓝啸天,不让蓝啸天看见莲花夫人的丑态,阴玉凤无法弗她意,只好乖乖的用身体挡住蓝啸天的视线,将大屁股对着莲花夫人趴在桌子上。

  墙外的男人们还在不停地奸淫着陆晓芸,陆晓芸雪白的屁股下,一根大鸡吧正在进进出出的肏着她的小屄,伴随着鸡巴的进出,一股一股男人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着她的淫水从她的小屄里不停地滴了下来,两条粉腿中间的地上已经积成小小的一滩浓白的液体。

  「肏他妈的,这大白屁股干着真爽,我肏……肏……我肏烂你这大屁股婊子……」

  「啊……啊……射了……」一个男人射了,紧接着另一根鸡巴马上又插进陆晓芸的屄里,继续肏干着。

  「干……爽……,这婊子的屁股真大,妈了个逼的,估计奶子更白更大,哈哈」一个农夫边肏陆晓芸的屄边叫嚷道。这个农夫倒是颇有心计,心里想着摸陆晓芸的大奶子,手上便加大了力气,抱着陆晓芸的大屁股边肏边用力的往外拉。蓝啸天在屋内也听到了他的叫嚷,双手紧紧的抱着只知道嗯嗯啊啊淫叫的陆晓芸,不让她被拉出去。

  那农夫用力的拉了几下却怎么也拉不动,不禁火上心头,举起手左右开弓,对准陆晓芸的雪臀狂扇,手掌打在嫩肉上,发出『啪啪』的声响,昏迷中的陆晓芸被打的「啊啊啊……」一阵乱叫,雪白丰满柔软的大屁股被打的通红,居然夹着鸡巴不由自主的摇摆起来。

  蓝啸天气的发指眦裂,刚要发作,却听陆晓芸迷迷糊糊的说道:「天哥……」
  蓝啸天一听,惊喜交集的小声说道:「芸妹……你醒了……」

  只听陆晓芸呓语道:「舒服……天哥……好舒服……用力……」

  一旁的阴玉凤连忙伸手捂住了陆晓芸的嘴,不让她继续说出来,然后对着蓝啸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们和外边的男人仅有一墙之隔,而墙上还有个大窟窿,蓝啸天如何不知他们稍微大点声说话都会被外边肏自己老婆的男人们听见,可那该死的农夫不但肏自己的老婆的屄,还怒扇着自己心爱的老婆的屁股,怎不让蓝啸天火冒三丈,还好此时墙外的刘煜珊过来制止了农夫的粗暴行为,代价就是刘煜珊蹲在他身后给他舔起了屁眼。

  轮奸再继续,从早上一直肏到中午,三十个男人将精液全部射进了陆晓芸的屄里,雪白的肚子圆鼓鼓的,被灌了满满的一肚子精液。

  午饭的时候,刘煜珊准备了丰盛的酒菜招待三十个男人,陆晓芸才得到了短暂的休息,蓝啸天将陆晓芸拉回屋内的时候,顿时傻了眼,只见心爱的妻子全身抽搐,连屄洞也抽动着,屄花一合一张,屄洞被人肏得阴唇翻卷,好像盛开的花儿,高高隆起的小肚子,储存着大量的精液,从被肏的泥泞的小屄里吧嗒吧嗒的向下不停的滴出,嘴里还在不停的叫嚷着:「天哥……我要……我还要……」,蓝啸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莲花夫人直盯盯的看着陆晓芸冒着乳白色泡沫的小屄,轻抿了下嘴唇,对蓝啸天说道:「蓝大侠……不如你去休息下,贱妾帮夫人清理下」,阴玉凤也接着说道:「天哥……去休息下吧,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蓝啸天不理会二人的劝告抱头痛哭着,蓝啸天毕竟是一代英雄,片刻后,止住泪水,起身说道:「夫人,如此下去,晓芸能受的了三天三夜吗?」

  莲花夫人道:「这点请蓝大侠安心,贱妾会每日给夫人饮用几滴莲花玉液,担保夫人不会有事,蓝大侠还是去休息下吧,贱妾好为夫人清理」

  蓝啸天看看了还在不停的说我要我要的陆晓芸,无奈的说道:「好吧,有劳夫人了。」说完便在阴玉凤的搀扶下走了出去。青衣了了将蓝啸天安排在客房内,蓝啸天心里虽然惦记陆晓芸,但他自己实在无法忍受爱妻在自己面前被人肏干的场面,想到那些男人抱着爱妻的屁股肏干的画面,蓝啸天扑腾一下爬卧在床上,像死了一般一动也不动了。阴玉凤叹息了一声,回身让了了叫来了余贝宁,给蓝啸天服了一味安神的汤药,蓝啸天喝过药后,沉沉睡去。

  阴玉凤安顿好蓝啸天,担心陆晓芸的安微,举步便向那独门独院的宅房走去,当阴玉凤来到房间的时候,看到房间内的一幕,惊得阴玉凤不由得尖叫一声「啊……」

  阴玉凤只见莲花夫人美绝人寰的玉首正趴在陆晓芸的两腿之间,吸溜吸溜的舔舐着,莲花夫人听见阴玉凤的惊叫,连忙拿起手中的帕子轻轻擦拭着朱唇,起身理了理未皱的衣裙,「咕咚」一声吞咽下嘴里的东西,面红耳赤的说道:「玉凤夫人……」

  「嗯……」阴玉凤脸涨得通红,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莲花夫人羞红着脸说道:「玉凤夫人……见笑了……其实……我就是销魂夫人……」「啊?」惊得阴玉凤眼珠瞪的快要蹦了出来,嘴巴张的好像下巴都要砸在脚面上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