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配合淫妻
配合淫妻
 
  第一章 

  2011年年初的时候,妻子突然和我说要实现我3P的愿望,她找到合适人选了。我一开始一点也不相信,因为多年的引导努力都没有效果,虽然每次做爱都要模仿3P,看3P的片子,也带单男和老婆见过面,但是老婆的态度让我基本断了这个念想儿。谁知道这次的新年,老婆竟然要送我个大礼!

  妻子找的那个人,是妻子的大学同学,俩人大学的时候谈过朋友。据妻子说,当时只是接吻,搂搂抱抱,没有做爱过。这个倒是基本符合实情,因为我和妻子是发小,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只有高中到大学这段我不是很了解,但是当时我俩关系很好,她有事情都和我说,她的第一次是大学毕业之后和第一个男朋友,所以基本对的上。

  俩人好了一年就分了,后来毕业也没联系,一直到前几个月在网上才又联系上,那个同学也已经结婚有了孩子,工作稳定,所以对我妻子不断勾引,想做个情人,我妻子想了想,反正这个人也看的上,而且知根知底,关键是让这个同学挑逗的她也很想和他做爱(我妻子亲口承认的),我又总是鼓励她找情人,3P,那干脆就帮我实现我的愿望得了!

  记得妻子和我提起的当时,我就把她扒了个精光插了进去,她也才和我说,几天前的同学聚会之后还和这个同学找了个咖啡厅单独呆了一会,说的我肉棍硬的不行。逼着问她操了没,摸了没,妻子一边呻吟一边说亲了,乳房也被摸了,而且是伸到内衣里面直接摸的。说的我发狠的揉捏妻子柔嫩的乳房,看着满脸淫荡样的妻子,还有被我揉变形的乳房,我第一次觉得妻子和“淫荡”沾了边,还不停的给自己老公讲被别人男人摸的经历和感觉,淫荡,太淫荡了。不过说因为那个地方不很封闭,所以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我也问过妻子,如果有条件继续,会不会那次就被干了,妻子很肯定的点头,我说也不怕我生气啊?我妻子说,你这么多年巴不得我和别人上床,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生气,而且还会很兴奋!我大笑,这也是一种了解啊。

  后来在妻子的安排下我们见了面,那个同学情人我就叫称呼他叶哥吧,确实也大了我3岁。

  那天妻子和叶哥坐在一起,我坐在他们对面,这个坐法是妻子临时决定的。叶哥180的身高,也不很胖,短发,还是挺精神的,就是对面这个男人,比我早了好几年就知道我妻子舌头的味道,还有胸前那对乳房的柔软度。

  但是我的肉棍并没有硬起来,第一次见面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而且叶哥也是第一次进行这样的活动,虽然之前叶哥有过几个情人,但都是一对一,估计要不是我妻子提出来3P的要求,叶哥想的就是他单独操我妻子。

  妻子显得很活跃,弥补了我们两个男人的尴尬,聊了一阵之后,我提议回我们家看看,妻子很自然的和叶哥坐在了后座上,我开车。一路上俩人几次接吻,妻子一直缠着叶哥的胳膊,我从后视镜看见妻子主动索吻然后两个嘴唇粘在一起,让我的肉棒终于挺立了起来。

  到了家,我去厨房给叶哥沏茶倒水,却从漆面的门板里反射看到了妻子和叶哥刚刚坐在沙发上就又开始接吻,由于门板反射看不清楚,也不知道妻子的乳房是不是顶在了叶哥的胸口,但是却给我更深一层的想象。

  水早就倒好了,但是我却没出去,仍然看着那不清楚的影像,我似乎期待叶哥能马上就和我这个淫荡的主动的妻子做爱,就在我家的沙发上,插入她潮湿的阴道。

  期待的事情没有发生,我出去的时候两人已经分开,我似乎看见妻子微笑的嘴角还留有叶哥的唾液。

  叶哥显得也有些不自然,没过多久,叶哥就说下午还有事情要走了,看来多少还是有些紧张,妻子说去送送他,让我在家里等。

  一送就是半个多小时,妻子一进门,鬓角散乱的头发就让我想到了什么,我紧紧抱住妻子,问她半个小时干什么去了。妻子娇笑着让我猜,我说被操了吧?妻子摇摇头,口交?妻子点了点头,大概是太刺激的缘故,我猛地亲上妻子,疯狂的搅弄她的舌头,这条下贱的舌头,不紧被别人允吸,还吞吐了别的男人的肉棒,这个想法不仅没让我觉得恶心,反而更加刺激,我就是要亲吻我妻子伺候完别的男人肉棒的小嘴!

  接下来就是疯狂的做爱,妻子的阴道里湿润极了,那叫一个滑溜,一边抽插,一边听妻子说刚才的事情。叶哥说想和我妻子在说两句,两人就来到地下一层的楼道里,那里极少有人经过,我想我那带路的妻子也期盼能为叶哥做些什么吧。

  没说两句俩人就抱着亲了起来,然后妻子就开始给叶哥口交,听到这个,我特地打断妻子问是谁主动的,妻子说叶哥往下按她,她也就很自然的蹲在了地上,掏出了叶哥的肉棒。我大骂妻子淫荡,下贱,在楼道里给男人口交,妻子似乎也很受用,大声呻吟的配合我的肉棒抽插。断断续续的说不能叫人家白来一趟啊,本来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我问妻子是不是早惦记被这个前情人操了,妻子说对,要不是在楼道里,她就让叶哥插了。之前见面都忍着呢,早就想试试这个大学没尝到的肉棒了。说的我实在忍不住,拔出来把白花花的精液射在了妻子屁股上。

  我们紧抱着一会,妻子说,还想听刺激的吗?我想也是,妻子的故事还没讲完,我突然意识到,妻子肯定被叶哥口爆了。妻子点点头,证实了我的想法,不过我和妻子接吻的时候,却并没尝出什么精液的味道,妻子妩媚的看着我,问我知道为什么没精液味道吗?因为叶哥射出来的精液,她统统都吃到了肚子里!

  天啊,我这下贱妻子,竟然第一次就给叶哥吞精了!这可是我都没尝试过的待遇,我一直开导妻子吞精,但是妻子一直不肯,没想到这个第一次这么容易的就让叶哥占有了!我的肉棒再次硬了起来,妻子小猫一样蜷缩着趴在我身上,开始给我口交,似乎是要改正错误一样,虔诚的吞吐允吸我的龟头,我舒服的开始呻吟,叫她快点,然后一下下的拍打妻子丰满的屁股,假装埋怨她不给自己老公吞精,却给叶哥吞精,该打!

  没几下,我就又喷发出来,顺理成章的,妻子完全吞了下去,然后舔弄着我通红的龟头,我拉过妻子紧紧抱住,想着自己妻子的胃里现在是两个男人的混合精液,我真实的体会着拥有一个下贱妻子的感受,享受射精过后的余韵。

  、

  以上就是我和妻子第一次玩性游戏的过程,妻子说叶哥很紧张,不适应当着我的面做爱,才提出要走的,在地下室楼道里,俩人很自然的就进行了一次口交,毕竟以后也要做爱的嘛,射精以后,妻子本来想吐掉,但是叶哥说咽了吧,她又想起我经常说吞精让男人很有感觉,她就吞下去了,“玩都玩了,就干脆放开了玩”这个是我妻子一直的观点,之后的内射,肛交,也都由此而来,她玩起来,绝对的投入!而且口交过程中,叶哥从我妻子领口伸进手去揉捏了妻子的乳房,乳头。

  和别的网友说起来,有网友说叶哥是你妻子大学男友,你不怕他俩好啊?对于这个问题我其实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我和妻子不仅仅是发小,谈朋友以后还经历了不少事,最戏剧的就是柔弱纤细的她还为我轮着铁铲和6个男人动手,最后我俩成功逃脱。我们的感情是我最最放心的,也是纵容我淫妻的基石。再说叶哥家庭工作的稳定也不会让他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

  对于妻子第一次吞精是别人的,其实我也不太在意,这就和孩子一样,自己爸爸妈妈的话不一定听,但是换个人说就会听,所谓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吧。很多人都有这个经历,熟人亲人的话不在意,别人说的同一句话,就不同了。

  归结到性交上来,我同几个朋友讨论过,从他们泡良家的经验里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女人在性爱上,一般更愿意顺从情人而不是老公。

  或许我很啊Q吧,但是我真的很释然。 






第二章



  

  上次之后,我妻子和我说,叶哥的意思还是她们俩先做爱几次熟悉熟悉,感觉有我在场的话,还是太紧张了。而我本来就是希望妻子能越来越骚的,虽然不能马上实现3P,但是她有个类似炮友的情人还是很利于继续往下走的,也就同意了。

  没几天,叶哥就约了我妻子,在渔阳饭店开了一间房间,正好是周六。妻子和我各有各的兴奋,我记得当时2月份还很冷,但是妻子少有的穿了丝袜,高跟短靴,短裤,上身是个紧身T恤,身材显露无疑。我妻子身材和气质是相当不错的,一米六零身高,十九多斤的体重,而且从小家庭环境好,娇生惯养的,追她的男人也多,她很难看上一个,但是越是这样,我越有淫妻的冲动,希望看到高傲的妻子被很多男人骑在身下。

  妻子比较怕冷,冬天穿的都很多,这次不仅穿了丝袜,连高跟鞋都是露出脚裸的,下身基本是夏天的装扮,所以一定是叶哥的要求,妻子说既然去都去了,还不叫人家满意点?我大笑,说对,好好伺候叶哥,别给我丢脸,妻子妩媚的说放心吧,肯定不给你丢脸,让叶哥下次还想。说的我马上就想操了她。

  好在是叶哥车接车送,不然我妻子真要被冻坏了,我在楼上看着妻子上了叶哥的车飞驰而去,心理别提有多激动了。我真的相当的喜欢淫妻,这个概念从我交女朋友的时候就开始了,我只有过一个前女友,然后就是我妻子了。那个前女友我并不是很喜欢,交往了1年多基本就是分手状态,但是她和别人好上以后我却对她兴趣大增,又和她保持了半年多的炮友关系,就应该是淫妻思想再作怪吧。眼下这个愿望正走在逐步实现的大路上,妻子爱我,妻子淫荡,工作稳定,收入尚可,我觉得我太美了。

  周六早上10点多走的,晚上10点多回来的,中间我打过一次电话,妻子说不要打扰他们就给挂了。弄的我在家里挺着鸡巴硬了一天。

  进门的妻子,是被她大学男朋友玩了一天的妻子,那具熟悉的肉体对我有种莫名的新鲜感和刺激感,仍然是抱住妻子一阵亲吻,妻子娇笑着推开我问我今天自己弄了几回,我说没弄,都给你留着呢。

  接下来是必须的节目,就是享受妻子那被人玩剩下的肉体,阴道里那种湿滑带给我不言而喻的刺激,毕竟是刚刚被操了一天的。

  妻子说,俩人在车上,妻子给叶哥口交了一路,到了宾馆,刚进屋俩人就抱着亲了起来,然后叶哥就开始舔她的丝袜脚,小腿,大腿,然后妻子就受不了了,叶哥也着急,衣服都没脱,只是把连裤丝袜和内裤褪下一些,就插了进去,疯狂的抽插了半天,感觉要射了才拔出来,妻子给叶哥戴上的安全套,然后又乖乖的趴好,叶哥又开始用后入式操我的妻子,没多久就射精了,妻子说射的特别多特别多,比我的多多了。我说那当然了,你这么漂亮,还是老情人,操起来肯定过瘾,过瘾就射的多。

  妻子继续讲他们的故事,第一次着急,连上身衣服都没脱,妻子只是露了个屁股和逼,就被叶哥玩了一次,然后俩人抱着亲,然后慢慢的都脱光了,叶哥用手指缓慢的插着我的妻子,妻子便开始口交,把叶哥软软的鸡巴再次吸硬,据说这次的时间比较长,用了各种姿势,遗憾的是,叶哥鸡巴不长,10公分左右,妻子最喜欢的女上位很难保证不掉出来,只有正常位和后入式能疯狂的抽插。

  揉着妻子软软的被别人舔过揉过的乳房,插着妻子湿湿的被别人进过的阴道,听着妻子讲述和别人做爱的过程,我真是无比享受无比兴奋,根本不敢动,一抽插就要射精。

  我记得那次我也射了两次,妻子娇嗔的说我们太讨厌,一天射了她六次。我才知道叶哥那次竟然射精了4次,好厉害。妻子说第一次是戴套射套里了,第二次是射嘴里咽了,第三次和第四次都是射丝袜上了,弄得我马上捡起妻子丝袜闻,真的是一股精液味道,还有几块硬斑,妻子见我拿着丝袜闻,说我是个小变态。我说只要是和你有关的性方面的物件,我都喜欢。妻子说那这丝袜上还有叶哥的口水呢,穿着的时候叶哥舔了半天,你还闻,恶心不?我说一点都不恶心,你嘴里还有叶哥的口水呢,我不是也亲?

  唯一的遗憾,是妻子洗了澡才回来,我郑重的和妻子说,下次不许洗澡,直接回来!我要玩别人操过的!妻子笑着骂我大变态,说是不是把叶哥精液也带回来给我啊?我说可以啊,没问题!!

  之后妻子大概一周一次的和叶哥见面做爱,我都没有加入。妻子特地和我谈了话,说如果3P,叶哥见了我的鸡巴会不会自卑,我的是15公分,而叶哥只有10上下,还不粗,这样是不是对人家不好啊?没准玩着玩着就软了,觉得自己差太多了。我说那你爽吗?妻子说还可以,虽然没有高潮,但是回家还有我呢,毕竟我能保证每次做爱让她高潮一次。说的我还挺美,再加上叶哥还是有助于我妻子变得更加淫荡的,所以我也没有一再的提出必须3P。也算是默认了妻子和叶哥一对一的情人关系。

  可能很多人觉得不可理解,觉得我亏了,其实,在重度淫妻爱好者来说,在意的只是妻子在最爱自己的情况下,被别人玩弄,被别人奸淫的刺激感,对于自己亏不亏,是不是交换到东西,并不很在意。而且对我来说,第一是叶哥鸡巴小突出了我在性爱中的重要性,第二就是妻子和叶哥好了以后确实变化很大,“淫”这个词越来越可以用来形容妻子了。第三就是我和妻子的性生活,甚至性生活以外的生活都比原来变的更加和谐。我又何乐而不为呢?就连蒲松龄老先生都说过:一顶绿帽焉能压死人乎?

  应我的要求,我加了叶哥的QQ,我俩开始在网上聊天,我知道和他这个身份的人聊天肯定能带给我想要的刺激。

  叶哥在网上说话和现实中有很大不同,可没有那么紧张,张口闭口的就是“你老婆挺好操”,“下次操你老婆的时候我要射在她胸上”之类的话,也很对我的口味,每次聊鸡巴都是硬硬的。

  不过也让我知道了一些妻子没有告诉我的,比如俩人大学谈朋友的时候,不光光是亲亲抱抱,叶哥的手指几乎每次约会都要在妻子阴道里搅动,但是没有做爱过。一边揉乳房一边指奸我妻子是那时候叶哥最享受的事情。还说最遗憾的就是当时没上了我妻子,早知道妻子这么迷人这么好操,真是遗憾。对了,那时候妻子也拒绝给他口交,每次都是叶哥自己弄出来。还说了我老婆的乳头,叶哥说比原来颜色深了,乳房也大了一些,我想那都应该是几个前任男友和我的功劳吧。

  还探讨了我妻子的屁眼,叶哥问我能不能用,我说可以用,是我开发的,而且告诉叶哥我妻子的屁眼很干净,我每次插屁眼,都没有脏东西带出来。说的叶哥也很兴奋,说下次他想插插,还没有试过,问我可以不可以,我想,以我的爱好,是不可能拒绝他的。

  在之后的一次约会中,妻子的屁眼不出意外的沦陷给了叶哥的鸡巴。

  而且在聊天中,叶哥知道妻子第一次吞精是他的精液,也高兴的不得了,号称要再抢一些我妻子的第一次。而且也做到了一些,叶哥虽然鸡巴小,但是玩弄女人的手段还是有的,尤其是对没有思想负担的我的妻子。

  比如跪着口交,我妻子原来被我多次要求过,都没有答应,觉得那个姿势太下贱,结果这个跪着口交的初次就又便宜了叶哥。再有就是跪趴口交,叶哥坐在沙发上或者床边,妻子跪趴在地上给他口交,这个也是妻子原来不做的。很自然,叶哥的调教我之后也享受到了,看着妻子跪趴的样子,那高高翘起的屁股,还有下腰弯出的一条深深背沟,美丽的淫荡脸庞,塞满鸡巴的鼓鼓的嘴……,让我觉得妻子可以用另外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下贱”。

  “下贱”这个词语,我一向认为在做爱的时候是褒义的,女人不淫荡,不下贱,男人怎么玩的过瘾?若果女人做爱是一张敬一丹的脸,男人又怎么会有兴趣?

  叶哥每次都会舔妻子,脚,乳房,逼,屁眼,叶哥都舔,其实这些地方我也都舔的,只是被别人舔过以后,我更加爱舔了。

  有一次妻子安全期,临走的时候抱住我问能不能这次不戴套射里面,她很不喜欢塑料的味道,而且妻子一直就喜欢精液,原来虽然没吃过,但是每次只要可以内射,妻子都会要求我射进去的,她觉得精液的味道很好闻,也喜欢男人的精液烫烫的感觉,这个都是她对我说的。

  自己的妻子竟然求自己叫别人不戴套内射,这个骚货终于慢慢的暴露出来了,我兴奋的抱着妻子亲,说可以,但是有要求,就是要加紧腿给我带回来!说的妻子啊的轻呼一声,说我说的她下面都湿了,我恨不得立刻就插进去,妻子很想要但还是阻止了我,对我说:你喜欢玩别人玩完的,叶哥可不喜欢,我刚洗干净,别弄脏了,还是等回来玩你最喜欢的吧,乖老公——。

  贱货,我抱着妻子骂她,妻子说:你也贱,自己妻子被别人玩你还高兴。我说对,我就高兴!

  这次回来自然是最刺激的一次,因为是下午4点多走的,晚上10点多回来的,所以叶哥先带妻子吃饭,喝了点小酒。妻子回来的时候小脸还是红扑扑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头有点晕,然后自己脱了外裤,然后脱了内裤递给我让我闻,妻子的淫态让我大脑空白,我闻了闻,真的是很重的精液味道,上面还湿湿的。

  射进去了?我问,妻子分开腿,叫我自己检查,我趴在妻子的两腿间,双手轻轻的分开被叶哥蹂躏了一晚上的阴唇,一股浓浓的精液味道就铺面而来,妻子的阴道口还是微张的状态,随着妻子的喘息开合。


待续