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色欲魔王】(18)【作者:bbzyf】
【色欲魔王】(18)【作者:bbzyf】
字数:116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18章家庭剧变

  李如烟的丈夫叫赵彬,到今年已经五十岁整了。他这一辈子算来也算是过的精彩纷呈。高中毕业之后进入国有工厂上班,能力出众,很快就被提拔为厂里供销科的科长。但是他这个人心思比较活络,再加上经常出差,也算是见过世面,更何况那一阵子流行下海。他寻思着,既然是给厂里打工,还不如给自己打工。想来想去,刚刚结婚没多久的他便毅然辞职,下海经商了。

  他的这番举动在当时当真是让厂里的同事非常惊讶的。虽然当时流行下海,但仅仅只是流行「下海」这两个字而已。敢去的人,都是基本上没什么出路的。而像赵彬这样年纪轻轻就在厂里担任要职的,将来明显就是一片光明大道的人,很少会放弃自己风光的未来。可是赵彬就是有这种胆魄。

  他倒是没有选择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鹏市,而是选择了魔都这里。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原本在厂里上班的时候,出差的目的地虽然是全国各地,但是魔都这里他来的最多,也最熟悉,关系也是发展的最好。

  总之,这么几十年下来,他靠着关系人脉的同时,也是一路脚踏实地,就这么慢慢地发展了起来。他所做的生意就是销售,说白了就是卖东西,虽然一开始是以家用电器为主,但是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了综合性的商业公司,几乎什么都卖。
  说来,能够不靠着侵吞国有资产,自己白手起家做生意,还能做到资产全国前十的,也就只有他赵彬这么独一份了。看看榜单上靠前的十个,甚至二十个,哪个不是靠着一些「特别」的手段发家的,能够不靠着前期的黑历史而拓印而出的也就两三个人,其中就有他赵彬。

  这么看来,他这一辈子可谓是顺风顺水,更遑论在生意场上得意,情场上也是如此。他刚刚从厂里辞职的时候,原本都跟他说定了婚礼日期的女朋友的娘家人立刻反对,要不是李如烟坚持,甚至以私奔做要挟,两人的婚事恐怕就得告吹了。

  赵彬这么多年能发展到如此,李如烟或许在生意上并不能给予他帮助,但是家庭中李如烟为他几乎分担了所有的事情。

  如今他人生得意,有个美妻相伴,生下了儿子和女儿,儿子和女儿也都各自结婚,开枝散叶。现在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为得意和幸福的时候。

  不过再怎么样成功,生活中也总是会有些不如意的事情。就比方说上个月,也不知怎么的,他们夫妻两人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结果是吵了一架。或许是因为两人从结婚到现在几十年的时间都没有争吵过的缘故,这第一次的争吵让李如烟无法接受,结果独自一人就离开家里,不知道去哪了。

  妻子失踪,这让赵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到处打电话问自己的朋友或是李如烟的朋友,但是都没有妻子的踪迹。一直到李如烟失踪的第三天,赵彬已经委托公安机关调查却还没有消息的时候,却是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来电让他非常疑惑,手机上显示着「王娟」两个字。

  赵彬自然是认识王娟的,而且她对王娟的评价很高。虽然说王娟的发家史中,有很多说不明白的事情,看起来简直就是运气爆棚,可是赵彬自己在这几十年的生意场上也是遇到过多次危机,有几次也是靠着根本就不靠谱的运气渡过的。在他看来,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更何况王娟将如今的「宜运」管理的井井有条,业务也是蒸蒸日上,显然她是个有本事的女人。所以赵彬对于这个女人很是欣赏。
  接起王娟第一次打给自己的电话,听到她的话之后,赵彬的神色之中,高兴之余带着原来如此。听到王娟是在她朋友所开的高级会所中发现了妻子的,而且是在B市。赵彬想了想,妻子这一次估计真的是气急了,居然走了那么远。但是想到妻子所在地方,赵彬也是会心一笑。这么多年下来,妻子早就已经过惯了如今的生活,真的让她隐姓埋名地躲在什么地方,她绝对不会喜欢,选择的住所绝对是高级的地方。

  总而言之,妻子找到了。但是赵彬考虑了一番,觉得自己不太适合直接找过去。因此他委托王娟能够规劝妻子回家。

  而这半个多月的时间,王娟隔三差五就会给他打电话报平安。一直到前天才告诉他,李如烟回心转意,愿意回去了。这让赵彬非常高兴,马上就说要亲自去接。不过王娟倒是说这两天正要送女儿来魔都报道,想亲自送李如烟上门,正好来认认门。赵彬没有多想便同意了。

  妻子重回家中,这让赵彬非常高兴。知道今天妻子回来,特意让儿子女儿、媳妇女婿、孙子外孙女全都回来家中。而且他也是做好了打算,准备鼓起勇气,当着家人甚至外人的面给妻子当中道歉。

  只不过当他看到妻子走进家门的那一刻,道歉什么的心思早就已经忘记了。李如烟还是他所熟悉的妻子,面相身材同以前一模样,看起来也健康的很,看来这段时间过的还不错。但是为什么,他看着妻子那熟悉的面容,却是觉得如此的陌生!

  而等到妻子开口说话之后,他是整个人都愣住了。并不是因为感到妻子语气的变化,实际上他也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感受,身体所带给他的变化已经完全让他沉默,就连自己的儿子和女婿的异样他也没有发觉。

  好在他立刻回过神来,赶忙招呼张研飞一家三口。

  席间,赵家的几口人在餐桌上跟张研飞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的,但是实际上,赵家的三个男人却是在不停地用余光打量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李如烟。

  张研飞三人离开之后,李如烟回到卧室中休息,这才是让赵彬回过神来。看了看时间,他想起公司还有个会要开,这便赶忙跟同样在自家公司上班的儿子离开了。女婿虽然也同样被她安排进自家的公司,而且女婿能力不做,但是办事还有些毛糙,所以他并没有让女婿担任太重要的职位。今天更是让他休息一天,跟女儿一同在家陪陪李如烟。

  只不过当父子二人离开之后,李如烟便回到房间休息了。见如此,赵彬的女儿和媳妇姑嫂两人便打算出门逛街,就留下赵彬的女婿一个人在家。而在卧室当中,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李如烟,感受到家中除了自己和女婿之外,就只有两个佣人,面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赵彬的公司如今早已走上正规,而他作为董事长而言,并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处理。当然,一旦有需要他介入的事情,也绝对不会是小事了。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赵彬办起事来早就形成了他自己的一套方式,干净迅速效果还好。将事情处理了之后,他想起了王娟跟他所说的,打算在魔都购置一块地,并且建一个物流场地的事情。对于如今的魔都,虽然地价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即便如此,现在买地无论是使用还是投资,都是很划算的。更何况王娟打算买的那块地他也是知道的,那里位置不错,在那里建物流货场的确是个好主意。

  为了感谢她帮忙劝回自己的妻子,赵彬也是联系了市里面的相关领导,想要晚上请他们吃饭。想到妻子这次回来之后的不同,赵彬发现他的身体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他那如今如果不靠药物就根本无法勃起的阴茎,现如今只是想着妻子的容貌和身体就勃起了。灌了一口凉水,甚至抽了一根已经戒了好多年的烟,他这才将身体的欲望压制下去。但是他心底的欲火却没有办法消退,而是越烧越旺。
  赵彬的邀请自然是没有人会拒绝。如此,赵彬和儿子两人并没有回家,而是在公司上班,直到时间差不多,直接去了预订好的酒店。

  晚上将近九点钟,赵彬这才是醉意朦胧的被同样喝了不少酒的儿子扶进家门。事情谈的很顺利,赵彬虽然是个生意人,但是他在魔都的官场是很有影响力。席间他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并且毫不掩饰自己想要帮助王娟的意思。因此魔都国资办的领导也非常会来事,虽然跟「宜运」签订的合同已经成形,无法更改,但是答应在后续的税务政策上给予王娟的公司最大的优惠,算起来仅仅魔都一地的优惠政策就能让「宜运」每年省下好几亿。

  将这个好消息打电话告诉了王娟,王娟自然是在电话中万分感谢。只不过王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但是如今满脑子都是妻子的赵彬根本就不在意。

  儿子将他送回家,没怎么停留就走了。儿子跟媳妇住在外面,有自己的房子。
  听到佣人说女儿和媳妇出去逛街到现在都没回来,赵彬也并不在意,她们两个人经常如此。

  回到家中的赵彬是赶忙往自己的卧房走去,他想要立刻见到妻子,一刻都不能等待。

  将卧室的门打开,赵彬看着妻子,身体兴奋的发出了颤抖。

  李如烟就在房中,似乎在做瑜伽。房间虽然开着空调,但是她却只是穿着一身分段式的运动衣,只是这运动衣实际上并不比比基尼所能遮挡住的更多。
  而此时,她正在软垫上做着一个前屈式的动作,双腿站着,笔直靠拢,身体下弯,然后双手抱住小腿,将自己的真个上身正面和腿部紧紧靠在一起。

  这么一来,她的臀部就完全暴露出来。身上所穿的衣服根本就没有办法遮挡住隐秘的部位,在臀缝中只有一根小小的细绳,无力地遮掩着她那娇艳的阴唇和粉色的肛门,就这么对着赵彬绽放着。

  看到妻子身体的这番光景,早就已经勃起的难受的赵彬更是低声嘶吼了一声。
  听到丈夫的声音,李如烟一副诧异的表情,起身看着他,用一副关心的口吻:「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说着,便走到边上去倒水,一边嘴中还说着,「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年纪了,身体又不好,还喝这么多酒。」随即便端着一杯水向他走来。

  听到妻子的声音,原本还保留着的一丝理智也开始逐渐消失。看到妻子扭动着身子朝自己走来,尤其是上身正在不停晃动的乳房和下身暴露在内裤外的浓密阴毛,让他完全失去了理性,一把向她抓取。

  「啊!」似乎是被丈夫的动作吓到了,李如烟轻叫一声,手中的水杯也是掉落在了地毯上,杯子虽然没碎,但是水也撒了一地。

  已经眼中除了妻子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事物的赵彬,冲上前就想要将她推倒在地。但是下一刻,他感觉自己被妻子抓住了,她的力量让自己无法抵抗。
  早已失去理智的他根本那就没有发觉妻子突然力大无穷的怪异,只是奋力反抗,口中发出不明所以的嘶吼。

  而渐渐的,这种嘶吼变成了哀求。再到下一刻,他居然就这么双膝跪在妻子的面前,苦苦乞求起来。

  见到丈夫的这幅模样,李如烟面上的笑容更甚。她缓步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将双腿分开,把自己仅用一根细绳遮挡住的阴唇露出来,看着跪在地上,望着自己的眼神之中带着浓烈情欲的丈夫,说道:「自己把衣服脱下来。」完全就是一副命令的语气。

  李如烟并没有用催眠或者暗示之类的术式,而且她也不打算将赵彬发展成为自己的奴隶,素质实在是太差了。她仅仅靠着自身本能所散发的魅惑力和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种奇特香气,便将赵彬变成了满脑子都是性交的傀儡。

  这里说一句题外话,身为淫灵之主,除了那些魅惑人的手段之外,她即便是不用法术也有许多办法。其中就有一种,她的身体会根据不同的需要散发出不同的香气。有的能催动人的性欲,有的有让人臣服的功效,甚至有的能够壮阳,男人只要闻到就能勃起。

  现如今,赵彬就是这么一副模样,即便是李如烟并没有用任何的法术,也已经让他变成了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奴隶。只不过这种奴隶只是暂时的,一旦李如烟不再释放,赵彬变会回到之前的模样。

  赵彬按照李如烟的吩咐,快速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真丑!当年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瞎了眼,放着那么多的好货,却看上你这么个闷蛋。」李如烟换了个坐姿,翘起了二郎腿,看着自己丈夫那衰老的身体和下身挺立的短小阴茎,语气中嘲笑的意思毫不掩饰,「现在给我趴在地上,爬过来。」翘起的小脚还在上下晃着。

  虽然被自己的妻子用如此鄙视的口吻辱骂着,但是赵彬不但没有感到愤怒,反而是更加兴奋,甚至马眼中已经开始流出淫液。听到妻子的命令,他立刻趴在地上,就如同一条狗一般,蠕动着一身衰老的肌肉,向前爬去。

  爬到李如烟的腿前,李如烟翘起的一只脚就踩到了他的脸上,嘴中侮辱的话连番说出:「真是不要脸,让你当狗就当狗,是不是等下让你吃屎你也吃?」
  感受着光滑娇嫩的足底踩踏在自己的脸上,赵彬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显然是越来越兴奋了。嘴唇亲吻着妻子的足底,舌头也伸出来,舔舐着足底娇嫩的肌肤。

  感受到脚心传来的异样,李如烟的面上微微泛红:「真是一条发情的狗,既然要舔,那就给我好好舔干净!」

  听到李如烟的命令,赵彬简直入沐圣恩,将她的脚抓在手中不停的把玩,将一根根如同白玉雕琢成,指甲上涂着深紫色指甲油的脚趾含入口中,或是吮吸或是舔弄。而李如烟只是发出的娇媚的笑声任他施为,一点也没有害羞的意思。
  过了好一会,赵彬将妻子的双脚全都舔了个遍。毫不在意自己的双脚沾满了恶心的口水,李如烟略带兴奋的站起来,抬起右脚对准丈夫的肩膀便是一踢。这一踢将赵彬踢倒在地,身子向上地躺在地上。

  「下贱的鸡巴,就这么短还挺着,也不嫌丢人。」看着丈夫的丑态,李如烟尽情的辱骂着,一边走上前,脚踩在赵彬挺立的阴茎上。

  力道并不重,李如烟用脚掌撸动他的阴茎,时而张开脚趾,将阴茎夹在大拇趾和二趾之间上下滑动:「给老娘躺好了,不准动弹。」之后便再次变换,将脚趾并拢,放在阴茎下方,踩着他的两颗睾丸轻轻碾压。

  随后,李如烟脚上用力,将赵彬的阴茎踩下,肉棒紧贴着他的小腹,开始抵住肉棒上的皮肉撸动起来。没几下,李如烟就感到脚下踩着的肉棒中鼓动起来,知道赵彬要射精了。

  在射精的一刹那,她抬起脚,却并没有离开太多。

  挺立的肉棒前后晃动着就这么射出精液。有的落在赵彬自己的胸膛,甚至脸上,而有的则是飞溅到了李如烟的身上,在她的腹部、腿上、有的在她的脚上。
  「肮脏的狗东西。」李如烟骂道,面容之中的淫欲更甚。随即她将脚伸到丈夫的嘴边,「自己弄到我身上的脏东西,给我吃下去。」

  丝毫不在意妻子的脚上沾着的是自己的精液,赵彬立刻将妻子的脚放入口中细细舔舐,将自己滴落在她脚上的精液吞下之后,还不愿松口,继续舔她的脚。
  李如烟就这么任他舔弄,将射到自己肚子上的精液刮下,放在琼鼻前闻了闻,绣眉轻轻皱起:「味道实在是太淡了。」说罢便将沾着精液的手指放入自己口中细细品味。

  看着身下丈夫那刚刚射完精的阴茎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李如烟不由得摇了摇头:「这才射了一次就这样了,怎么能让我满足!」说罢她便向一边的衣柜走去,「还好我早有准备。」说着便打开了衣柜的门。

  如今的赵彬已经意识模糊,但是他还是顺着妻子的动作看去。只见被打开的衣柜中,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子被略粗的麻绳捆着跪在那里。下身的肉棒挺立着,上面混杂着明显是精液和淫水的痕迹。而口中则是被一个口球堵住,不能开口说话的同时,口水也没有办法吞咽,从通过口球上的空洞缓缓滴落。

  衣柜中的男子正是赵彬的女婿,杨海涛。

  但是此刻的赵彬,即便是刚刚射过精,脑子里依旧被巨大的性欲充斥着,根本就不会考虑为什么自己的女婿会全身赤裸的被绑在自己卧室的衣柜里。

  「就你们两个也不知道行不行。」李如烟还是一副不甚满意的模样,「不过如今也只能凑合了。」

  杨海涛怎么会被全身赤裸地绑在衣柜里?这件事情要从下午说起。

  送走了张研飞一家三口之后,赵彬和儿子因为公司有事,不得不离开了。而女儿和媳妇两人也是结伴逛街去了。本来女儿是打算拉着丈夫杨海涛一起去的,可是杨海涛表示自己有些累,想要在家休息。见他如此,女儿也就不再坚持了。
  留下来的杨海涛一直都是一副身心不宁的模样,实际上他一直想着正一人在卧室中的李如烟。从今天见到她,杨海涛就觉得自己的岳母跟以往不一样,简直完全变了个人。尤其是想着李如烟身体,那平平常常的身姿却让他无法忘记。还有,他的耳中似乎一直在回响着李如烟的声音,久久无法散去。

  越想,杨海涛就发觉自己的欲望越是剧烈。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的他,走到岳母的房前,带着一丝犹豫,推门而入。

  家里的佣人倒是见到模样有些奇怪的杨海涛,甚至还看到他连门都不敲就进入李如烟的卧室。不过这个姑爷自从进门之后就一直很有礼貌,也很守规矩。虽然现在的模样让人很是奇怪,但是倒也没有阻止,继续做自己的事去了。

  进入了卧室的杨海涛没有发现李如烟的身影,只是看到房间中散落着衣物,一旁的浴室中传来了水声。显然,李如烟正在浴室中洗澡。

  他伸出颤抖着的手,将散落在床上的一条女式内裤拿了起来。看到细小的布料上有一些湿润的痕迹,杨海涛无法自拔的将内裤抵在自己的鼻子上嗅着,下一刻更是将自己的裤裆解开,掏出早已挺立多时的阴茎,自己用手撸动着。

  「谁?是吴妈吗?」似乎是听到了卧室中的动静,李如烟一边开口,一边打开了浴室的们,将身子藏在门后,伸头观望,「啊!」

  看到自己的女婿正拿着自己刚刚脱下的内裤放在口中舔着,而且他的手正握住他那不小的阴茎撸动,李如烟似乎被吓了一跳,轻叫了出来。

  听到声音的杨海涛也是转头望去,正好看到岳母的面容。面上带着水渍,长发散落,一脸惊愕着自己。杨海涛并没有躲闪,也不想躲闪。

  李如烟倒是一副受惊的模样,赶忙将浴室的门关上:「海涛……你……你怎么……你现在出去,我就当没发生过。」

  说着规劝的话语,但是并没有让杨海涛有任何想要离开的意思。下一刻,他便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全身赤裸着向浴室走去。

  因为这是李如烟和赵彬夫妇俩的房间,所以房间里的浴室并没有装上锁,毕竟平常就他们夫妻两个用。而现在,这倒是方便了杨海涛。

  他想要推开门,却发现推不动。显然门后的李如烟用身体挡住了。可是李如烟哪里有女婿的力气大,只是稍稍用力,杨海涛便将们推开了。

  浴室中热气蒸腾,一旁的花洒正在喷出热水。而见到女婿全身赤裸地走进来,李如烟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双手护住自己身上的三点,向后退去。面上的表情,惊讶之中带着潮红和愤怒:「你……海涛……你快出去,我还能当没发生过……要不然……」

  杨海涛并不说话,至于岳母的这幅模样,让他看着更加兴奋。

  浴室并不大,李如烟退了两步便靠在墙壁上:「来……来人……救……」声音带着颤抖,虽然在呼救,但是却并不响亮,被浴室中的水声掩盖了过去。
  走上前,杨海涛不顾李如烟的叫喊,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嘴巴堵住了她那正在无力叫喊的艳唇。

  虽然被吻住,就连身体都被女婿抱入怀中,但是李如烟还在做着挣扎,只是这挣扎,怎么看都像是在调情一般。

  良久,杨海涛才松开。

  「海涛,我是你岳母。」喘着气,李如烟依旧是一副防备的模样,「你这样怎么对得起莹莹!你现在出去,我还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要继续了。」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面上的潮红更甚。

  都已经如此了,杨海涛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更何况他刚才吞下了许多李如烟的唾液,感到身体内部的欲火更甚,烧心的难受:「妈,我现在就要操你。」说罢他便再次紧搂李如烟,双手在她身上到处游走,而嘴巴也是再一次吻住了她的双唇。

  李如烟再一次开始挣扎,尤其是感到女婿那双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手,一只摸到自己丰满的屁股上揉捏着臀肉,而另一只手的手指更是插入自己的臀缝,轻抚着自己的肛门和阴唇。

  身体抖动剧烈的李如烟还在挣扎,但是这种挣扎却是越来越弱。最终,她瘫软在杨海涛的怀中,任由女婿轻薄。

  见怀中的岳母不再抵抗,杨海涛也不再调情。只见他双手将李如烟托起,顶在浴室的墙壁上。下面的右膝插入李如烟的双腿中,将她的腿分开,挺立着的肉棒便抵在了李如烟的下身。因为没有双手的辅助,龟头顶了好几次才找准了阴唇的位置,之后他便腰部用力,肉棒就这么插了进去。

  感到肉棒尽根插入自己的阴道,李如烟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被女婿顶在浴室墙壁上,脚不着地,让她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女婿的肩膀,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

  而杨海涛见岳母抱住了自己,便松开手,将她的双腿抬起,也不换地方,就这么抵住墙壁开始抽插起来。

  李如烟的阴道紧致非常,杨海涛感觉就如同在跟处女性交一样。肉棒被阴道中的肉壁紧紧包裹着,而且他感觉到,岳母的阴道很浅,自己的抽插,每一次龟头到底,都还有一截阴茎留在外面。

  李如烟扭动着的身体跟他紧紧贴着,丰满的乳房抵住他的胸膛,让他能感觉到乳肉滑动的快感,还有乳头在自己身上研磨的异样感觉。抽插了几次之后,杨海涛不再怜香惜玉,再一次的插入,他的腰部更加用力。随即,他感觉到自己的龟头突破了一团软肉,进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地方。

  被女婿的龟头插入自己的子宫里,让李如烟立刻高潮。她紧紧地抱住杨海涛的身体,子宫和阴道收缩起来,将肉棒完全包裹住,不停地研磨着。深处喷出了巨量的淫水。

  感到岳母体内的变化,自己的阴茎被如此包围起来,而且龟头上传来炽热的感觉。这一刻的杨海涛也无法忍受,肉棒鼓动,就在岳母的子宫里射出精液。
  随着两人同时高潮,两声叫喊同时喊了出来。好在浴室中的水声将声音压下,要不然就会让佣人听见了。不过看两人的这幅模样,就算是让外人知道了,恐怕也不在乎。

  在岳母的身体里射精,杨海涛感到了无比的满足。而且他发现岳母看着自己的双目中也是饱含情欲。两人就这么身体紧抱着,亲吻起来。

  之后,两人就这么在浴室中操干起来。浴室里的地上,盥洗台上,浴池里,马桶上,到处都有他们交媾的痕迹。各种姿势体位都尝试过,杨海涛渐渐地迷失了。

  而之后,杨海涛就这么被岳母也不知从哪找来的麻绳给困了起来,嘴巴里还塞了口球让他不能发声,就这么将他关在衣柜里四五个小时。

  虽然他的身体非常难受,但是身体当中也同样传来兴奋的快感。一直到刚才,李如烟将衣柜的门打开,将他的这幅丑态暴露在同样赤裸着身体躺在地上,并且刚刚射完精的岳父面前。

  这个时候,翁婿两人早就已经神志不清了。刚才被李如烟已经迷惑的赵彬自然是不必说,满脑子完全都是李如烟,想不了别的事情。而杨海涛则更是如此,他被绑在衣柜之中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面,他的欲望不但没有消退,反而是越来越强烈。之前他虽然在浴室中跟李如烟做了好几次,也射了好几次,但是即便如此,吃下了李如烟唾液的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平息体内的欲火,阴茎这段时间就没有软下来过。

  而现在,他被放出来出来,还被解开了身上的绳子。下一刻他就活动着因为别绑了太久而不怎么活络的身子,向柳如烟走去。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双腿根本不听使唤,还摔了一跤。但是他丝毫没有在意,就这么趴在地上向李如烟爬去。

  看到女婿的丑态,李如烟面带嘲笑之余,还发出了一阵娇媚的笑声。她一边笑着,一边动手将身上本就无法遮挡太多的衣服脱下,动作极其妩媚撩人,让人看了直上火。

  这一下,就连躺在地上的赵彬也是兴奋了起来,本来已经疲软的肉棒也是再次勃起。翻身站起,浑身带着兴奋的颤抖向妻子走去。

  见到两个男人如此模样,李如烟娇媚的笑容更甚。

  赵彬来到李如烟身前,一手搂着她的腰身,另一只手则是握上了她一只翘挺的乳房,随即吻上她的唇。而李如烟也是立刻回应,香舌与探入她口中的舌头交缠起来。双手也是握上赵彬的阴茎开始撸动起来。

  爬到李如烟脚边的杨海涛也是伸出舌头开始舔舐岳母的玉足,然后摸着她的双腿坐起来,舌头却是一直都没有离开李如烟的皮肤,就这么顺着她的修长双腿一路往上。最后来到她的身后,双手分开她的臀缝,用舌头用力舔舐着她的菊穴。
  三人就这么在房间中交缠起来。

  晚上将近十一点的时间,赵彬的女儿赵莹莹和媳妇孙萍这才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两人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回到家中。

  本想再去看看婆婆的孙萍看到时间已经很晚,怕李如烟已经是睡下了,所以并没有去打扰,而是跟家中的佣人说了一声便离开回家去了。而赵莹莹则是住在这里。

  只是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是发现丈夫并不在房里。到家中其他几个房间找了找,也没有找到杨海涛的身影。询问下人,下人也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说下午还看到姑爷,但是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估计是出去了。

  杨海涛在外面也有不少应酬,但是他是个极为顾家的人,但凡要是在外面有饭局,或者有时候要很晚才能回家,甚至回不了家的情况,他都会事先打电话给赵莹莹说一声。而两人结婚这么多年了,杨海涛的为人她还是非常放心的。毕竟经过父亲的审查才会同意他们两人的婚姻,赵彬可绝对不会让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娶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的。

  所以,杨海涛这么不声不响的失踪,她的确是有些着急了。

  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她就是给丈夫打电话。但是这电话打过去,却是在卧室中听到了铃声。显然,杨海涛就算是出门了,也没有带自己的手机。这一下,让赵莹莹更急着急了。她立刻就想到了报警。不过她倒也没有马上打电话,想要找父母商量商量。

  如今,她心中可是着急的很,也管不了会不会吵醒或许已经休息的父母二人。
  来到父母的卧室门前,赵莹莹轻轻敲了敲门:「妈,睡了吗?海涛……他……不见了……我有点担心。」

  但是等了一会,卧室里面并没有传来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人过来开门。这让赵莹莹有些犹豫,或许父母真的已经睡着了,自己不应该打扰。但是对丈夫的担心还是占据了上风。

  最终,她握住了房门的把手。卧室的房门并没有从里面反锁,她轻轻一扭便打开了门。而门开启的下一刻,她就听到男女粗重的呼吸声和呻吟声传来。早已经身为人母的赵莹莹自然明白这是什么声音,更何况发出呻吟的声音她非常熟悉。
  顿时,即便早已对这种事情熟悉的她也是不由得羞红了双脸,里面毕竟是自己的父母。

  下意识的,她就想要关上房门离开。但是,心中的那份好奇心却是在这一时刻不断壮大,让她不舍就这么离开。

  就这样,她也不敢进去,就是站在房门外,伸头向里面看去。里面的场景更是让她瞪大了双眼。

  赵莹莹看到自己的父母两人全裸着身体,母亲正躺在一张躺椅上,而父亲则是趴在母亲的身上,下身并不粗长的阴茎插在母亲的身体里来回抽插着。

  在赵莹莹的记忆中,父母两人对于这件事情都比较隐秘,反正在赵莹莹从小到大的人生轨迹中,她并没有撞见过这种事情。而此刻,早已身为人母的她才是第一看到父母性交的场面。这也是让她大开眼见,没想到父母两人都已经五十岁了,却玩的这么「嗨」,尤其是两人面上的表情,还有那略显夸张的呻吟,都是让她大开眼界。

  但是看着看着,她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总觉得母亲躺在躺椅上的位置有些不对劲,用眼睛看去,总觉得要高出来一截。第一个想到的,应该是母亲躺在靠垫上。但是继续看,目光适应了房间中昏暗灯光的赵莹莹这才看清楚,母亲身下哪里是什么靠垫,而是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而且那个那人的阴茎也同时插在母亲的体内,后面!

  这个发现让赵莹莹顿时大惊失色。看到父亲和母亲性交,或许会让她非常惊讶,但是这毕竟是夫妻之间的房事,没什么好说的。可是眼前的场景,父母性交的时候,有个赤裸的男人也在其中,而且一同性交。这就超过了赵莹莹的认知范围了。

  被丈夫拉着看过一些成人影片,里面自然也是有3P或者群交的场面,但是她虽然看的兴奋,却也明白那只不过是表演出来的罢了。而现在,这副三人行的场面就出现在她的双眼之中,而且其中的两个人还是自己的父母。这就让赵莹莹的大脑瞬间无法思考了。

  她就这么看着,并没有动作,身体却是微微开始发红。

  下一刻,房中已经保持这个姿势一段时间的三人似乎打算换个姿势。赵彬的阴茎没有离开妻子的体内,而是将她抱了起来。而之后,躺在李如烟身下的男人坐了起来。

  看到男人的面孔,赵莹莹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那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杨海涛。

  她曾经想过,万一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会如何,亦或是自己亲眼抓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又会怎么样。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是现在她所看到的场面,自己的丈夫出轨了自己的同时,也出轨了自己的父亲,而且还是跟母亲一起。

  瞬间,赵莹莹的心中涌出愤怒,她想就这么进去,指着三人,哪怕是自己的父母大骂一通。但是她的身体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出任何动作,甚至身体里的感觉更加旺盛。

  她看到自己的父亲躺在地上,母亲坐在父亲的身上,上身不动,仅仅就靠臀部的起伏,阴道吞吐着父亲的阴茎。同时还将站在她面前的丈夫的阴茎吞入口中,一脸享受的模样吮吸着。

  看到面前的景色,赵莹莹再也坚持不住,扶着门框坐倒在地上。她想要开口,却根本说不出话,只是这么看着。而过了一会,在她根本就没有意识的动作中,她的一只手攀上了自己的乳房,而另一只手则是伸进裙子里,隔着已经湿润的内裤揉按起自己的阴唇来。

  就这么,没多久,只见躺在地上的赵彬发出了一声低吼,接着身体不住颤抖,显然是射精了。而感到丈夫射精的李如烟,下身停止不动,将阴茎深深套入自己体内,将丈夫的精液全盘接收。同时,她嘴上吞吐着女婿肉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下一刻,杨海涛也射了,将精液全都射在了她的口中。

  门口,坐在地上看着眼前淫戏的赵莹莹,那只揉按着自己阴户的手也是动作越来越快,几乎是在房间里三人高潮的同时,她也高潮了,大量的淫水喷出,打湿了她的手指,流了一地。

  将女婿的肉棒吐出,把含在嘴里的精液用舌头涂抹的整个口腔里到处都是,然后心满意足地吞下。面带欢愉的李如烟站起身来,丝毫不在意精液从她的阴道中流出,顺着双腿流下,迈步走到被打开的房门前。

  将房门开大,看见自己的女儿坐在地上,双目失神,双腿间的地上有一滩水渍正在慢慢变大,李如烟不由得笑起来:「看来,我的乖女儿也是忍不住了。今晚时间还早得很,还有得玩呢。」说罢,她便扶起浑身无力的赵莹莹,将她扶进房内,顺手关上了房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